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本解(门前本解)

门前本解

标题

문전본풀이 ( 门前本解 , Munjeonbonpur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朴敬伸(朴敬伸)

以门神来历为主要内容的巫俗神话,以及相关祭程的名称,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进行说唱。

南先邑的南书生和礪山邑的礪山夫人生了七个儿子,过着贫穷的日子。一天,礪山夫人劝说丈夫去做贸谷生意,于是南书生坐船上路。他来到梧桐国梧桐邑,受卢伊第代圭伊(音)之女的诱惑荡尽钱财,最终只好委身于该女人度日。南书生靠女人给他的稻糠粥勉强过活,几年以后,终因营养不良而失明。礪山夫人翘首以待丈夫归来,她为了寻找丈夫,坐上儿子们给她做的船来到梧桐国。礪山夫人为找丈夫历尽千辛,这时,偶然听到孩子们唱的歌,才得知丈夫的行踪,于是找到了丈夫。礪山夫人祈求丈夫让她住一晚,已经失明的南书生没有认出是自己的妻子,推说家里没有地方可以容她住下,就拒绝了她。礪山夫人好不容易说服了丈夫让自己住下,进到窝棚,用自己带来的米,给丈夫做好饭端了上去。南书生吃了一口饭,不禁流泪,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自己是南先邑的南书生,过去和礪山夫人在一起时,每天也吃这样的米饭,为了做贸谷生意出门,到这里被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诱骗而荡尽钱财,沦落到了现在的地步。礪山夫人对丈夫说自己就是礪山夫人,两人终于重逢。从外面回到家里的卢伊第代圭伊女之女得知了消息,就诱骗礪山夫人一起到酒泉江边去洗澡,她假装给礪山夫人搓背,却把她推到水里淹死。然后,她假冒自己是礪山夫人,骗南书生说:“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行为实在可恶,我把她推到酒泉江里淹死了。”南书生相信了她的话,说要和她一起回故乡去。他们一起回到了南先邑,但七兄弟发现母亲不是他们的亲母亲。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见儿子们起了疑心,就设计杀害他们。她骗丈夫说自己肚子痛死了,叫他到大路边找一个头上扣着稻草筐的卦师算一卦。见丈夫出门去打卦,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抄近路跑到大路边,头上扣稻草筐,假扮成卦师,说要吃七个儿子的肝才能好起来。愚蠢的南书生中了计,为了杀儿子开始磨刀。住在房后的邻居青太山(音)鬼婆来借火时,得知南书生磨刀的理由就告诉了七个儿子。闻听消息的小儿子对父亲说自己替父亲去取六个哥哥的肝,父亲最后只要杀了自己就行,说完就和哥哥们一起来到山上。七兄弟精疲力尽昏昏欲睡,此时母亲出现在梦中说道:“你们将会看到一只鹿,把鹿包围并要捕杀时就会明白事情缘由。”七兄弟果然看到一只鹿跑来,他们把鹿包围起来,正要杀它时,鹿却告诉他们说,过会儿将有七只野猪跑过来,你们要放过母猪,取六个小猪的肝。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七只野猪跑过来,他们就取了六个小猪的肝。小儿子对哥哥们说,听到自己喊声就冲上来,然后取出小野猪的肝,送去给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吃。他偷偷从门缝看过去,发现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装出吃的样子,随后就藏到了铺底下。小儿子冲进去拽住卢伊第代圭伊之女的头发,把她拖出来,向村里人痛诉她的罪行,并叫哥哥们冲上来。大惊失色的南书生仓惶逃跑时,脖子卡在了“正木”(门口代替大门横置的粗木棒)上死去,成为柱木之神,而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到厕所上吊而死,成为厕道妇人。七兄弟来到西天花田,摘下还生花救活了掉进酒泉江淹死的母亲,奉为灶王神,七兄弟各获得相应神职。

这是关于掌管家里各处之神由来的巫俗神话,主要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进行说唱,除此之外,在盖新房或增建房子时进行的巫祭以及年初进行的门前摩祷时,也进行说唱。从民间故事的角度来看,类型相同而名称不同的巫俗神话在其他地区也有流传的情况,比如,咸镜道一带的巫俗“解煞”、平安道一带的“星神巫祭”以及忠清南道、全罗道一带的“七星巫祭”或“七星解”等。

门前本解

门前本解
标题

문전본풀이 ( 门前本解 , Munjeonbonpur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朴敬伸(朴敬伸)

以门神来历为主要内容的巫俗神话,以及相关祭程的名称,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进行说唱。

南先邑的南书生和礪山邑的礪山夫人生了七个儿子,过着贫穷的日子。一天,礪山夫人劝说丈夫去做贸谷生意,于是南书生坐船上路。他来到梧桐国梧桐邑,受卢伊第代圭伊(音)之女的诱惑荡尽钱财,最终只好委身于该女人度日。南书生靠女人给他的稻糠粥勉强过活,几年以后,终因营养不良而失明。礪山夫人翘首以待丈夫归来,她为了寻找丈夫,坐上儿子们给她做的船来到梧桐国。礪山夫人为找丈夫历尽千辛,这时,偶然听到孩子们唱的歌,才得知丈夫的行踪,于是找到了丈夫。礪山夫人祈求丈夫让她住一晚,已经失明的南书生没有认出是自己的妻子,推说家里没有地方可以容她住下,就拒绝了她。礪山夫人好不容易说服了丈夫让自己住下,进到窝棚,用自己带来的米,给丈夫做好饭端了上去。南书生吃了一口饭,不禁流泪,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自己是南先邑的南书生,过去和礪山夫人在一起时,每天也吃这样的米饭,为了做贸谷生意出门,到这里被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诱骗而荡尽钱财,沦落到了现在的地步。礪山夫人对丈夫说自己就是礪山夫人,两人终于重逢。从外面回到家里的卢伊第代圭伊女之女得知了消息,就诱骗礪山夫人一起到酒泉江边去洗澡,她假装给礪山夫人搓背,却把她推到水里淹死。然后,她假冒自己是礪山夫人,骗南书生说:“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行为实在可恶,我把她推到酒泉江里淹死了。”南书生相信了她的话,说要和她一起回故乡去。他们一起回到了南先邑,但七兄弟发现母亲不是他们的亲母亲。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见儿子们起了疑心,就设计杀害他们。她骗丈夫说自己肚子痛死了,叫他到大路边找一个头上扣着稻草筐的卦师算一卦。见丈夫出门去打卦,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抄近路跑到大路边,头上扣稻草筐,假扮成卦师,说要吃七个儿子的肝才能好起来。愚蠢的南书生中了计,为了杀儿子开始磨刀。住在房后的邻居青太山(音)鬼婆来借火时,得知南书生磨刀的理由就告诉了七个儿子。闻听消息的小儿子对父亲说自己替父亲去取六个哥哥的肝,父亲最后只要杀了自己就行,说完就和哥哥们一起来到山上。七兄弟精疲力尽昏昏欲睡,此时母亲出现在梦中说道:“你们将会看到一只鹿,把鹿包围并要捕杀时就会明白事情缘由。”七兄弟果然看到一只鹿跑来,他们把鹿包围起来,正要杀它时,鹿却告诉他们说,过会儿将有七只野猪跑过来,你们要放过母猪,取六个小猪的肝。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七只野猪跑过来,他们就取了六个小猪的肝。小儿子对哥哥们说,听到自己喊声就冲上来,然后取出小野猪的肝,送去给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吃。他偷偷从门缝看过去,发现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装出吃的样子,随后就藏到了铺底下。小儿子冲进去拽住卢伊第代圭伊之女的头发,把她拖出来,向村里人痛诉她的罪行,并叫哥哥们冲上来。大惊失色的南书生仓惶逃跑时,脖子卡在了“正木”(门口代替大门横置的粗木棒)上死去,成为柱木之神,而卢伊第代圭伊的女儿到厕所上吊而死,成为厕道妇人。七兄弟来到西天花田,摘下还生花救活了掉进酒泉江淹死的母亲,奉为灶王神,七兄弟各获得相应神职。

这是关于掌管家里各处之神由来的巫俗神话,主要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进行说唱,除此之外,在盖新房或增建房子时进行的巫祭以及年初进行的门前摩祷时,也进行说唱。从民间故事的角度来看,类型相同而名称不同的巫俗神话在其他地区也有流传的情况,比如,咸镜道一带的巫俗“解煞”、平安道一带的“星神巫祭”以及忠清南道、全罗道一带的“七星巫祭”或“七星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