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精儿媳

放屁精儿媳

标题

방귀쟁이 며느리 ( Farting Daughter-in-Law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曺善映(曺善映)

关于儿媳在公婆面前放出威力无穷的屁的民间故事。

从前有个儿媳,脸色逐渐发黄变得满面病容,家人十分担心便问她为何犯病。儿媳答道,其实是有屁想放但又不能,所以变成了这副样子。公婆表示放屁也无妨,让她有屁就放。于是儿媳便千叮咛万嘱咐道:“那公公就抓紧上梁,婆婆抓紧门扇,夫君抓紧厨房门,小姑子就抓紧大锅吧。”之后她便放了屁,屁的威力实在太大,整个房子都飞了出去,公公抓着柱子咕噜咕噜地转圈,婆婆抓着门扇来来回回晃,丈夫抓着厨房的门咯噔咯噔地摇摆,小姑子在锅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儿媳妇的屁威力无穷,房子都要飞出去了,公婆实在觉得忍无可忍,便决定赶走儿媳。儿媳要回娘家,这时公公跟着儿媳一起回去,路上遇到了铜器商和绸缎商。铜器商和绸缎商正口渴得厉害,想在梨树上摘个梨吃,无奈梨树太高,两人正绞尽脑汁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儿媳便要他们跟自己打赌。铜器商和绸缎商表示,如果她能摘个梨给他们,就送她铜器和绸缎。这时,儿媳又一次放了个威力无穷的屁,帮他们摘到了梨,并从商人那里得到了铜器和绸缎。公公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之后,觉得儿媳妇的屁并不是毫无用途,便又把儿媳领回了家。

异文大致可以分为五种形态。第一种,故事在儿媳放了威力无穷的屁这里结束,以公婆询问儿媳这下舒服了吗,或儿媳妇的脸重新变得漂亮了收尾。第二种是儿媳放了个屁,将公婆崩飞,或者连丈夫一起崩飞,最后成了寡妇的内容。第三种,以儿媳放了屁被赶出家门完结。第四种是儿媳放了屁被赶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公公想吃挂在高大梨树上的梨,儿媳用屁为公公摘到了梨,得以重新回到婆家。第五种,正如上面的故事,儿媳被赶出家门,在回娘家的路上与铜器商和绸缎商打赌,用屁赢得了赌注。

这个故事中放出威力无穷的屁的主体为女性,因此有观点认为故事原本出自女性巨人神话。从现实性的观点来看,故事中的屁可以看做寓意着儿媳的“生活能力”或“劳动能力”。此外,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儿媳能够经受考验重新回到婆家的原因,并不在于儿媳行为的变化,而在于婆家人的意识改变。正因是婆家人对屁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可以说是颠覆了对于“女性必须文静端庄”这一传统的偏见。“放屁精儿媳”在众多方面都富有神话色彩。“屁”这个母题可以看做是由巨人故事中的排泄母题变形而来,排泄形态为屁也可以看成是笑话因素。此外,儿媳被赶走后重新回到婆家的过程,还可看做是与通过仪礼的入社式结构相联系。根据不同异文,也有同“放屁精对决”相结合的情况,通过屁传接杵头的行为,象征着男女之间性的结合,故事以杵头飞到东海成为鲂鱼或成为鳐鱼结尾,还被认为是与女性的生产能力相关。

放屁精儿媳

放屁精儿媳
标题

방귀쟁이 며느리 ( Farting Daughter-in-Law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曺善映(曺善映)

关于儿媳在公婆面前放出威力无穷的屁的民间故事。

从前有个儿媳,脸色逐渐发黄变得满面病容,家人十分担心便问她为何犯病。儿媳答道,其实是有屁想放但又不能,所以变成了这副样子。公婆表示放屁也无妨,让她有屁就放。于是儿媳便千叮咛万嘱咐道:“那公公就抓紧上梁,婆婆抓紧门扇,夫君抓紧厨房门,小姑子就抓紧大锅吧。”之后她便放了屁,屁的威力实在太大,整个房子都飞了出去,公公抓着柱子咕噜咕噜地转圈,婆婆抓着门扇来来回回晃,丈夫抓着厨房的门咯噔咯噔地摇摆,小姑子在锅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儿媳妇的屁威力无穷,房子都要飞出去了,公婆实在觉得忍无可忍,便决定赶走儿媳。儿媳要回娘家,这时公公跟着儿媳一起回去,路上遇到了铜器商和绸缎商。铜器商和绸缎商正口渴得厉害,想在梨树上摘个梨吃,无奈梨树太高,两人正绞尽脑汁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儿媳便要他们跟自己打赌。铜器商和绸缎商表示,如果她能摘个梨给他们,就送她铜器和绸缎。这时,儿媳又一次放了个威力无穷的屁,帮他们摘到了梨,并从商人那里得到了铜器和绸缎。公公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之后,觉得儿媳妇的屁并不是毫无用途,便又把儿媳领回了家。

异文大致可以分为五种形态。第一种,故事在儿媳放了威力无穷的屁这里结束,以公婆询问儿媳这下舒服了吗,或儿媳妇的脸重新变得漂亮了收尾。第二种是儿媳放了个屁,将公婆崩飞,或者连丈夫一起崩飞,最后成了寡妇的内容。第三种,以儿媳放了屁被赶出家门完结。第四种是儿媳放了屁被赶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公公想吃挂在高大梨树上的梨,儿媳用屁为公公摘到了梨,得以重新回到婆家。第五种,正如上面的故事,儿媳被赶出家门,在回娘家的路上与铜器商和绸缎商打赌,用屁赢得了赌注。

这个故事中放出威力无穷的屁的主体为女性,因此有观点认为故事原本出自女性巨人神话。从现实性的观点来看,故事中的屁可以看做寓意着儿媳的“生活能力”或“劳动能力”。此外,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儿媳能够经受考验重新回到婆家的原因,并不在于儿媳行为的变化,而在于婆家人的意识改变。正因是婆家人对屁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可以说是颠覆了对于“女性必须文静端庄”这一传统的偏见。“放屁精儿媳”在众多方面都富有神话色彩。“屁”这个母题可以看做是由巨人故事中的排泄母题变形而来,排泄形态为屁也可以看成是笑话因素。此外,儿媳被赶走后重新回到婆家的过程,还可看做是与通过仪礼的入社式结构相联系。根据不同异文,也有同“放屁精对决”相结合的情况,通过屁传接杵头的行为,象征着男女之间性的结合,故事以杵头飞到东海成为鲂鱼或成为鳐鱼结尾,还被认为是与女性的生产能力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