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造巫歌(成造巫歌)

成造巫歌

标题

성조무가 ( 成造巫歌 , Seongjomuga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洪泰漢(洪泰漢)

阐释家神之一城主神由来的巫俗神话,主要在城主巫祭中口诵。

庆尚南道东莱的“成造解”,除了其中讲述城主神来历这点外,与京畿道南部的“成造巫歌”内容不同。在该地区收录的“成造解”中,西天国国盘王(音)和玉真夫人虔诚许愿获得胎梦,老来得子生下成造。成造15 岁时,向玉皇上帝要来松树籽,种在了地下宫无主空山。成造18 岁那年与桂花夫人结婚,但他亏待妻子,不理国事,被流放到了黄土岛。成造在黄土岛吃尽苦头,他把血书拴在青鸟身上,让青鸟捎给了桂花夫人。桂花夫人接到了信,把信拿给玉真夫人看。成造终于结束了流放生活,归来后与桂花夫人成为恩爱夫妻,生下了五儿五女。年届70 时,环视自己种下的松树,成造备下木匠工具,不仅建了宫殿,还为众百姓建造了房屋。后来,成造成为入住城主神,桂花夫人成为身主城主神,儿子们和女儿们分别成为五土之神和五方之神。

庆尚北道安东传承的“城主献话门”内容更加简略,但具有介绍城主来历的共同点。在帝释宫出生的城主,名叫柳光德,在天上犯了罪,被流放到了人间。城主建造房屋的时候,请风水师来选址,找工匠们打好地基。当准备好工具去伐木时,每次都会出状况伐不成木,后来斧子还嵌到了树上。他进行占卜,得知应该进行山神祭。当他献上山神祭后,斧子就从树上掉了下来,伐木建成了房屋。城主为了成家寻找配偶,恰逢从天上下凡到地面的三个玉女,就娶她们做了夫人,坐定为城主。三个夫人分别坐定为三神婆婆、帝释和灶王来造福人类。这类安东地区的“成造巫歌”很有特色,它不仅说明了城主来历,还说明三神、帝释、灶王的来历。

“成造巫歌”是关于家里最重要的神城主神来历的巫歌,主要内容是叙述城主坐定为神的过程,还出现与建房过程有关的各种事件,由此来说明城主神的由来。

“成造巫歌”特别以男女之间结缘为素材,城主的夫人成为地神或三神、帝释等,它的价值在于同时说明了家宅神的由来。在韩国巫俗神话中,像这样说明家里处处存在的家宅神由来的神话很少见。它体现了城主与地神、城主与帝释及灶王的亲缘性,阐释了韩国家宅神的关系和地位。在京畿道南部的“成造巫歌”中,黄宇阳(音)惩治了苏镇郎(音)后,其夫妇成为长栍和守郎(音),说明长栍和守郎是韩国巫俗中级别比较低的神灵。它的意义在于说明了神圣人物之间的对立,并表明了长栍和守郎的地位。

成造巫歌

成造巫歌
标题

성조무가 ( 成造巫歌 , Seongjomuga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洪泰漢(洪泰漢)

阐释家神之一城主神由来的巫俗神话,主要在城主巫祭中口诵。

庆尚南道东莱的“成造解”,除了其中讲述城主神来历这点外,与京畿道南部的“成造巫歌”内容不同。在该地区收录的“成造解”中,西天国国盘王(音)和玉真夫人虔诚许愿获得胎梦,老来得子生下成造。成造15 岁时,向玉皇上帝要来松树籽,种在了地下宫无主空山。成造18 岁那年与桂花夫人结婚,但他亏待妻子,不理国事,被流放到了黄土岛。成造在黄土岛吃尽苦头,他把血书拴在青鸟身上,让青鸟捎给了桂花夫人。桂花夫人接到了信,把信拿给玉真夫人看。成造终于结束了流放生活,归来后与桂花夫人成为恩爱夫妻,生下了五儿五女。年届70 时,环视自己种下的松树,成造备下木匠工具,不仅建了宫殿,还为众百姓建造了房屋。后来,成造成为入住城主神,桂花夫人成为身主城主神,儿子们和女儿们分别成为五土之神和五方之神。

庆尚北道安东传承的“城主献话门”内容更加简略,但具有介绍城主来历的共同点。在帝释宫出生的城主,名叫柳光德,在天上犯了罪,被流放到了人间。城主建造房屋的时候,请风水师来选址,找工匠们打好地基。当准备好工具去伐木时,每次都会出状况伐不成木,后来斧子还嵌到了树上。他进行占卜,得知应该进行山神祭。当他献上山神祭后,斧子就从树上掉了下来,伐木建成了房屋。城主为了成家寻找配偶,恰逢从天上下凡到地面的三个玉女,就娶她们做了夫人,坐定为城主。三个夫人分别坐定为三神婆婆、帝释和灶王来造福人类。这类安东地区的“成造巫歌”很有特色,它不仅说明了城主来历,还说明三神、帝释、灶王的来历。

“成造巫歌”是关于家里最重要的神城主神来历的巫歌,主要内容是叙述城主坐定为神的过程,还出现与建房过程有关的各种事件,由此来说明城主神的由来。

“成造巫歌”特别以男女之间结缘为素材,城主的夫人成为地神或三神、帝释等,它的价值在于同时说明了家宅神的由来。在韩国巫俗神话中,像这样说明家里处处存在的家宅神由来的神话很少见。它体现了城主与地神、城主与帝释及灶王的亲缘性,阐释了韩国家宅神的关系和地位。在京畿道南部的“成造巫歌”中,黄宇阳(音)惩治了苏镇郎(音)后,其夫妇成为长栍和守郎(音),说明长栍和守郎是韩国巫俗中级别比较低的神灵。它的意义在于说明了神圣人物之间的对立,并表明了长栍和守郎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