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故事(幸运故事)

幸运故事

标题

행운담 ( 幸运故事 , Haengundam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金大琡(金大琡)

原本不幸的人物,出其不意时来运转的民间故事。幸运故事以民间故事的形式传播,但是因为有文献记载,历史悠久,传播力强。幸运故事包括“石堆米堆”、“金尺”、“草绳三庹”、“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老虎的眉毛”、“失而复得的玉玺”等民间故事。幸运故事的主人公一般都是年幼且生活困苦、处境艰难的男子。但是主人公并没有刻意想要脱离困境,而是不假思索、无欲无求地生活。主人公身边总有一个对比性的角色,是比主人公生活富足的朋友,又或是教导主人公的私塾老师、两班、朴文秀等。

幸运故事包含以下内容。生活困苦的主人公,通过无法预知的偶然机遇,大部分得益于身边的朋友,获得了人生第一次机会。主人公每天饿着肚子来私塾,而富人家的朋友则把自己家的东西偷偷带出来送给主人公,通过这种方法让朋友吃得上饭。

深山里住着穷苦的一家人,这家有个儿子很懒,每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因此遭到了父亲严厉的训斥,甚至还被赶出了家,母亲看着一无所有被赶出家的儿子,于心不忍,想翻出点什么东西让儿子带走,可家里偏偏什么都没有,于是就捡起掉落在院子里的草绳三庹,交给儿子带走。

具有决定性的转运,往往是在离居所有些远的地方,所以幸运故事的重要母题就是“离家出走”。到了全新的环境,结识新的朋友,人生新的机会也会出人意料的不期而至。有个长工白天睡觉时被小老鼠吵到,随手拿起木枕砸过去,把小老鼠给砸死了,鼠妈妈拿着某个东西出现了,比着小老鼠量来量去,小老鼠竟然又活了过来。长工又用木枕砸过去,鼠妈妈带着小老鼠跑了,留下了一把金尺。长工根本未预料到金尺会落在自己手里。长工得到金尺不过是一场梦的传闻不胫而走,长工即便入狱也守住了秘密,直到机会再次来临。

某人因为生活实在是太困苦了,抱着寻死的决心去找老虎,心想比起自寻死路直接让老虎吃掉,还不如置生死于度外,看看老虎那里有没有什么能让他活下去的方法。老虎是通灵的神物,它以为人类看见自己只会落荒而逃,而这种自己找上门来的勇气实在可贵,于是就把自己的神物眉毛送给了此人。

露天堆石头的穷人家儿子,事先看出了富人的贪欲,在自己堆的石堆顶上放上银匙筷和金块等财物。去大国(中国—译注)的时候,和留在朝鲜的朋友约好,在某月某日去自己的家里放火。

如此等等,在幸运故事中,不仅给予了主人公第一次机会,还采用层层递进的手法,向更广阔的范围和更高的层次扩展,从小镇到官府、从乡下到京城、从朝鲜到大国等,接着迎来第二次机会,第二次机会带来好运的同时,作为考验也会给主人公一个难关,当然主人公还是能够把握住第二次机会,随着“不足和弥补不足”的反复,剧情不断展开,强调的是对幸运的期望和偶然性。与此同时,接二连三的幸运不仅仅是因为一次次不期而至的机会,也有赖于别人的帮助,当然也离不开主人公本身的智慧、计谋、努力等的主观能动性。

主人公所解决的问题一般包括寻找失物、治疗疾病、提升身份、成为富翁、成家立业等,十分多样。例如,贫困的主人公意外得到米堆,卑微的平民百姓在朴文秀的帮助下,摇身一变成了朴文秀远近闻名的亲戚,长工也能成为两个国家的驸马,通过老虎的眉毛而获得了洞悉别人前生的特殊能力。像“公主和黄金故事”中那样成为富翁过上幸福生活,是人们追逐的幸福目标,难能可贵的幸福居然通过偶然的机会就能获得,这类民间故事之所以能够全世界盛行,反映出了人们对幸运的思考和认知。

不管是幸运故事中主人公的性格,还是问题的解决方式,都幽默有趣,令人忍俊不禁。与其说是传说,不如说是夸张的笑话。最重要的是,韩国人在传承幸运故事过程中,也传递出对幸福和生活的强烈希望。

幸运故事

幸运故事
标题

행운담 ( 幸运故事 , Haengundam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金大琡(金大琡)

原本不幸的人物,出其不意时来运转的民间故事。幸运故事以民间故事的形式传播,但是因为有文献记载,历史悠久,传播力强。幸运故事包括“石堆米堆”、“金尺”、“草绳三庹”、“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老虎的眉毛”、“失而复得的玉玺”等民间故事。幸运故事的主人公一般都是年幼且生活困苦、处境艰难的男子。但是主人公并没有刻意想要脱离困境,而是不假思索、无欲无求地生活。主人公身边总有一个对比性的角色,是比主人公生活富足的朋友,又或是教导主人公的私塾老师、两班、朴文秀等。

幸运故事包含以下内容。生活困苦的主人公,通过无法预知的偶然机遇,大部分得益于身边的朋友,获得了人生第一次机会。主人公每天饿着肚子来私塾,而富人家的朋友则把自己家的东西偷偷带出来送给主人公,通过这种方法让朋友吃得上饭。

深山里住着穷苦的一家人,这家有个儿子很懒,每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因此遭到了父亲严厉的训斥,甚至还被赶出了家,母亲看着一无所有被赶出家的儿子,于心不忍,想翻出点什么东西让儿子带走,可家里偏偏什么都没有,于是就捡起掉落在院子里的草绳三庹,交给儿子带走。

具有决定性的转运,往往是在离居所有些远的地方,所以幸运故事的重要母题就是“离家出走”。到了全新的环境,结识新的朋友,人生新的机会也会出人意料的不期而至。有个长工白天睡觉时被小老鼠吵到,随手拿起木枕砸过去,把小老鼠给砸死了,鼠妈妈拿着某个东西出现了,比着小老鼠量来量去,小老鼠竟然又活了过来。长工又用木枕砸过去,鼠妈妈带着小老鼠跑了,留下了一把金尺。长工根本未预料到金尺会落在自己手里。长工得到金尺不过是一场梦的传闻不胫而走,长工即便入狱也守住了秘密,直到机会再次来临。

某人因为生活实在是太困苦了,抱着寻死的决心去找老虎,心想比起自寻死路直接让老虎吃掉,还不如置生死于度外,看看老虎那里有没有什么能让他活下去的方法。老虎是通灵的神物,它以为人类看见自己只会落荒而逃,而这种自己找上门来的勇气实在可贵,于是就把自己的神物眉毛送给了此人。

露天堆石头的穷人家儿子,事先看出了富人的贪欲,在自己堆的石堆顶上放上银匙筷和金块等财物。去大国(中国—译注)的时候,和留在朝鲜的朋友约好,在某月某日去自己的家里放火。

如此等等,在幸运故事中,不仅给予了主人公第一次机会,还采用层层递进的手法,向更广阔的范围和更高的层次扩展,从小镇到官府、从乡下到京城、从朝鲜到大国等,接着迎来第二次机会,第二次机会带来好运的同时,作为考验也会给主人公一个难关,当然主人公还是能够把握住第二次机会,随着“不足和弥补不足”的反复,剧情不断展开,强调的是对幸运的期望和偶然性。与此同时,接二连三的幸运不仅仅是因为一次次不期而至的机会,也有赖于别人的帮助,当然也离不开主人公本身的智慧、计谋、努力等的主观能动性。

主人公所解决的问题一般包括寻找失物、治疗疾病、提升身份、成为富翁、成家立业等,十分多样。例如,贫困的主人公意外得到米堆,卑微的平民百姓在朴文秀的帮助下,摇身一变成了朴文秀远近闻名的亲戚,长工也能成为两个国家的驸马,通过老虎的眉毛而获得了洞悉别人前生的特殊能力。像“公主和黄金故事”中那样成为富翁过上幸福生活,是人们追逐的幸福目标,难能可贵的幸福居然通过偶然的机会就能获得,这类民间故事之所以能够全世界盛行,反映出了人们对幸运的思考和认知。

不管是幸运故事中主人公的性格,还是问题的解决方式,都幽默有趣,令人忍俊不禁。与其说是传说,不如说是夸张的笑话。最重要的是,韩国人在传承幸运故事过程中,也传递出对幸福和生活的强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