上钊(上钊)

上钊

标题

상쇠 ( 上钊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李庸植(李庸植)

在农乐队中是小锣手的首领,指挥整个农乐队的乐手。

上钊是农乐队中小锣手们的首领,站在农乐队的最前面指挥整个农乐队的音乐部分。上钊由代表高级的“上”和表示小锣的“钊”结合而成,因此上钊指的是小锣手中地位最高的人。农乐队由演奏小锣、大锣、长鼓、鼓等乐器的前击辈和扮演大炮手、两班、舞童等各种角色的后击辈(杂色)组成。其中小锣手们站在农乐队的最前面演奏音乐,其中上钊指挥整个农乐队。

上钊指挥音乐和农乐队队伍——“阵”。上钊在农乐节拍的开头部分打一拍,以此将节拍的变化告诉农乐队。此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引领队伍前进。上钊负责这些重要的角色,因此在一般的情况下,由演奏水平最高而且最熟悉整个农乐趋势的乐手担任上钊。上钊一般戴战笠(又名象帽或者斗笠)。战笠按照象帽形状的不同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用鹤类动物的羽毛来制作的羽象帽,另一种是系上长线的采象帽。上钊在巫戏中进行单人戏,也会完成羽毛游戏及象帽游戏。上钊还担任祭官的角色,即通过唱告祀索里及念祝愿,祈求家庭和村落的安康和丰收。

上钊有头垄钊和顶钊两种,头垄钊在村里举行的村落戏中担任上钊,头垄钊一词源于田埂,指的就是在村里会进行村落戏的上钊。头垄钊于正月十五等岁时节日,在村里进行踩院等村落戏时担任上钊的角色。

顶钊与头垄钊相比具备了更高的艺术本领,所以他们还到邻村去做乞粒戏。在正月十五进行乞粒戏时,每个村落为了能请到邻村的顶钊,会展开激烈的竞争。那时如果能抢到上钊戴着的斗笠(战笠),上钊就不得不去抢走战笠的村庄。这就叫“夺战笠”。在进行乞粒戏时,会较量各个巫戏队上钊的技艺,这就叫“咸罗戏”。通过咸罗戏可评价上钊的艺术本领。如所上述,顶钊起到了提高农乐艺术水准的作用。

光复以后,全罗道杰出的农乐人到全国各地去做舞台表演,这就叫“帐篷乞粒”。帐篷乞粒指的是农乐团设置帐篷后在帐篷里进行演出的形式。在帐篷入口设置售票处,在入口收取入场费,只有拿着票的观众才可以观看农乐表演。帐篷乞粒之所以能够进行,是因为全罗道具备了艺术性很强的上钊(顶钊)。

上钊要发挥指挥者的作用,因此必须在音乐领域达到最高水平,也必须具备能带领农乐队的领导能力。上钊通过告祀索里等,传承了农乐的祭祀仪式的功能。农乐队得以传承下来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有杰出的上钊。晋州三千浦农乐的上钊黄一白、平泽农乐的崔恩尚、任实笔峰农乐的杨顺容等上钊都被指定为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的才华得以传承,皆因他们是卓越的领队锣手。

上钊

上钊
标题

상쇠 ( 上钊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李庸植(李庸植)

在农乐队中是小锣手的首领,指挥整个农乐队的乐手。

上钊是农乐队中小锣手们的首领,站在农乐队的最前面指挥整个农乐队的音乐部分。上钊由代表高级的“上”和表示小锣的“钊”结合而成,因此上钊指的是小锣手中地位最高的人。农乐队由演奏小锣、大锣、长鼓、鼓等乐器的前击辈和扮演大炮手、两班、舞童等各种角色的后击辈(杂色)组成。其中小锣手们站在农乐队的最前面演奏音乐,其中上钊指挥整个农乐队。

上钊指挥音乐和农乐队队伍——“阵”。上钊在农乐节拍的开头部分打一拍,以此将节拍的变化告诉农乐队。此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引领队伍前进。上钊负责这些重要的角色,因此在一般的情况下,由演奏水平最高而且最熟悉整个农乐趋势的乐手担任上钊。上钊一般戴战笠(又名象帽或者斗笠)。战笠按照象帽形状的不同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用鹤类动物的羽毛来制作的羽象帽,另一种是系上长线的采象帽。上钊在巫戏中进行单人戏,也会完成羽毛游戏及象帽游戏。上钊还担任祭官的角色,即通过唱告祀索里及念祝愿,祈求家庭和村落的安康和丰收。

上钊有头垄钊和顶钊两种,头垄钊在村里举行的村落戏中担任上钊,头垄钊一词源于田埂,指的就是在村里会进行村落戏的上钊。头垄钊于正月十五等岁时节日,在村里进行踩院等村落戏时担任上钊的角色。

顶钊与头垄钊相比具备了更高的艺术本领,所以他们还到邻村去做乞粒戏。在正月十五进行乞粒戏时,每个村落为了能请到邻村的顶钊,会展开激烈的竞争。那时如果能抢到上钊戴着的斗笠(战笠),上钊就不得不去抢走战笠的村庄。这就叫“夺战笠”。在进行乞粒戏时,会较量各个巫戏队上钊的技艺,这就叫“咸罗戏”。通过咸罗戏可评价上钊的艺术本领。如所上述,顶钊起到了提高农乐艺术水准的作用。

光复以后,全罗道杰出的农乐人到全国各地去做舞台表演,这就叫“帐篷乞粒”。帐篷乞粒指的是农乐团设置帐篷后在帐篷里进行演出的形式。在帐篷入口设置售票处,在入口收取入场费,只有拿着票的观众才可以观看农乐表演。帐篷乞粒之所以能够进行,是因为全罗道具备了艺术性很强的上钊(顶钊)。

上钊要发挥指挥者的作用,因此必须在音乐领域达到最高水平,也必须具备能带领农乐队的领导能力。上钊通过告祀索里等,传承了农乐的祭祀仪式的功能。农乐队得以传承下来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有杰出的上钊。晋州三千浦农乐的上钊黄一白、平泽农乐的崔恩尚、任实笔峰农乐的杨顺容等上钊都被指定为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的才华得以传承,皆因他们是卓越的领队锣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