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通通新书生(蟒蛇通通新书生)

蟒蛇通通新书生

标题

구렁덩덩신선비 ( 蟒蛇通通新书生 , Gureongdeongdeongsinseonb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徐大錫(徐大錫)

讲述了蟒蛇模样的新书生和夫人分手后又重新在一起的故事。该故事在韩半岛广泛流传。

很久以前,某个地方生活着一个老头儿和一个老太婆。老太婆怀孕,生下来却发现是一条蟒蛇。老太婆将蟒蛇放在后院烟囱旁,用一顶草笠将它盖起来。邻居富人家有三个女儿,听说老太婆生了孩子,都跑去看,见是一条蟒蛇,都嫌脏。只有三女儿说老太婆生了蟒蛇通通新书生。蟒蛇听此话后,求老太婆到富人家去提亲,见老太婆犹豫不决便吓唬说,若不去提亲,自己就一手持火把,一手拿刀,重新跑到老太婆肚子里。于是老太婆去富人家提亲,大女儿和二女儿都一口拒绝,只有三女儿说一切听父母之命,一段姻缘就此结成。婚礼当天晚上,蟒蛇让新娘准备一缸酱油或者油、一缸面粉和一缸水。蟒蛇先到酱油缸里去,然后又去了面粉缸里,最后滚进水缸里把身体洗干净。出来后褪去表皮,竟变成一位玉树临风的神仙般书生。姐姐们见自己的妹妹和一位神仙般风流倜傥的书生生活在一起,嫉妒得眼红。

某日,蟒蛇叮嘱自己的新婚妻子,把蟒蛇表皮保管好,然后便进京赶考。谁料姐姐们过来,想方设法哄妹妹睡觉,然后找出蟒蛇皮,把它放到火炉里烧掉。在京城的新书生知道蟒蛇表皮被烧,便把自己藏了起来。新婚妻子见新书生没有回家,遂离开家去找他,一路上遇到了乌鸦、野猪、浣衣女、耕田农夫等,对他们的要求尽力满足,然后向他们打听新书生的去向,找到新书生的家后,便在院子里留宿。是夜,明月高悬。新书生在阁楼里读了一会书,抬头望月,吟唱寄托对妻子思念之情的歌。妻子听后,与其对歌,于是二人得以重逢。彼时新书生已再娶,因为无法和两个妻子一起生活,所以决定考考她们,从中选择做得好的和他一起生活。他让她们砍柴、打水、拔老虎眉毛,对于这种难的事情,以前的妻子得心应手,但新的妻子却束手无策。于是新书生抛弃新妻子,和原来的妻子再续良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篇故事中有很多用现实性或者合理性思维无法理解的幻想内容。如果假设蟒蛇是神,将这个故事视为神话,那么这些幻想性的部分就可以理解了。人生下蟒蛇意味着供奉蟒蛇神,蟒蛇和富家女儿成婚意味着神和司祭者的相逢,烧掉蟒蛇表皮意味着拒绝蟒蛇神,新书生失踪及妻寻夫的情节则指的是迎神巫祭——重新恭迎和供奉消失的神这种仪礼。如此解释的话,蟒蛇威逼老太婆提亲则意味着,若不听蟒蛇神的指令,蟒蛇神将会把田地变成一毛不拔的荒地;富人答应婚事可视为在神管辖的土地上,为了收成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蟒蛇在新婚夜脱去表皮变成新书生可解释为,在农耕时代,人们从崇拜动物神变成崇拜人格神。蟒蛇表皮被烧及新书生的失踪意味着,蟒蛇神的信仰被拒后神消失;表皮烧时发出的膻味四处飘散,指人们在离开神的庇护之后承受干旱或疾病之类灾难的痛苦;三女儿孤独寻新书生意味着为了逃离这种苦难,举行迎神巫祭,重新供奉消失的神。

蟒蛇通通新书生的故事生动有趣地讲述了夫妇之间的爱情,以及如何克服逆境重新相逢的过程,告诫我们,女性的忍耐和智慧是维持家庭和帮助群体发展的法宝。

蟒蛇通通新书生

蟒蛇通通新书生
标题

구렁덩덩신선비 ( 蟒蛇通通新书生 , Gureongdeongdeongsinseonb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徐大錫(徐大錫)

讲述了蟒蛇模样的新书生和夫人分手后又重新在一起的故事。该故事在韩半岛广泛流传。

很久以前,某个地方生活着一个老头儿和一个老太婆。老太婆怀孕,生下来却发现是一条蟒蛇。老太婆将蟒蛇放在后院烟囱旁,用一顶草笠将它盖起来。邻居富人家有三个女儿,听说老太婆生了孩子,都跑去看,见是一条蟒蛇,都嫌脏。只有三女儿说老太婆生了蟒蛇通通新书生。蟒蛇听此话后,求老太婆到富人家去提亲,见老太婆犹豫不决便吓唬说,若不去提亲,自己就一手持火把,一手拿刀,重新跑到老太婆肚子里。于是老太婆去富人家提亲,大女儿和二女儿都一口拒绝,只有三女儿说一切听父母之命,一段姻缘就此结成。婚礼当天晚上,蟒蛇让新娘准备一缸酱油或者油、一缸面粉和一缸水。蟒蛇先到酱油缸里去,然后又去了面粉缸里,最后滚进水缸里把身体洗干净。出来后褪去表皮,竟变成一位玉树临风的神仙般书生。姐姐们见自己的妹妹和一位神仙般风流倜傥的书生生活在一起,嫉妒得眼红。

某日,蟒蛇叮嘱自己的新婚妻子,把蟒蛇表皮保管好,然后便进京赶考。谁料姐姐们过来,想方设法哄妹妹睡觉,然后找出蟒蛇皮,把它放到火炉里烧掉。在京城的新书生知道蟒蛇表皮被烧,便把自己藏了起来。新婚妻子见新书生没有回家,遂离开家去找他,一路上遇到了乌鸦、野猪、浣衣女、耕田农夫等,对他们的要求尽力满足,然后向他们打听新书生的去向,找到新书生的家后,便在院子里留宿。是夜,明月高悬。新书生在阁楼里读了一会书,抬头望月,吟唱寄托对妻子思念之情的歌。妻子听后,与其对歌,于是二人得以重逢。彼时新书生已再娶,因为无法和两个妻子一起生活,所以决定考考她们,从中选择做得好的和他一起生活。他让她们砍柴、打水、拔老虎眉毛,对于这种难的事情,以前的妻子得心应手,但新的妻子却束手无策。于是新书生抛弃新妻子,和原来的妻子再续良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篇故事中有很多用现实性或者合理性思维无法理解的幻想内容。如果假设蟒蛇是神,将这个故事视为神话,那么这些幻想性的部分就可以理解了。人生下蟒蛇意味着供奉蟒蛇神,蟒蛇和富家女儿成婚意味着神和司祭者的相逢,烧掉蟒蛇表皮意味着拒绝蟒蛇神,新书生失踪及妻寻夫的情节则指的是迎神巫祭——重新恭迎和供奉消失的神这种仪礼。如此解释的话,蟒蛇威逼老太婆提亲则意味着,若不听蟒蛇神的指令,蟒蛇神将会把田地变成一毛不拔的荒地;富人答应婚事可视为在神管辖的土地上,为了收成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蟒蛇在新婚夜脱去表皮变成新书生可解释为,在农耕时代,人们从崇拜动物神变成崇拜人格神。蟒蛇表皮被烧及新书生的失踪意味着,蟒蛇神的信仰被拒后神消失;表皮烧时发出的膻味四处飘散,指人们在离开神的庇护之后承受干旱或疾病之类灾难的痛苦;三女儿孤独寻新书生意味着为了逃离这种苦难,举行迎神巫祭,重新供奉消失的神。

蟒蛇通通新书生的故事生动有趣地讲述了夫妇之间的爱情,以及如何克服逆境重新相逢的过程,告诫我们,女性的忍耐和智慧是维持家庭和帮助群体发展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