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风场(互助风场)

互助风场

标题

두레풍장 ( 互助风场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宋奇泰(宋奇泰)

夏季互助队耕作时进行的农乐。

据推测,互助风场是在朝鲜后期育秧移栽法普及之后形成的。17~18世纪,育秧移栽法普及后,互助队也随之扩散,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互助农乐。因为在互助队的活动过程中,农乐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手段。育秧移栽法是从16世纪初,以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为中心广泛普及的。以此为契机,17世纪后期成立了适合育秧移栽法的劳动组织——互助队,并以村落为单位逐渐扩散。与过去直播法下的劳动组织——黄头不同,互助队采用农旗展开有组织的活动。

互助队作为共同劳动组织,其纪律性比较强,并运营奖惩制度,还传授农业技术和活动中需要的民谣和农乐等。对于违反互助队纪律或违背传统美德的人,会处以棍刑或卷草席等惩罚。互助队移动时,举旗演奏农乐,所以自然而然地互助风场比较发达。互助队在50~60年代开始逐渐消失,互助风场的传承也就此中断。目前密阳百中游戏、扶余世道互助风场、益山旗岁拜、金浦通津互助戏等,已被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至此,互助风场才得以保存、传承。

在平原广阔的农村地区,互助队活动比较活跃。一般情况下,插秧结束后村里会组织互助队。为了除草等共同作业,成年男性有义务参加,所以大多数成员是青年。互助队在劳动或休息、移动时会举旗演奏农乐,在田里干除草等农活时,也会演奏适合田歌的农乐。这些都统称为互助风场。

在庆南密阳地区,除草结束后,在百中节期间,会选择一天过农神祭并进行百中戏(洗锄戏)。做农神杆(象征农神的长杆)插在地上,互助队敲打农乐围着农神杆转几圈,进行迎接农神的巫戏。边敲鼓,边唱告祀索里以做辟鬼戏,接着行告祀礼后饮福。然后把大米、大豆、钱和祈愿物装入各自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系在农神杆上。接着在农神杆周围敲打农乐,进行秧亭子戏(农事普里,边唱插秧歌和除草歌边做插秧和除草的动作)、坐背架、两班舞、凡夫舞、五鼓舞等游戏,一整天尽情玩乐。

在京畿道高阳地区,互助队举着农旗到田野,用风物敲打路军乐进入。把旗插在田埂上,除草或进村时敲打路军乐。除草结束后择日过农神祭,这称为‘挂锄头’。‘挂锄头’时,一般由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家准备一罐酒或一道菜。同时,挂锄头时村民会举着农旗,用风物敲打路军乐走到堂山,准备祭祀桌过堂祭。堂祭结束后,在堂院敲打农乐,邻村农乐队会敲打着风物聚集起来。互助队之间进行旗岁拜,分享午餐,聚在一起进行合戏。

在忠清南道扶余世道面,互助队成立后,成员聚在一起时,在院子的一个角落立龙旗,在其前面行旗告祀礼。从互助活动开始至到结束,每天早晨行旗告祀礼,然后开始干活。晚上农活结束时,向旗报平安后解散。向龙旗行告祀礼之后敲打风物走向庄稼地。到庄稼地之后敲打互助风场节拍(田风场节拍)。除草结束后在前面举起令旗,敲打着风物回到村落。在互助队移动的路上,如果遇到其他村落的互助队,就会互相挑起争端,通过挂锄头、风场赛、旗赛等一决雌雄。

全罗北道金堤地区的平原非常广阔,所以互助农乐比较发达。除草时会做埋鬼戏,将龙旗和令旗立在村口,互助队成员聚在一起敲打着风物去庄稼地。这时青年队长拿着板子监督农夫,敲打着毛方鼓(朝鲜后期互助队使用的打击乐器)除草。除草结束后多个村落的互助队聚在一起进行合戏和迎旗戏。互助队敲打着风场挑选大长工将其带到主人家,主人会杀鸡摆酒席招待他们。

在全罗南道丽水,过去将互助队分成小童队和大童队进行管理。16岁到19岁的青少年加入小童队学习歌舞和风物,并进行互助队活动。为了大清早去庄稼地,大童队和小童队会在村口立着令旗敲打早饭小鼓。然后吃早饭,接着敲打集合小鼓聚在令旗前,再敲打路小鼓走向庄稼地。如果互助队在路上遇到其他村落的的互助队,就会互相较量学识高低,此时会进行摔跤、接力跑、推搡等互助戏。

互助风场与正月村落戏一并,都是支撑韩国农乐的根基。每个村落都组织互助队,在农忙时进行告祀礼,到田地的路上敲打风场。除草或回村时也会敲打风场。而且除草结束后会进行风场戏或‘洗锄戏’、‘挂锄戏’等游戏,此外,互助队之间还进行旗岁拜。综上所述,与夏季农活相关的集体游戏是通过互助队进行的,而这些活动都可以称为互助风场。现在各市、郡都将本地互助风场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予以保存和传承。

互助风场

互助风场
标题

두레풍장 ( 互助风场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宋奇泰(宋奇泰)

夏季互助队耕作时进行的农乐。

据推测,互助风场是在朝鲜后期育秧移栽法普及之后形成的。17~18世纪,育秧移栽法普及后,互助队也随之扩散,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互助农乐。因为在互助队的活动过程中,农乐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手段。育秧移栽法是从16世纪初,以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为中心广泛普及的。以此为契机,17世纪后期成立了适合育秧移栽法的劳动组织——互助队,并以村落为单位逐渐扩散。与过去直播法下的劳动组织——黄头不同,互助队采用农旗展开有组织的活动。

互助队作为共同劳动组织,其纪律性比较强,并运营奖惩制度,还传授农业技术和活动中需要的民谣和农乐等。对于违反互助队纪律或违背传统美德的人,会处以棍刑或卷草席等惩罚。互助队移动时,举旗演奏农乐,所以自然而然地互助风场比较发达。互助队在50~60年代开始逐渐消失,互助风场的传承也就此中断。目前密阳百中游戏、扶余世道互助风场、益山旗岁拜、金浦通津互助戏等,已被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至此,互助风场才得以保存、传承。

在平原广阔的农村地区,互助队活动比较活跃。一般情况下,插秧结束后村里会组织互助队。为了除草等共同作业,成年男性有义务参加,所以大多数成员是青年。互助队在劳动或休息、移动时会举旗演奏农乐,在田里干除草等农活时,也会演奏适合田歌的农乐。这些都统称为互助风场。

在庆南密阳地区,除草结束后,在百中节期间,会选择一天过农神祭并进行百中戏(洗锄戏)。做农神杆(象征农神的长杆)插在地上,互助队敲打农乐围着农神杆转几圈,进行迎接农神的巫戏。边敲鼓,边唱告祀索里以做辟鬼戏,接着行告祀礼后饮福。然后把大米、大豆、钱和祈愿物装入各自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系在农神杆上。接着在农神杆周围敲打农乐,进行秧亭子戏(农事普里,边唱插秧歌和除草歌边做插秧和除草的动作)、坐背架、两班舞、凡夫舞、五鼓舞等游戏,一整天尽情玩乐。

在京畿道高阳地区,互助队举着农旗到田野,用风物敲打路军乐进入。把旗插在田埂上,除草或进村时敲打路军乐。除草结束后择日过农神祭,这称为‘挂锄头’。‘挂锄头’时,一般由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家准备一罐酒或一道菜。同时,挂锄头时村民会举着农旗,用风物敲打路军乐走到堂山,准备祭祀桌过堂祭。堂祭结束后,在堂院敲打农乐,邻村农乐队会敲打着风物聚集起来。互助队之间进行旗岁拜,分享午餐,聚在一起进行合戏。

在忠清南道扶余世道面,互助队成立后,成员聚在一起时,在院子的一个角落立龙旗,在其前面行旗告祀礼。从互助活动开始至到结束,每天早晨行旗告祀礼,然后开始干活。晚上农活结束时,向旗报平安后解散。向龙旗行告祀礼之后敲打风物走向庄稼地。到庄稼地之后敲打互助风场节拍(田风场节拍)。除草结束后在前面举起令旗,敲打着风物回到村落。在互助队移动的路上,如果遇到其他村落的互助队,就会互相挑起争端,通过挂锄头、风场赛、旗赛等一决雌雄。

全罗北道金堤地区的平原非常广阔,所以互助农乐比较发达。除草时会做埋鬼戏,将龙旗和令旗立在村口,互助队成员聚在一起敲打着风物去庄稼地。这时青年队长拿着板子监督农夫,敲打着毛方鼓(朝鲜后期互助队使用的打击乐器)除草。除草结束后多个村落的互助队聚在一起进行合戏和迎旗戏。互助队敲打着风场挑选大长工将其带到主人家,主人会杀鸡摆酒席招待他们。

在全罗南道丽水,过去将互助队分成小童队和大童队进行管理。16岁到19岁的青少年加入小童队学习歌舞和风物,并进行互助队活动。为了大清早去庄稼地,大童队和小童队会在村口立着令旗敲打早饭小鼓。然后吃早饭,接着敲打集合小鼓聚在令旗前,再敲打路小鼓走向庄稼地。如果互助队在路上遇到其他村落的的互助队,就会互相较量学识高低,此时会进行摔跤、接力跑、推搡等互助戏。

互助风场与正月村落戏一并,都是支撑韩国农乐的根基。每个村落都组织互助队,在农忙时进行告祀礼,到田地的路上敲打风场。除草或回村时也会敲打风场。而且除草结束后会进行风场戏或‘洗锄戏’、‘挂锄戏’等游戏,此外,互助队之间还进行旗岁拜。综上所述,与夏季农活相关的集体游戏是通过互助队进行的,而这些活动都可以称为互助风场。现在各市、郡都将本地互助风场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予以保存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