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标题

도랑선비청정각시노래 ( 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金憲宣(金憲宣)

青璟新娘(音)为结婚头天便死去的新郎而殉身的故事,是咸镜道地区死灵祭——亡灵巫祭中口诵流传的巫俗神话(在该地区,人们将陶郎书生〔音〕和青璟新娘视为掌管人类灵魂之神)。

青璟新娘的父亲是化德中君黄澈使(音),母亲是丘土夫人(音)。青璟新娘嫁到了一户两班人家,新郎是陶郎书生。当新郎来到新娘家的时候,感觉脑后像是被击了一下,其后感到不适,随即神智昏迷。新娘闻讯后请来大巫师行巫祭,巫师说是因为不净的三色彩缎礼物引起的,当将其烧毁,新郎的神智稍微清醒一些。然而,病势并不见好转,新郎就对新娘说,自己夜里要回本家去,如果第二天午时见到剪短发者跨过山头过来,就表明自己已经死去。

新娘从当天夜里开始打好井华水,直至第二天巳时,虔诚地向上天和佛祈求救自己新郎一命。但到了亥时,终于有个剪短发者到来告诉她新郎已死。新娘披散黑发,到婆家连续三天茶饭不思,伤心痛哭。埋葬新郎以后,新娘仍然不停哭泣,悲痛的哭声传到了玉皇大帝那里,玉皇大帝就派黄金山(音)圣人去探察事情原委。黄金山圣人到青璟新娘那里去化缘,青璟新娘向他恳求说,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求你叫我见丈夫一面。黄金山圣人深受感动,就给了她一个空心葫芦,叫她用葫芦装井华水到丈夫墓前,铺好被褥,穿上第一天穿过的衣服,虔诚地祈祷三天。新娘虔诚地祈祷了三天,届时眼前出现了丈夫的模样。当新娘想要牵丈夫的手臂时,丈夫突然消失了。新娘大声向神僧呼唤,恳请叫她再见到丈夫。这时,黄金山圣人对青璟新娘说,你要揪下头发丝,用三千节细绳捆扎,到安内山金尚寺(音),把其中一头挂在法堂,另一头悬在空中,两手手心穿孔,即使三千童女用力牵拉也不叫疼,这样就会见到丈夫。新娘按神僧的吩咐去做,终于见到丈夫的容貌。当新娘想要拥抱丈夫时,丈夫再次消失。见新娘伤心哭泣,神僧再次出现,告诉她一个新方法说,要用五斗芝麻、紫苏和蓖麻榨油,并把榨的油全部抹到手上,一边点燃十指,一边向佛祈愿,届时就能见到丈夫。新娘最终将十指点燃,在佛前祈愿。这时,阎罗大王说金尚寺起火了,叫陶郎书生去灭火,陶郎书生在佛后面出现,但因为青璟新娘想要拥抱他,所以,丈夫又一次消失。新娘再次向神僧哀求,神僧对她说,不使用工具,徒手修通往安内山金尚寺的山路,届时就能见到丈夫。新娘用火烧过的手指拔草、清理石头、平整土面,一路修到山梁即昏厥过去。过了许久,新娘醒来继续修路时,遇到从山下上来修路的少年,头戴草笠,这少年就是她那么渴望见到的丈夫。新娘觉得这次不能再分开了,便装作不认识,待丈夫走近时,突然抱紧他。新郎认出了新娘,对她说:“你的致诚感动了上天,所以,阎罗大王叫我来修山路,这一切实现的时候,托佛的福,我将重新投生到世上。路已经修好,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一起生活了。”

陶郎书生和青璟新娘回家路上,要经过一个桥。青璟新娘先过了桥,陶郎书生随后过桥,途中突然刮来一阵风,把陶郎书生卷到了桥下的水里。掉进水里的陶郎书生大声对青璟新娘说道:“要想跟我一起生活,就回家用三尺三寸绸布,一头挂在五代祖爷爷种下的檀香树上,另一头挂在你的脖子上后断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阴间生活在一起。因为我爷爷贪财杀民之罪,我才落得如此下场。”

青璟新娘参悟了殒命的方法,就按丈夫指示的那样自绝。玉皇大帝传信给金尚寺的佛说道,青璟新娘是天底下对我最虔诚的人,要让她到最好的地方去。青璟新娘在阴间与丈夫会合,享尽无限欢乐,后来还生到人间,被人供奉为神。

从文学角度来看,该巫俗神话是以青璟新娘的致诚之情感动了上天为前提,告诉人们夫妇爱情有多珍贵这样一个文学作品,只要在人间结下夫妻之缘,无论是百年还是千年,将会持续这种缘分,继而被奉为家族的祖先神,甚至始祖神。与此同时,从宗教和文学角度来看,即便追求的目标不同,发自人们内心深处的至极“精诚”最为重要。“修路话素(故事情节要素—译注)”或者“绳穿过手心拴到木桩上的话素”,原本是带有佛教意义的内容,这些话素作为象征性行为,体现了佛教徒为到达西方净土而需要战胜的苦难和致诚之心。这些佛教因素被纳入巫俗神话,是因为巫俗信仰同样认定,向巫俗神祈愿时人的精诚最为重要。因此,超越文学、宗教及信仰,无论是多么卑贱之人,亦或柔弱的女子,又无论遇到多大的苦难,都有一个共识,即人类的精诚是实现到达西方净土、来往于人间与阴间、与故去之人相见的精神力量。该巫俗神话的意义,在于它从文学角度很好地体现了植根于韩国人内心深处、具有根源性和普遍性的性情。

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标题

도랑선비청정각시노래 ( 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金憲宣(金憲宣)

青璟新娘(音)为结婚头天便死去的新郎而殉身的故事,是咸镜道地区死灵祭——亡灵巫祭中口诵流传的巫俗神话(在该地区,人们将陶郎书生〔音〕和青璟新娘视为掌管人类灵魂之神)。

青璟新娘的父亲是化德中君黄澈使(音),母亲是丘土夫人(音)。青璟新娘嫁到了一户两班人家,新郎是陶郎书生。当新郎来到新娘家的时候,感觉脑后像是被击了一下,其后感到不适,随即神智昏迷。新娘闻讯后请来大巫师行巫祭,巫师说是因为不净的三色彩缎礼物引起的,当将其烧毁,新郎的神智稍微清醒一些。然而,病势并不见好转,新郎就对新娘说,自己夜里要回本家去,如果第二天午时见到剪短发者跨过山头过来,就表明自己已经死去。

新娘从当天夜里开始打好井华水,直至第二天巳时,虔诚地向上天和佛祈求救自己新郎一命。但到了亥时,终于有个剪短发者到来告诉她新郎已死。新娘披散黑发,到婆家连续三天茶饭不思,伤心痛哭。埋葬新郎以后,新娘仍然不停哭泣,悲痛的哭声传到了玉皇大帝那里,玉皇大帝就派黄金山(音)圣人去探察事情原委。黄金山圣人到青璟新娘那里去化缘,青璟新娘向他恳求说,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求你叫我见丈夫一面。黄金山圣人深受感动,就给了她一个空心葫芦,叫她用葫芦装井华水到丈夫墓前,铺好被褥,穿上第一天穿过的衣服,虔诚地祈祷三天。新娘虔诚地祈祷了三天,届时眼前出现了丈夫的模样。当新娘想要牵丈夫的手臂时,丈夫突然消失了。新娘大声向神僧呼唤,恳请叫她再见到丈夫。这时,黄金山圣人对青璟新娘说,你要揪下头发丝,用三千节细绳捆扎,到安内山金尚寺(音),把其中一头挂在法堂,另一头悬在空中,两手手心穿孔,即使三千童女用力牵拉也不叫疼,这样就会见到丈夫。新娘按神僧的吩咐去做,终于见到丈夫的容貌。当新娘想要拥抱丈夫时,丈夫再次消失。见新娘伤心哭泣,神僧再次出现,告诉她一个新方法说,要用五斗芝麻、紫苏和蓖麻榨油,并把榨的油全部抹到手上,一边点燃十指,一边向佛祈愿,届时就能见到丈夫。新娘最终将十指点燃,在佛前祈愿。这时,阎罗大王说金尚寺起火了,叫陶郎书生去灭火,陶郎书生在佛后面出现,但因为青璟新娘想要拥抱他,所以,丈夫又一次消失。新娘再次向神僧哀求,神僧对她说,不使用工具,徒手修通往安内山金尚寺的山路,届时就能见到丈夫。新娘用火烧过的手指拔草、清理石头、平整土面,一路修到山梁即昏厥过去。过了许久,新娘醒来继续修路时,遇到从山下上来修路的少年,头戴草笠,这少年就是她那么渴望见到的丈夫。新娘觉得这次不能再分开了,便装作不认识,待丈夫走近时,突然抱紧他。新郎认出了新娘,对她说:“你的致诚感动了上天,所以,阎罗大王叫我来修山路,这一切实现的时候,托佛的福,我将重新投生到世上。路已经修好,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一起生活了。”

陶郎书生和青璟新娘回家路上,要经过一个桥。青璟新娘先过了桥,陶郎书生随后过桥,途中突然刮来一阵风,把陶郎书生卷到了桥下的水里。掉进水里的陶郎书生大声对青璟新娘说道:“要想跟我一起生活,就回家用三尺三寸绸布,一头挂在五代祖爷爷种下的檀香树上,另一头挂在你的脖子上后断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阴间生活在一起。因为我爷爷贪财杀民之罪,我才落得如此下场。”

青璟新娘参悟了殒命的方法,就按丈夫指示的那样自绝。玉皇大帝传信给金尚寺的佛说道,青璟新娘是天底下对我最虔诚的人,要让她到最好的地方去。青璟新娘在阴间与丈夫会合,享尽无限欢乐,后来还生到人间,被人供奉为神。

从文学角度来看,该巫俗神话是以青璟新娘的致诚之情感动了上天为前提,告诉人们夫妇爱情有多珍贵这样一个文学作品,只要在人间结下夫妻之缘,无论是百年还是千年,将会持续这种缘分,继而被奉为家族的祖先神,甚至始祖神。与此同时,从宗教和文学角度来看,即便追求的目标不同,发自人们内心深处的至极“精诚”最为重要。“修路话素(故事情节要素—译注)”或者“绳穿过手心拴到木桩上的话素”,原本是带有佛教意义的内容,这些话素作为象征性行为,体现了佛教徒为到达西方净土而需要战胜的苦难和致诚之心。这些佛教因素被纳入巫俗神话,是因为巫俗信仰同样认定,向巫俗神祈愿时人的精诚最为重要。因此,超越文学、宗教及信仰,无论是多么卑贱之人,亦或柔弱的女子,又无论遇到多大的苦难,都有一个共识,即人类的精诚是实现到达西方净土、来往于人间与阴间、与故去之人相见的精神力量。该巫俗神话的意义,在于它从文学角度很好地体现了植根于韩国人内心深处、具有根源性和普遍性的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