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农乐(江陵农乐)

江陵农乐

标题

강릉농악 ( 江陵农乐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張正龍(張正龍)

在江原道江陵地区传承的村落农乐。

江陵农乐在古代舞天祭里可见端倪,在朝鲜时代资料里也有相关记录。曾任江原道观察使的成伣(1439~1504)在《次江陵东轩韵》中写道:“村村箫鼓乐丰年”。

由此可见500年前‘箫鼓乐’的景况。1466年闰3月14日世祖大王在江陵莲谷里逗留时,召集了善于唱农歌的农夫。其中襄阳的官奴同仇里唱得最好,于是奉王命朝夕供饭,以乐工的礼遇待之,还赏赐了绸缎衣。该记录喻示了江陵农乐和农谣在历史上有很深的关系。

生六臣南孝温(1454~1492)于1485年写的《游金刚山记》里还提到:“山神祭时会‘吹笙鼓瑟’”。另外,出身江陵的许筠也在《大岭山神赞并书》(1603)中记载道:“以杂戏迎接山神,此时会演奏筵席乐。”1756年《津轻船朝鲜江陵漂着记》是由曾停泊在江陵的日本人所写的。这里记载了阴历5月8日演奏铜锣、大鼓、笛子、钟、大锣、钹镲等乐器的场面,还有关于空中翻转或插菊花的巫舞、摔跤等的记载。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之间组成的溟州郡农乐队有注文津邑长德里农乐、注文津邑香湖里农乐、玉溪面南阳里农乐等。这些农乐队一般在正月十五、江陵端午、除草时进行表演。江陵农乐曾在1961年第二届全国民俗竞赛中进行表演,1985年12月1日被指定为国家非物质文化财产第11-4号。1986年11月1日,江陵农乐保存会成立。

江陵农乐产生于江原道岭东地区东海岸地区。一般在年初乞粒、告祀盘 、踩地神时进行农乐表演,每年端午节时还带领祭神木,村落农乐队会以此进行庆典。江陵农乐中值得观赏的就是舞童舞、法鼓和象帽戏,还流传着插秧、除草、脱粒等农事普里,即农式戏。这种形式被评价为巫戏表现了江陵农乐的主题和艺术形象,主要展示农活的进行过程和喜悦、互助农耕生活风俗等。一个是农事普里即农耕舞,然后是歌颂丰年的欢喜舞,还有表现互助组织力量和团结的阵戏。巫戏又称组阵、场戏。江陵农乐的游戏表演顺序是问候戏、多敲戏 、齐步、供城隍、七采卷草席、踩五方地神、篝火戏、农事普里、五鼓敲、八道阵、三童戏(又名三童高立,小鼓手肩上站法鼓手,舞童站在其上跳舞)、十二脚象帽 、巫段、余兴戏等十二场戏。

巫戏的特点是重复单拍子,没有原地舞一直前行。行进方法有正方形、体操队形、ㄷ字形、五方阵等。还体现了过去的狩猎情景和耕田耕地的农耕生活情景。巫戏开展的特点是过度到下一场表演时会从大圆阵变成其他阵型,组阵时节拍是四采,游戏表演时变成三采(农乐中12/8拍的一般快拍,一个长短敲打三次大锣)、二采、一采。从三采开始向右侧一步一步移动,二采时旋转象帽并抬脚,舞童的动作会加快速度。农事普里中乐手位置必须位于巫戏队形的右侧。

农事普里一般表演12种到20种,为了祈求丰年会以各种模拟农耕生活的方式进行表演。展示一年中从插秧开始到收割结束为止的过程,由小鼓、法鼓、舞童参与表演。舞童在原位表演,法鼓手敲着四采进入游戏场,舞童就会站立。耕田和种田表演由法鼓和小鼓和着四采节拍站成两排。一排做的是农夫耕田的动作,另一排做耙平田地的动作。法鼓扮演牛,由小鼓抓着法鼓的象帽尾巴,扮演拉牛的农夫。

单人戏有单童高立、三童高立、五童高立戏,按照法鼓舞、舞童舞、十二脚象帽舞的顺序进行表演。单童高立是单层的舞童踩肩,三童高立是三层的舞童踩肩。五童高立戏是难度最大的表演,但是非常精彩。十二脚象帽在游戏场中央从身后合掌,展示单向转、双向转、趴地单向转等特技。八阵法是大锣、小锣、长鼓、鼓等组成一组,小鼓、法鼓、舞童等组成一组的阵法。站成两列的圆圈前行,每一列做八个角画八阵法。

踩地神从正月十五开始。农乐队敲打路军乐节拍到城隍堂,敲城隍戏四采并磕头。然后举着城隍旗到个人家踩地神。首先做门戏,然后进行卷草席、篝火戏、阵戏、农事普里、姊妹戏等。进行院戏、门前戏、安宅戏、龙王戏、酱缸戏等由上钊敲打告祀节拍祈愿,走到屋内各个角落。最后农乐队到院子就摆祭祀桌。前面举着城隍旗,敲打乐器,然后到城隍堂立城隍旗。摆放祭品进行祭祀,敲城隍戏节拍。

踩桥戏又称踏桥农乐。正月十五,2月初六踩着桥进行农乐戏。晚上农乐队队员聚在一起敲着路军乐走向桥,男女老少会举起松明火。月亮升起来,就会为了最先踩到桥而上桥。两个村之间由上钊敲打小锣进行较量,表演夺桥戏。因为人们相信先占领桥的村落能获得丰收,所以进行这种游戏。

江陵农乐的第一个特点是农事普里。这是表现农乐生产表演基础的事例。八小鼓、八法鼓、八舞童表演从耕田到割稻、舂米的数十种农耕生活,建立合作和有机连带关系。第二是由上钊主导告祀盘(祭祀仪式)正月十五进行乞粒戏时农家为了农乐队准备大米和线等,农乐队就会进行巡礼祈求安宁。第三,进行丰富多彩的岁时风俗表演。正月初踩地神、正月十五赏月、火炬戏、踩桥,二月初六时农乐队上钊敲打小锣进行夺桥戏,占卜两个村落的农作物收成如何。阴历5月进行大关岭国师城隍
祭的路戏,以及可称为互助农乐的插秧,并分享互助餐,然后进行船戏。第四,整体上表演快而有力度的节奏和大方的舞蹈动作,体现了似乎在整个过程中奔跑的情景。乐器的编排上明确区分了小鼓和法鼓,包括舞童各由八名组成。第五,在组织和运营上由传承人及村落农乐队队员组成一个代表队,具备了江陵农乐的代表性,保持着一定技能。

江陵农乐

江陵农乐
标题

강릉농악 ( 江陵农乐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农乐

作者 張正龍(張正龍)

在江原道江陵地区传承的村落农乐。

江陵农乐在古代舞天祭里可见端倪,在朝鲜时代资料里也有相关记录。曾任江原道观察使的成伣(1439~1504)在《次江陵东轩韵》中写道:“村村箫鼓乐丰年”。

由此可见500年前‘箫鼓乐’的景况。1466年闰3月14日世祖大王在江陵莲谷里逗留时,召集了善于唱农歌的农夫。其中襄阳的官奴同仇里唱得最好,于是奉王命朝夕供饭,以乐工的礼遇待之,还赏赐了绸缎衣。该记录喻示了江陵农乐和农谣在历史上有很深的关系。

生六臣南孝温(1454~1492)于1485年写的《游金刚山记》里还提到:“山神祭时会‘吹笙鼓瑟’”。另外,出身江陵的许筠也在《大岭山神赞并书》(1603)中记载道:“以杂戏迎接山神,此时会演奏筵席乐。”1756年《津轻船朝鲜江陵漂着记》是由曾停泊在江陵的日本人所写的。这里记载了阴历5月8日演奏铜锣、大鼓、笛子、钟、大锣、钹镲等乐器的场面,还有关于空中翻转或插菊花的巫舞、摔跤等的记载。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之间组成的溟州郡农乐队有注文津邑长德里农乐、注文津邑香湖里农乐、玉溪面南阳里农乐等。这些农乐队一般在正月十五、江陵端午、除草时进行表演。江陵农乐曾在1961年第二届全国民俗竞赛中进行表演,1985年12月1日被指定为国家非物质文化财产第11-4号。1986年11月1日,江陵农乐保存会成立。

江陵农乐产生于江原道岭东地区东海岸地区。一般在年初乞粒、告祀盘 、踩地神时进行农乐表演,每年端午节时还带领祭神木,村落农乐队会以此进行庆典。江陵农乐中值得观赏的就是舞童舞、法鼓和象帽戏,还流传着插秧、除草、脱粒等农事普里,即农式戏。这种形式被评价为巫戏表现了江陵农乐的主题和艺术形象,主要展示农活的进行过程和喜悦、互助农耕生活风俗等。一个是农事普里即农耕舞,然后是歌颂丰年的欢喜舞,还有表现互助组织力量和团结的阵戏。巫戏又称组阵、场戏。江陵农乐的游戏表演顺序是问候戏、多敲戏 、齐步、供城隍、七采卷草席、踩五方地神、篝火戏、农事普里、五鼓敲、八道阵、三童戏(又名三童高立,小鼓手肩上站法鼓手,舞童站在其上跳舞)、十二脚象帽 、巫段、余兴戏等十二场戏。

巫戏的特点是重复单拍子,没有原地舞一直前行。行进方法有正方形、体操队形、ㄷ字形、五方阵等。还体现了过去的狩猎情景和耕田耕地的农耕生活情景。巫戏开展的特点是过度到下一场表演时会从大圆阵变成其他阵型,组阵时节拍是四采,游戏表演时变成三采(农乐中12/8拍的一般快拍,一个长短敲打三次大锣)、二采、一采。从三采开始向右侧一步一步移动,二采时旋转象帽并抬脚,舞童的动作会加快速度。农事普里中乐手位置必须位于巫戏队形的右侧。

农事普里一般表演12种到20种,为了祈求丰年会以各种模拟农耕生活的方式进行表演。展示一年中从插秧开始到收割结束为止的过程,由小鼓、法鼓、舞童参与表演。舞童在原位表演,法鼓手敲着四采进入游戏场,舞童就会站立。耕田和种田表演由法鼓和小鼓和着四采节拍站成两排。一排做的是农夫耕田的动作,另一排做耙平田地的动作。法鼓扮演牛,由小鼓抓着法鼓的象帽尾巴,扮演拉牛的农夫。

单人戏有单童高立、三童高立、五童高立戏,按照法鼓舞、舞童舞、十二脚象帽舞的顺序进行表演。单童高立是单层的舞童踩肩,三童高立是三层的舞童踩肩。五童高立戏是难度最大的表演,但是非常精彩。十二脚象帽在游戏场中央从身后合掌,展示单向转、双向转、趴地单向转等特技。八阵法是大锣、小锣、长鼓、鼓等组成一组,小鼓、法鼓、舞童等组成一组的阵法。站成两列的圆圈前行,每一列做八个角画八阵法。

踩地神从正月十五开始。农乐队敲打路军乐节拍到城隍堂,敲城隍戏四采并磕头。然后举着城隍旗到个人家踩地神。首先做门戏,然后进行卷草席、篝火戏、阵戏、农事普里、姊妹戏等。进行院戏、门前戏、安宅戏、龙王戏、酱缸戏等由上钊敲打告祀节拍祈愿,走到屋内各个角落。最后农乐队到院子就摆祭祀桌。前面举着城隍旗,敲打乐器,然后到城隍堂立城隍旗。摆放祭品进行祭祀,敲城隍戏节拍。

踩桥戏又称踏桥农乐。正月十五,2月初六踩着桥进行农乐戏。晚上农乐队队员聚在一起敲着路军乐走向桥,男女老少会举起松明火。月亮升起来,就会为了最先踩到桥而上桥。两个村之间由上钊敲打小锣进行较量,表演夺桥戏。因为人们相信先占领桥的村落能获得丰收,所以进行这种游戏。

江陵农乐的第一个特点是农事普里。这是表现农乐生产表演基础的事例。八小鼓、八法鼓、八舞童表演从耕田到割稻、舂米的数十种农耕生活,建立合作和有机连带关系。第二是由上钊主导告祀盘(祭祀仪式)正月十五进行乞粒戏时农家为了农乐队准备大米和线等,农乐队就会进行巡礼祈求安宁。第三,进行丰富多彩的岁时风俗表演。正月初踩地神、正月十五赏月、火炬戏、踩桥,二月初六时农乐队上钊敲打小锣进行夺桥戏,占卜两个村落的农作物收成如何。阴历5月进行大关岭国师城隍
祭的路戏,以及可称为互助农乐的插秧,并分享互助餐,然后进行船戏。第四,整体上表演快而有力度的节奏和大方的舞蹈动作,体现了似乎在整个过程中奔跑的情景。乐器的编排上明确区分了小鼓和法鼓,包括舞童各由八名组成。第五,在组织和运营上由传承人及村落农乐队队员组成一个代表队,具备了江陵农乐的代表性,保持着一定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