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梦(胎夢)

胎梦

标题

태몽 ( 胎夢 )

词典位置

韩国人生礼仪词典 > 韩国人生礼仪词典 > 出生礼仪

作者 韓陽明(韓陽明)

可以预知胎儿的受孕、性别、命运等的梦。

自古以来认为梦里出现特殊的象征物,就是怀孕的征兆。并通过对象征物的分析,预测胎儿的性别和未来的命运。做胎梦的人通常会是孩子的母亲、丈夫或者祖父母、外祖父母等亲戚,偶尔也会有邻居做胎梦的情况。做胎梦的时间也很多样,有怀孕前、怀孕期间或分娩后等。

胎梦里出现的象征物有很多种,对这些象征物进行各种方式的分析,预测胎儿的性别和命运。

分辨梦中出现的象征物是否像男女生殖器,并进行解梦的例子如下。若梦里出现的是辣椒、龙、蚯蚓、萝卜、黄瓜等类似男性生殖器的象征物,就认为怀的是儿子;若梦里出现的是栗子、蛤蜊、戒指、柿饼等类似女性生殖器的象征物,就认为是女儿。若出现的是高大强壮的生命体或男性使用的东西,就认为是儿子;若是小巧漂亮的生命体或女性使用的东西,就是女儿。

即使是相同的象征物,可根据颜色的不同来区分男女。譬如,红色的辣椒和柿子、黄色的地瓜、金戒指、金簪等红色和黄色象征儿子;青辣椒和小南瓜、银戒指、银簪,大米等青色或白色象征女儿。

胎梦不仅单纯的出现象征物,也会有做梦的当事人和象征物发生关系或者象征物进行某种行为的内容。譬如,老虎叼来金块的梦,狐狸抢走珠子的梦,抓到的鲤鱼肚子上刻着王字的梦等。还有被猪、鱼、牛、马、蛇、虎、龙等推挤或者咬到的梦,被蟒蛇缠身而受惊的梦、或被雷声和钟声惊吓的梦,摘柿子时掉地而受惊的梦等也都被视为胎梦。

有时梦里也会出现两种以上的象征物。树变成猪,黄瓜变成蚯蚓等某种物体变成动物,或者狗变成猫,乌鳢或鸟变成金鱼等动物变成动物。而且,还有和陌生人同寝或者被爱抚的关于性的胎梦。此外,公牛和母牛一起进行交配的梦也被认为是胎梦。

另外,做梦的当事人和象征物的行为也成为了判断胎儿命运的标准。例如,掐住或甩开扑上来的蟒蛇或龙的行为被认为是对胎儿的命运不祥的征兆。而且,抓鸡后绑起来的行为,在没有水的地方看到鱼的梦也被认为是对胎儿不吉利的胎梦。

可以对胎梦进行各种各样的解读,是家人想要预测未知领域的胎儿的性别和将来命运的信念等作用的结果。尤其是产俗(关于妊娠和分娩的习俗)属于非正式礼仪领域这点也是一个因素。妊娠和分娩是女性自己承受的事情,又有神秘的特性,所以很难被以男性为中心的儒教礼仪领域所包容。因此,产俗是女性主导的礼仪领域,可以维持一定的自主性,在这个背景下,关于预测妊娠和胎儿的性别,婴儿的将来等的解读也不会被套在一个框架里,使其多样性得以传承下去。

胎梦

胎梦
标题

태몽 ( 胎夢 )

词典位置

韩国人生礼仪词典 > 韩国人生礼仪词典 > 出生礼仪

作者 韓陽明(韓陽明)

可以预知胎儿的受孕、性别、命运等的梦。

自古以来认为梦里出现特殊的象征物,就是怀孕的征兆。并通过对象征物的分析,预测胎儿的性别和未来的命运。做胎梦的人通常会是孩子的母亲、丈夫或者祖父母、外祖父母等亲戚,偶尔也会有邻居做胎梦的情况。做胎梦的时间也很多样,有怀孕前、怀孕期间或分娩后等。

胎梦里出现的象征物有很多种,对这些象征物进行各种方式的分析,预测胎儿的性别和命运。

分辨梦中出现的象征物是否像男女生殖器,并进行解梦的例子如下。若梦里出现的是辣椒、龙、蚯蚓、萝卜、黄瓜等类似男性生殖器的象征物,就认为怀的是儿子;若梦里出现的是栗子、蛤蜊、戒指、柿饼等类似女性生殖器的象征物,就认为是女儿。若出现的是高大强壮的生命体或男性使用的东西,就认为是儿子;若是小巧漂亮的生命体或女性使用的东西,就是女儿。

即使是相同的象征物,可根据颜色的不同来区分男女。譬如,红色的辣椒和柿子、黄色的地瓜、金戒指、金簪等红色和黄色象征儿子;青辣椒和小南瓜、银戒指、银簪,大米等青色或白色象征女儿。

胎梦不仅单纯的出现象征物,也会有做梦的当事人和象征物发生关系或者象征物进行某种行为的内容。譬如,老虎叼来金块的梦,狐狸抢走珠子的梦,抓到的鲤鱼肚子上刻着王字的梦等。还有被猪、鱼、牛、马、蛇、虎、龙等推挤或者咬到的梦,被蟒蛇缠身而受惊的梦、或被雷声和钟声惊吓的梦,摘柿子时掉地而受惊的梦等也都被视为胎梦。

有时梦里也会出现两种以上的象征物。树变成猪,黄瓜变成蚯蚓等某种物体变成动物,或者狗变成猫,乌鳢或鸟变成金鱼等动物变成动物。而且,还有和陌生人同寝或者被爱抚的关于性的胎梦。此外,公牛和母牛一起进行交配的梦也被认为是胎梦。

另外,做梦的当事人和象征物的行为也成为了判断胎儿命运的标准。例如,掐住或甩开扑上来的蟒蛇或龙的行为被认为是对胎儿的命运不祥的征兆。而且,抓鸡后绑起来的行为,在没有水的地方看到鱼的梦也被认为是对胎儿不吉利的胎梦。

可以对胎梦进行各种各样的解读,是家人想要预测未知领域的胎儿的性别和将来命运的信念等作用的结果。尤其是产俗(关于妊娠和分娩的习俗)属于非正式礼仪领域这点也是一个因素。妊娠和分娩是女性自己承受的事情,又有神秘的特性,所以很难被以男性为中心的儒教礼仪领域所包容。因此,产俗是女性主导的礼仪领域,可以维持一定的自主性,在这个背景下,关于预测妊娠和胎儿的性别,婴儿的将来等的解读也不会被套在一个框架里,使其多样性得以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