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

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

标题

박문수 친척된 사람 ( Man Who Became a Kin of Bak Mun-su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申東昕(申東昕)

屠夫出身之人堂而皇之自称朴文秀的亲戚,从而受到两班待遇的故事。

在某个城邑上,有个靠当屠夫赚了大钱的人。由于他身份低贱,总是受到侮辱,财产也经常被抢。有一天,城邑吏房因挥霍大笔衙门的钱被定罪,陷入了困境,屠夫替他偿还了这笔钱。吏房作为报答,将座首委任状给了屠夫,但城邑两班们坚决反抗,让他无法像个两班那样生活。屠夫整理好财产后搬到了遥远的城邑,自称是朴文秀的亲戚,并装作两班。朴文秀听了传闻,找到那户人家,屠夫认出了朴文秀的身份,款待了他之后请求他帮助。后来,朴文秀上官厅报到后便去了屠夫家,屠夫自然而然接待了朴文秀。由此,屠夫受到了极高的两班待遇,而朴文秀的亲弟弟却不承认,扬言要杀死屠夫并找上门来。屠夫把他当作精神病人关押起来,后来令他屈服并一直过着两班的日子。

这个故事主要以屠夫和朴文秀二人作为基本结构,但偶尔也有屠夫和贫穷的两班,或仆人和过去侍奉的主人之间的故事。在一个异文中,屠夫誊写了两班的家谱,而非从吏房那里获得座首委任状。在有些异文的开头,屠夫在大门上贴着“请朴文秀进来小坐再走”的字样,从而展开故事。屠夫主要装作朴文秀的堂叔或叔叔的样子,也有自称朴文秀的表哥或表弟的情况。

这个故事反映了朝鲜后期对身份认知的变化,以积极应对时代变化的人物作为主人公。主人公是朝鲜后期出现的贱富类型人物,借助于洞察现实的眼光和交际能力开创了全新生活。主人公成为两班,已超越了简单的身份上升,可看作是人类解放的自我实现范畴。并且,故事中的朴文秀是接受时代变化趋势的人物,而其弟弟则可看作是拒绝这一变化趋势,最终自取其辱的人物。这个故事以叙事的方式反映了时代的变化,生动塑造了典型的人物形象,反响热烈,流传至今,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

成为朴文秀亲戚的人
标题

박문수 친척된 사람 ( Man Who Became a Kin of Bak Mun-su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申東昕(申東昕)

屠夫出身之人堂而皇之自称朴文秀的亲戚,从而受到两班待遇的故事。

在某个城邑上,有个靠当屠夫赚了大钱的人。由于他身份低贱,总是受到侮辱,财产也经常被抢。有一天,城邑吏房因挥霍大笔衙门的钱被定罪,陷入了困境,屠夫替他偿还了这笔钱。吏房作为报答,将座首委任状给了屠夫,但城邑两班们坚决反抗,让他无法像个两班那样生活。屠夫整理好财产后搬到了遥远的城邑,自称是朴文秀的亲戚,并装作两班。朴文秀听了传闻,找到那户人家,屠夫认出了朴文秀的身份,款待了他之后请求他帮助。后来,朴文秀上官厅报到后便去了屠夫家,屠夫自然而然接待了朴文秀。由此,屠夫受到了极高的两班待遇,而朴文秀的亲弟弟却不承认,扬言要杀死屠夫并找上门来。屠夫把他当作精神病人关押起来,后来令他屈服并一直过着两班的日子。

这个故事主要以屠夫和朴文秀二人作为基本结构,但偶尔也有屠夫和贫穷的两班,或仆人和过去侍奉的主人之间的故事。在一个异文中,屠夫誊写了两班的家谱,而非从吏房那里获得座首委任状。在有些异文的开头,屠夫在大门上贴着“请朴文秀进来小坐再走”的字样,从而展开故事。屠夫主要装作朴文秀的堂叔或叔叔的样子,也有自称朴文秀的表哥或表弟的情况。

这个故事反映了朝鲜后期对身份认知的变化,以积极应对时代变化的人物作为主人公。主人公是朝鲜后期出现的贱富类型人物,借助于洞察现实的眼光和交际能力开创了全新生活。主人公成为两班,已超越了简单的身份上升,可看作是人类解放的自我实现范畴。并且,故事中的朴文秀是接受时代变化趋势的人物,而其弟弟则可看作是拒绝这一变化趋势,最终自取其辱的人物。这个故事以叙事的方式反映了时代的变化,生动塑造了典型的人物形象,反响热烈,流传至今,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