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饭的老婆

不吃饭的老婆

标题

밥 안 먹는 마누라 ( Wife With Small Appetite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吳正美(吳正美)

关于不符合丈夫要求,随心所欲吃饭的老婆的民间故事。

从前,一个男人与一个很能吃的老婆一起生活。丈夫对能吃的老婆向来不满意,他决定试试老婆到底能吃多少饭。丈夫让老婆做好够给十个帮工吃的饭带来,之后谎称帮工没来。老婆想到没有帮工要吃饭,就自己把做好带来的饭全都吃完回家了。丈夫跟着老婆回家一看,老婆又炒了黄豆在吃。丈夫想,要是一直跟这么能吃的老婆生活下去,这个家肯定维持不久,于是打死了妻子。丈夫后来又娶了个小嘴的老婆一起生活,但库房的大米比以前少得更快了。丈夫觉得奇怪偷偷藏起来一看,小嘴的老婆做好饭后,将其捏成饭团,打开头上的盖子吃饭。

能吃饭的老婆和驱逐老婆的丈夫,象征着当时社会单方判断女性价值并要求其谨守妇德的风气。老婆并不是与丈夫对等的家庭成员,只不过相当于一个劳动力而已。丈夫对性的过度要求,以前妻过量吃饭的行为表现出来,后妻用头而非嘴吃饭的行为,意味着以非正常的方式得到满足的性欲。这个故事形象刻画了与传统女性形象相反的样子,展现了违反传统男性社会秩序的女性面貌,从这一点来看,具有文学上的意义。

不吃饭的老婆

不吃饭的老婆
标题

밥 안 먹는 마누라 ( Wife With Small Appetite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吳正美(吳正美)

关于不符合丈夫要求,随心所欲吃饭的老婆的民间故事。

从前,一个男人与一个很能吃的老婆一起生活。丈夫对能吃的老婆向来不满意,他决定试试老婆到底能吃多少饭。丈夫让老婆做好够给十个帮工吃的饭带来,之后谎称帮工没来。老婆想到没有帮工要吃饭,就自己把做好带来的饭全都吃完回家了。丈夫跟着老婆回家一看,老婆又炒了黄豆在吃。丈夫想,要是一直跟这么能吃的老婆生活下去,这个家肯定维持不久,于是打死了妻子。丈夫后来又娶了个小嘴的老婆一起生活,但库房的大米比以前少得更快了。丈夫觉得奇怪偷偷藏起来一看,小嘴的老婆做好饭后,将其捏成饭团,打开头上的盖子吃饭。

能吃饭的老婆和驱逐老婆的丈夫,象征着当时社会单方判断女性价值并要求其谨守妇德的风气。老婆并不是与丈夫对等的家庭成员,只不过相当于一个劳动力而已。丈夫对性的过度要求,以前妻过量吃饭的行为表现出来,后妻用头而非嘴吃饭的行为,意味着以非正常的方式得到满足的性欲。这个故事形象刻画了与传统女性形象相反的样子,展现了违反传统男性社会秩序的女性面貌,从这一点来看,具有文学上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