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比赛(放屁比赛)

放屁比赛

标题

방귀시합 ( 放屁比赛 , Fart Duel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盧暎根(盧暎根)

关于放屁威力十足的两个人用屁传接杵头进行比赛的夸张故事

庆尚道放屁精为了与全罗道放屁精比试找上门来,结果只有他儿子在家,便向他询问全罗道放屁精的去向,儿子答道父亲去了田里。庆尚道放屁精说,既然没有可以比试的人,就放个屁再走,说着在厨房里放了个屁。结果全罗道放屁精的儿子崩飞,被吸进烟囱里。儿子正要出来,庆尚道放屁精又放了个屁,儿子在烟囱里几次进进出出好不容易才出来。庆尚道放屁精正打算打道回府,刚走上山路时,全罗道放屁精回到家中。他听了儿子变得黑乎乎的理由后,出门去找庆尚道放屁精。来到山中的全罗道放屁精用屁挥打杵头,庆尚道放屁精看到飞来的杵头后,也对着杵头放屁将其挥走。全罗道放屁精心想,庆尚道放屁精应该被击中打死了,正在观望着,结果杵头却又飞向了他。全罗道放屁精重新放屁将杵头挥走。杵头随着屁飞来飞去,却最终没能分出胜负来。

根据不同异文,放屁精以乡下人和城里人、寡妇与和尚、以及鳏夫和寡妇出现。在鳏夫和寡妇的异文中,最终以两个人结婚结尾,在以男人和女人出现时,女人获胜。在寡妇与和尚的对决中,以和尚被杵头击毙结束。关于对决方式,也有攻击和防守的方式变成针对挥出距离进行竞争的例子。

故事的素材“屁”因具备令人发笑的条件,在众多笑话中得以使用。在民间故事中,通过将放屁精置于对立的位置上,还反映出超越单纯笑话以上的意义。即,全罗道和庆尚道、城里和乡下、上村和下村、男性和女性等各种层面上的对立。另一方面,两个放屁精为同性时不分胜负,而两人为异性时女性获胜,这一特征,可以看作反映了从母系社会过渡到家长制社会的文化痕迹,还可阐述为将男性想要抢夺女性权利这种男女之间的对立进行了形象化。

放屁比赛

放屁比赛
标题

방귀시합 ( 放屁比赛 , Fart Duel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盧暎根(盧暎根)

关于放屁威力十足的两个人用屁传接杵头进行比赛的夸张故事。

庆尚道放屁精为了与全罗道放屁精比试找上门来,结果只有他儿子在家,便向他询问全罗道放屁精的去向,儿子答道父亲去了田里。庆尚道放屁精说,既然没有可以比试的人,就放个屁再走,说着在厨房里放了个屁。结果全罗道放屁精的儿子崩飞,被吸进烟囱里。儿子正要出来,庆尚道放屁精又放了个屁,儿子在烟囱里几次进进出出好不容易才出来。庆尚道放屁精正打算打道回府,刚走上山路时,全罗道放屁精回到家中。他听了儿子变得黑乎乎的理由后,出门去找庆尚道放屁精。来到山中的全罗道放屁精用屁挥打杵头,庆尚道放屁精看到飞来的杵头后,也对着杵头放屁将其挥走。全罗道放屁精心想,庆尚道放屁精应该被击中打死了,正在观望着,结果杵头却又飞向了他。全罗道放屁精重新放屁将杵头挥走。杵头随着屁飞来飞去,却最终没能分出胜负来。

根据不同异文,放屁精以乡下人和城里人、寡妇与和尚、以及鳏夫和寡妇出现。在鳏夫和寡妇的异文中,最终以两个人结婚结尾,在以男人和女人出现时,女人获胜。在寡妇与和尚的对决中,以和尚被杵头击毙结束。关于对决方式,也有攻击和防守的方式变成针对挥出距离进行竞争的例子。

故事的素材“屁”因具备令人发笑的条件,在众多笑话中得以使用。在民间故事中,通过将放屁精置于对立的位置上,还反映出超越单纯笑话以上的意义。即,全罗道和庆尚道、城里和乡下、上村和下村、男性和女性等各种层面上的对立。另一方面,两个放屁精为同性时不分胜负,而两人为异性时女性获胜,这一特征,可以看作反映了从母系社会过渡到家长制社会的文化痕迹,还可阐述为将男性想要抢夺女性权利这种男女之间的对立进行了形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