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河

拔河

标题

줄다리기 ( Juldarig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韓陽明(韓陽明)

通过拉拽拔河绳分胜负的集体对抗型游戏。

在传统社会,大同游戏是村庄邑城庆典中的核心部分。尤其是拔河,无论男女老少,任何人都可参与,因而是最具代表性的民族大团结活动。下面将从传承团体的规模、进行拔河的时间和地点、拔河绳的形态、组队方式、拔河绳处理方式、编织拔河绳的材料,以及拔河与共同体神祭礼仪之间的关系等角度,了解拔河的各种存在形态。

首先是传承团体的规模,拔河以邑城和村庄为单位流传至今。其中,以邑城的邑治为中心流传下来的“邑城型”拔河,在平日里主要由隶属于邑治的人们参与。待到丰年有喜事,或凶年有疾病等需要共同体一起应对的危机发生之时,就演变为大多数邑城人共同参与的超大型拔河活动。如果说前者是“封闭式邑城型拔河”,那么后者就相当于“开放式邑城型拔河”。另一个以村庄为中心传承下来的“村庄型”拔河也和“邑城型”一样,平时仅有村里人参与,待条件成熟,就演变为有邻村人共同参与的大型拔河比赛。同样地,如果说前者是“封闭式村庄型拔河”,那么后者就相当于“开放式村庄型拔河”。但是“开放式村庄型拔河”并非见于所有村庄,主要流传于驿村、面所在地、市场所在地或军事要塞等大村庄。允许外来人员参与的开放式拔河还有个单独的名字,叫“大拔河”。小型拔河也称为“胡同拔河”、“小村拔河”、“小拔河”等。

拔河比赛的举行时间也并不固定,正月十五、端午节、中秋节等时皆可举办。但据推测,至少在20世纪之后,人们普遍于正月十五当天举行拔河比赛。比赛地点通常设在拉绳不受限制的宽敞空间,具体取决于拔河绳的大小和各地区的地理条件。内陆地区一般选在宽阔的农田或大街上,小型拔河在胡同内也能进行,临江而居的人们则利用江边的空地进行拔河。此外,沿海地区的拔河也呈现出和内陆一样的特点。东海岸部分地区的人们在以村庄为单位拔河时,也多利用海边沙滩。

组队方式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按照性别分为男队和女队,另一种是将共同体所在地域一分为二,按地区分组。按性别分组时,有不少地区把未婚男性划入女队。此类情况主要出现于湖南拔河和京畿一带的双绳拔河。按地区分组时,一般以东西、南北、上下等标准划分。编织拔河绳的材料以秸秆为主,但在不同时代或地区,也不乏使用葛藤、大麻、栎树皮、芒、竹子等各种材料。东海沿海地区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之前,以葛藤做绳。之后,也用过捕鱼用的马尼拉绳和尼龙绳。庆尚北道浦项市长鬐面牟浦里使用的则是葛藤、芒和栎树皮等。由此可见,各地区根据自己的地理生态环境和生业使用不同的材料编织拔河绳。水稻栽培技术普及后,优质稻草的获取变得更加容易,拔河绳的材料也就渐渐统一成了秸秆,但部分地区仍保留着原来的传统。

拔河绳的形态分为双绳和单绳。单绳主要见于湖南地区和部分东海沿海地区等,双绳多见于不使用单绳的湖南地区和其他地区。单绳只有一个,因此不分性别,双绳则分为雌绳和雄绳。单绳拔河没有特别的辅助装置,参与者直接拉拽绳子即可。而双绳“绳体”上大多分系数条“从绳(支绳、旁绳)”,供参与者拉拽。在江原道三陟和釜山广域市东莱,双绳绳体本身就形似章鱼或鱿鱼,有多个绳端,各绳端处又系出数条从绳。此外,还有一种独特的形态,就是密阳甘内以及岭南内陆和沿海地区流传下来的“蟹形绳拔河”。这种玩法将若干长约5至6米的细绳连接起来,要求参赛者俯卧在地,各持一绳端穿过胯下,挂在脖颈处后,沿相反方向向前爬行。被拖走的一方即为输。

开始拔河之前的热身游戏视拔河绳的规模和形态有所不同。先说具有一定规模的双绳。双方队伍于绳套上载人游行。路遇对方,就在空中互顶绳套,较量高低。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光州广域市南区漆石洞流传下来的“斗绳套”。相对而言,单绳拔河很少有这种约定成俗的热身游戏。

另一方面,拔河比赛结束之后进行的收尾游戏截至目前,收录在案的有全罗南道顺天地区的“胜战游戏”、庆北宜宁的“灵车游戏”、庆尚北道义城郡点谷面沙村里的“搏手游戏”,以及全罗北道井邑贞良里的“围阵游戏”和庆尚北道永川的“夺簪木”等。此类游戏大多玩法类似,形式上与拔河也无直接关联,但永川的夺簪木争夺的是用于结合拔河绳的簪木,因而在形式上有其独特特征。

拔河结束后,对拔河绳的处理分为“利用”和“保存”两种。前者可进一步分为“立即利用”和“驱厄”,后者可分为“保存一年”和“永久保存”。“立即利用”就是拔河结束后,拆解绳子,将其用于宗教性用途或日常生活中。此类处理方式多见于双绳。“驱厄”就是把绳垒在江上,待江面解冻,便任其载着灾祸一起顺流而下,这种方式主要见于南汉江边的村庄。“保存一年”是将绳缠绕在洞神的身体“堂山”内,待次年拔河结束后,再以新绳换旧绳的处理方式,主要适用于湖南地区的单绳拔河。“永久保存”是把拔河绳供为洞神并永久保存的处理方式,仅出现在庆尚北道浦项市长鬐面牟浦里。

拔河与共同体神祭礼仪、农乐等民俗艺术共同组成庆典的内容。其中,拔河与祭祀有着一定的关联。以村庄为单位举行的湖南拔河大多在举行堂山祭的当天先于祭祀举行,属于“先乐后祭”。相反,其他地区的拔河大多安排在共同体神祭礼仪结束之后,而非之前,属于“先祭后乐”。在“先乐后祭”中,拔河与祭祀关系密切。从编织拔河绳到游行,再到拔河和堂山祭等,每个过程之间都存在着内部联系。相较而言,在“先祭后乐”中,二者存在一定时间间隔,因而表面上无甚相关性。

拔河

拔河
标题

줄다리기 ( Juldarigi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韓陽明(韓陽明)

通过拉拽拔河绳分胜负的集体对抗型游戏。

在传统社会,大同游戏是村庄邑城庆典中的核心部分。尤其是拔河,无论男女老少,任何人都可参与,因而是最具代表性的民族大团结活动。下面将从传承团体的规模、进行拔河的时间和地点、拔河绳的形态、组队方式、拔河绳处理方式、编织拔河绳的材料,以及拔河与共同体神祭礼仪之间的关系等角度,了解拔河的各种存在形态。

首先是传承团体的规模,拔河以邑城和村庄为单位流传至今。其中,以邑城的邑治为中心流传下来的“邑城型”拔河,在平日里主要由隶属于邑治的人们参与。待到丰年有喜事,或凶年有疾病等需要共同体一起应对的危机发生之时,就演变为大多数邑城人共同参与的超大型拔河活动。如果说前者是“封闭式邑城型拔河”,那么后者就相当于“开放式邑城型拔河”。另一个以村庄为中心传承下来的“村庄型”拔河也和“邑城型”一样,平时仅有村里人参与,待条件成熟,就演变为有邻村人共同参与的大型拔河比赛。同样地,如果说前者是“封闭式村庄型拔河”,那么后者就相当于“开放式村庄型拔河”。但是“开放式村庄型拔河”并非见于所有村庄,主要流传于驿村、面所在地、市场所在地或军事要塞等大村庄。允许外来人员参与的开放式拔河还有个单独的名字,叫“大拔河”。小型拔河也称为“胡同拔河”、“小村拔河”、“小拔河”等。

拔河比赛的举行时间也并不固定,正月十五、端午节、中秋节等时皆可举办。但据推测,至少在20世纪之后,人们普遍于正月十五当天举行拔河比赛。比赛地点通常设在拉绳不受限制的宽敞空间,具体取决于拔河绳的大小和各地区的地理条件。内陆地区一般选在宽阔的农田或大街上,小型拔河在胡同内也能进行,临江而居的人们则利用江边的空地进行拔河。此外,沿海地区的拔河也呈现出和内陆一样的特点。东海岸部分地区的人们在以村庄为单位拔河时,也多利用海边沙滩。

组队方式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按照性别分为男队和女队,另一种是将共同体所在地域一分为二,按地区分组。按性别分组时,有不少地区把未婚男性划入女队。此类情况主要出现于湖南拔河和京畿一带的双绳拔河。按地区分组时,一般以东西、南北、上下等标准划分。编织拔河绳的材料以秸秆为主,但在不同时代或地区,也不乏使用葛藤、大麻、栎树皮、芒、竹子等各种材料。东海沿海地区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之前,以葛藤做绳。之后,也用过捕鱼用的马尼拉绳和尼龙绳。庆尚北道浦项市长鬐面牟浦里使用的则是葛藤、芒和栎树皮等。由此可见,各地区根据自己的地理生态环境和生业使用不同的材料编织拔河绳。水稻栽培技术普及后,优质稻草的获取变得更加容易,拔河绳的材料也就渐渐统一成了秸秆,但部分地区仍保留着原来的传统。

拔河绳的形态分为双绳和单绳。单绳主要见于湖南地区和部分东海沿海地区等,双绳多见于不使用单绳的湖南地区和其他地区。单绳只有一个,因此不分性别,双绳则分为雌绳和雄绳。单绳拔河没有特别的辅助装置,参与者直接拉拽绳子即可。而双绳“绳体”上大多分系数条“从绳(支绳、旁绳)”,供参与者拉拽。在江原道三陟和釜山广域市东莱,双绳绳体本身就形似章鱼或鱿鱼,有多个绳端,各绳端处又系出数条从绳。此外,还有一种独特的形态,就是密阳甘内以及岭南内陆和沿海地区流传下来的“蟹形绳拔河”。这种玩法将若干长约5至6米的细绳连接起来,要求参赛者俯卧在地,各持一绳端穿过胯下,挂在脖颈处后,沿相反方向向前爬行。被拖走的一方即为输。

开始拔河之前的热身游戏视拔河绳的规模和形态有所不同。先说具有一定规模的双绳。双方队伍于绳套上载人游行。路遇对方,就在空中互顶绳套,较量高低。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光州广域市南区漆石洞流传下来的“斗绳套”。相对而言,单绳拔河很少有这种约定成俗的热身游戏。

另一方面,拔河比赛结束之后进行的收尾游戏截至目前,收录在案的有全罗南道顺天地区的“胜战游戏”、庆北宜宁的“灵车游戏”、庆尚北道义城郡点谷面沙村里的“搏手游戏”,以及全罗北道井邑贞良里的“围阵游戏”和庆尚北道永川的“夺簪木”等。此类游戏大多玩法类似,形式上与拔河也无直接关联,但永川的夺簪木争夺的是用于结合拔河绳的簪木,因而在形式上有其独特特征。

拔河结束后,对拔河绳的处理分为“利用”和“保存”两种。前者可进一步分为“立即利用”和“驱厄”,后者可分为“保存一年”和“永久保存”。“立即利用”就是拔河结束后,拆解绳子,将其用于宗教性用途或日常生活中。此类处理方式多见于双绳。“驱厄”就是把绳垒在江上,待江面解冻,便任其载着灾祸一起顺流而下,这种方式主要见于南汉江边的村庄。“保存一年”是将绳缠绕在洞神的身体“堂山”内,待次年拔河结束后,再以新绳换旧绳的处理方式,主要适用于湖南地区的单绳拔河。“永久保存”是把拔河绳供为洞神并永久保存的处理方式,仅出现在庆尚北道浦项市长鬐面牟浦里。

拔河与共同体神祭礼仪、农乐等民俗艺术共同组成庆典的内容。其中,拔河与祭祀有着一定的关联。以村庄为单位举行的湖南拔河大多在举行堂山祭的当天先于祭祀举行,属于“先乐后祭”。相反,其他地区的拔河大多安排在共同体神祭礼仪结束之后,而非之前,属于“先祭后乐”。在“先乐后祭”中,拔河与祭祀关系密切。从编织拔河绳到游行,再到拔河和堂山祭等,每个过程之间都存在着内部联系。相较而言,在“先祭后乐”中,二者存在一定时间间隔,因而表面上无甚相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