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绳(拔绳)

拔绳

标题

줄다리기 ( 拔绳 , Juldarigi )

词典位置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 正月 > 一月 > 季节性假期

作者 李長燮(李長燮)

拔绳是正月十五日以拉绳决胜负的大同游戏。根据地区不同其称法也不同,有拉绳、扯绳、夺绳、争绳、拔蟹绳、拔龟绳、拔蜈蚣绳等名称。虽然有说法称拔绳是全国性的名称,不过在首尔和京畿道地区的语言成为标准语的过程中,本是京畿道地区方言的拔绳逐渐固化为现在的普通名词。拔绳是村落社会中流传下来的以一个村庄或几个村庄为单位的岁时活动,分为两方进行,通过众人拽拉绳子决出胜负来占卜一年农业丰歉,是具有仪礼性质的风俗。拔绳风俗遍及全国各地,但大多集中在南部地区,特别是以种水稻为主的地区,而且大部分在正月十五日举行。

正月十五日,在成人拔绳游戏之前一般先进行孩子们的拔绳比赛。即春节过后,村社里的孩子们都聚集在一起,模仿大人们的拔绳游戏,组成两队,在巷子里比赛拔绳,这被称为“乡间小道拔绳”(长兴)或“巷道拔绳”(华阳)。孩子们的拔绳渐近高潮时,自然而然接下来的就是成人拔绳。拔绳的双方可以分为东西、上下、里外或男女等进行。若以村庄为单位,就用特定的界限为准来划分,把几个村庄分为城内和城外,或者以特定的道路或山川为界分为东西两队。一般来说,东队、上村、城外、男队是拉雄绳的男性队,西队、下村、城内、女队则是拉雌绳的女性队。

正月十五日子时举行祭礼(绳祭), 分为两部分,即一是双方各自进行祈愿拔绳胜利的告由,一是双方一起在拔绳场地向地神祈愿丰收和平安无事的告祀。祭官一般是双方的队长,但在朝鲜时代也可以由邑城的守令来当祭官。天色渐亮时,双方都各自背着绳索来到拔绳场地,背绳的人由中壮年男子组成。用盔甲和头盔全副武装的队长上到绳子上端,做阵前指挥,其后由中将和小将辅佐。此时,将军旗一马当先,由举着许多旗和枪的行列护卫,几支农乐队跟在后面,村庄里的妇女和老人孩子都赶来助威。到达拔绳场地,双方为了套绳颈(绳索的最前端—译注)而争执不休。将雄绳的绳颈插入雌绳的绳颈中,并用簪木固定住,这个过程被认为象征着男女性行为,所以双方你一言我一句地口吐淫言,展开舌战。绳颈套好后,按照信号开始拉绳子。这时农乐队与双方村民的助威交融在一起,展开一场巫祭。胜负在原则上是以拔一次后将对方拉过中线来决出,也可以是拔三局赢两局的队伍为胜方。一般来说,胜方将有一个丰收年,不过民间传说西队(女性队),即拉雌绳的一方赢了才会迎来丰收年,因此大多是西队胜利,但是据说没有东队故意败北的情况。另一方面,与此不同的是,也不是没有东队男性队赢了才会迎来丰收年的特殊情况(罗州)。有些地方决出胜负后,胜方都赶到队长家里举行盛宴,而在第二天人们身着丧服,带着丧舆(灵车),组成一队送丧队列,去负方队长家里安慰他。拔绳活动到此结束。

拔绳的社会功能体现在构成组织和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农耕仪礼的目的与生产有着直接关系,它作为保障共同体存在之理由的常规行为,成为强制村民参与的基础。这种观念性的表象实际上在拔绳活动之前的过程中就起到提供社会统合原理的基础作用。从平摊拔绳材料秸秆至制作绳子过程中的协同意识与拔绳时的凝聚力能够增进双方村民的团结。这种活动激发了参与活动的人们和全体村民心理上的集体意识,是地区认同性得到确认的契机。虽然分成两队进行竞赛,但不管是活动前后还是拔绳本身,对此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无论是哪个队都在祈愿丰年方面存在着共同性。因此从整体上来看,我们可以在通过村民们的团结意识来倡导地区认同性中找到这项活动的意义。拔绳不仅与横向社会统合有关联,与阶层化社会中阶级或阶层之间的统合也并非无关,因为拔绳活动不是局限于特定社会集团中的风俗,而是全体地区居民参与的活动。

音源

more

拔绳

拔绳
标题

줄다리기 ( 拔绳 , Juldarigi )

词典位置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 正月 > 一月 > 季节性假期

作者 李長燮(李長燮)

拔绳是正月十五日以拉绳决胜负的大同游戏。根据地区不同其称法也不同,有拉绳、扯绳、夺绳、争绳、拔蟹绳、拔龟绳、拔蜈蚣绳等名称。虽然有说法称拔绳是全国性的名称,不过在首尔和京畿道地区的语言成为标准语的过程中,本是京畿道地区方言的拔绳逐渐固化为现在的普通名词。拔绳是村落社会中流传下来的以一个村庄或几个村庄为单位的岁时活动,分为两方进行,通过众人拽拉绳子决出胜负来占卜一年农业丰歉,是具有仪礼性质的风俗。拔绳风俗遍及全国各地,但大多集中在南部地区,特别是以种水稻为主的地区,而且大部分在正月十五日举行。

正月十五日,在成人拔绳游戏之前一般先进行孩子们的拔绳比赛。即春节过后,村社里的孩子们都聚集在一起,模仿大人们的拔绳游戏,组成两队,在巷子里比赛拔绳,这被称为“乡间小道拔绳”(长兴)或“巷道拔绳”(华阳)。孩子们的拔绳渐近高潮时,自然而然接下来的就是成人拔绳。拔绳的双方可以分为东西、上下、里外或男女等进行。若以村庄为单位,就用特定的界限为准来划分,把几个村庄分为城内和城外,或者以特定的道路或山川为界分为东西两队。一般来说,东队、上村、城外、男队是拉雄绳的男性队,西队、下村、城内、女队则是拉雌绳的女性队。

正月十五日子时举行祭礼(绳祭), 分为两部分,即一是双方各自进行祈愿拔绳胜利的告由,一是双方一起在拔绳场地向地神祈愿丰收和平安无事的告祀。祭官一般是双方的队长,但在朝鲜时代也可以由邑城的守令来当祭官。天色渐亮时,双方都各自背着绳索来到拔绳场地,背绳的人由中壮年男子组成。用盔甲和头盔全副武装的队长上到绳子上端,做阵前指挥,其后由中将和小将辅佐。此时,将军旗一马当先,由举着许多旗和枪的行列护卫,几支农乐队跟在后面,村庄里的妇女和老人孩子都赶来助威。到达拔绳场地,双方为了套绳颈(绳索的最前端—译注)而争执不休。将雄绳的绳颈插入雌绳的绳颈中,并用簪木固定住,这个过程被认为象征着男女性行为,所以双方你一言我一句地口吐淫言,展开舌战。绳颈套好后,按照信号开始拉绳子。这时农乐队与双方村民的助威交融在一起,展开一场巫祭。胜负在原则上是以拔一次后将对方拉过中线来决出,也可以是拔三局赢两局的队伍为胜方。一般来说,胜方将有一个丰收年,不过民间传说西队(女性队),即拉雌绳的一方赢了才会迎来丰收年,因此大多是西队胜利,但是据说没有东队故意败北的情况。另一方面,与此不同的是,也不是没有东队男性队赢了才会迎来丰收年的特殊情况(罗州)。有些地方决出胜负后,胜方都赶到队长家里举行盛宴,而在第二天人们身着丧服,带着丧舆(灵车),组成一队送丧队列,去负方队长家里安慰他。拔绳活动到此结束。

拔绳的社会功能体现在构成组织和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农耕仪礼的目的与生产有着直接关系,它作为保障共同体存在之理由的常规行为,成为强制村民参与的基础。这种观念性的表象实际上在拔绳活动之前的过程中就起到提供社会统合原理的基础作用。从平摊拔绳材料秸秆至制作绳子过程中的协同意识与拔绳时的凝聚力能够增进双方村民的团结。这种活动激发了参与活动的人们和全体村民心理上的集体意识,是地区认同性得到确认的契机。虽然分成两队进行竞赛,但不管是活动前后还是拔绳本身,对此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无论是哪个队都在祈愿丰年方面存在着共同性。因此从整体上来看,我们可以在通过村民们的团结意识来倡导地区认同性中找到这项活动的意义。拔绳不仅与横向社会统合有关联,与阶层化社会中阶级或阶层之间的统合也并非无关,因为拔绳活动不是局限于特定社会集团中的风俗,而是全体地区居民参与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