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戏巫歌(日月戏巫歌)

日月戏巫歌

标题

일월노리푸념 ( 日月戏巫歌 , Irwolnoripunyeom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徐大錫(徐大錫)

在关北地区被称为日月神祭的巫祭中,由巫师口诵的关于日月神来历故事的巫俗神话

明月新娘海堂琴(音)和贡山书生(音)相识三年后,在贫穷中举行了婚礼。贡山因为太爱明月新娘,一刻也无法离开她,所以无法出外谋生,使得生活无法维系。明月新娘画了张自己的画像交给贡山,叫他带着画像去砍树回来。贡山把画像挂在树上,正在砍树时,一阵狂风刮来,把画像刮到了邻村裴书生家里。裴书生得知明月新娘是个美人后,就带着一船的金块,去找贡山赌象棋。贡山以明月新娘为赌注,裴书生以一船金块为赌注,两人赌象棋,结果贡山输了三局。贡山即将失去明月新娘,变得不思饮食。明月新娘得知此事,就让女仆扮成自己的样子,她自己则扮成女仆,穿上破旧的裙子,打算跛着脚去提水。裴书生知道明月新娘扮成了女仆,就要求把提水的女仆送给自己。待裴书生要带走明月新娘时,明月新娘要求容她五天假。她杀了头牛制成肉脯,把肉脯像棉絮一样缝在了贡山的裤子和衣服里,还缝进去一把针头和一团丝线。明月新娘求裴书生带上贡山,中途把他放在了一个岛上。在岛上,贡山吃衣服里的肉脯度日,还用针头做成鱼钩,钓鱼维生。岛上有只小仙鹤,在母鹤飞上天的时候,贡山就钓小鱼喂养小仙鹤。母鹤飞回来,见贡山救活了小仙鹤,就把贡山背到了陆地。明月新娘与裴书生在一起时,裴书生见她既没有笑容也没有言语,就问她有什么心愿,明月新娘要求举行三天乞丐宴席。贡山参加宴席,但因没选对座位,三天都没吃到东西,于是慨叹自己命不好。明月新娘得知此事,就单摆了宴席给他吃,然后拿出连珠衣,告诉他用手拉住后领套头穿上就会成为我的郎君。贡山穿上连珠衣,浮上白云中天,然后降下。裴书生也穿上连珠衣上到白云中天,但不知道脱下来的方法,没能降下来,变成了秃鹫。贡山和明月新娘重逢生活在一起,后来成为日月神。

“日月戏巫歌”是关于地上夫妇成为天上日神和月神的神话,即天上的日和月形成了地上的人间男女关系,可以说这是一种阴阳思想思维方式,有关来自天上的太阳和太阴、地上的水和火,以及人类的女性和男性。从“朱蒙神话”到新罗日月神话“延乌郎细乌女”,以及作为口碑故事广为人知的“变成日月的兄妹”,日月神与人类男女相关联的神话素在韩半岛广为流传。

“日月戏巫歌”由家庭的诞生、家庭的磨难和家庭的完成这种叙事结构组成,作为家庭神话,同时又是巫俗神话,是在为观众助兴的余兴巫祭中上演的巫歌。男主人公愚蠢无能,而女主人公贤明能干。家庭的磨难是由贡山的愚蠢和虚荣导致的,而战胜此磨难,则归功于明月新娘坚定的贞洁意识和智慧。这样的作品世界反映了巫俗社会女性的意识,体现了女性的优越性。巫俗神话大都以女性为主人公,承载着从家庭到国家,由女性战胜共同体的危机和逆境这样的内容。值得关注的是,与家长制社会中父子为中心的家族关系不同,这里体现出母权社会以夫妇为中心的家族观。

日月戏巫歌

日月戏巫歌
标题

일월노리푸념 ( 日月戏巫歌 , Irwolnoripunyeom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徐大錫(徐大錫)

在关北地区被称为日月神祭的巫祭中,由巫师口诵的关于日月神来历故事的巫俗神话。

明月新娘海堂琴(音)和贡山书生(音)相识三年后,在贫穷中举行了婚礼。贡山因为太爱明月新娘,一刻也无法离开她,所以无法出外谋生,使得生活无法维系。明月新娘画了张自己的画像交给贡山,叫他带着画像去砍树回来。贡山把画像挂在树上,正在砍树时,一阵狂风刮来,把画像刮到了邻村裴书生家里。裴书生得知明月新娘是个美人后,就带着一船的金块,去找贡山赌象棋。贡山以明月新娘为赌注,裴书生以一船金块为赌注,两人赌象棋,结果贡山输了三局。贡山即将失去明月新娘,变得不思饮食。明月新娘得知此事,就让女仆扮成自己的样子,她自己则扮成女仆,穿上破旧的裙子,打算跛着脚去提水。裴书生知道明月新娘扮成了女仆,就要求把提水的女仆送给自己。待裴书生要带走明月新娘时,明月新娘要求容她五天假。她杀了头牛制成肉脯,把肉脯像棉絮一样缝在了贡山的裤子和衣服里,还缝进去一把针头和一团丝线。明月新娘求裴书生带上贡山,中途把他放在了一个岛上。在岛上,贡山吃衣服里的肉脯度日,还用针头做成鱼钩,钓鱼维生。岛上有只小仙鹤,在母鹤飞上天的时候,贡山就钓小鱼喂养小仙鹤。母鹤飞回来,见贡山救活了小仙鹤,就把贡山背到了陆地。明月新娘与裴书生在一起时,裴书生见她既没有笑容也没有言语,就问她有什么心愿,明月新娘要求举行三天乞丐宴席。贡山参加宴席,但因没选对座位,三天都没吃到东西,于是慨叹自己命不好。明月新娘得知此事,就单摆了宴席给他吃,然后拿出连珠衣,告诉他用手拉住后领套头穿上就会成为我的郎君。贡山穿上连珠衣,浮上白云中天,然后降下。裴书生也穿上连珠衣上到白云中天,但不知道脱下来的方法,没能降下来,变成了秃鹫。贡山和明月新娘重逢生活在一起,后来成为日月神。

“日月戏巫歌”是关于地上夫妇成为天上日神和月神的神话,即天上的日和月形成了地上的人间男女关系,可以说这是一种阴阳思想思维方式,有关来自天上的太阳和太阴、地上的水和火,以及人类的女性和男性。从“朱蒙神话”到新罗日月神话“延乌郎细乌女”,以及作为口碑故事广为人知的“变成日月的兄妹”,日月神与人类男女相关联的神话素在韩半岛广为流传。

“日月戏巫歌”由家庭的诞生、家庭的磨难和家庭的完成这种叙事结构组成,作为家庭神话,同时又是巫俗神话,是在为观众助兴的余兴巫祭中上演的巫歌。男主人公愚蠢无能,而女主人公贤明能干。家庭的磨难是由贡山的愚蠢和虚荣导致的,而战胜此磨难,则归功于明月新娘坚定的贞洁意识和智慧。这样的作品世界反映了巫俗社会女性的意识,体现了女性的优越性。巫俗神话大都以女性为主人公,承载着从家庭到国家,由女性战胜共同体的危机和逆境这样的内容。值得关注的是,与家长制社会中父子为中心的家族关系不同,这里体现出母权社会以夫妇为中心的家族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