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农乐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姜成福(姜成福)

忠清南道扶余郡世道面东寺里一带锄草时进行的农乐游戏。

世道互农乐游戏自形成互助组的朝鲜后期一直流传至今,是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农乐巫戏之一。虽然传承于世道地区的互助组劳动惯例,已于1945年韩国光复前后消失,但在东寺里地区,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还保留着农业互助组锄草的风俗,因此,可以说东寺里是传承此风俗时间最长的地区。

互助组消失的同时,随着年迈的农乐艺人和说唱艺人的逝世,世道农乐游戏也面临着中断危机,不忍目睹这一切的几名居民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在1986年复原了此游戏,并于2000年1月被指定为忠清南道第28号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直流传至今。

此游戏的基本曲调以互助组成员们锄草期间水田里响起的水田农乐声(大锤调)、农业互助组向其他水田移动或行进时演奏的行军乐,以及七夕节Duremeogi(洗锄头)或正月初庭院祭(地神祭)时演奏的两击节拍、蝴蝶舞节拍、七采节拍等为主。此外,农乐开始和结束时演奏的问候和收尾曲调以仅存于世道农乐游戏的独特曲调而闻名。

此游戏并不需要独特的技巧或小把戏,只需笔挺站立,敲打简单淳朴的农乐即可,因此,又有“木桩农乐”之称。这与其他地区的互助组有着明显的区别,是反映东寺里互助组特有的共同劳动惯例的产物。也就是说互助组并不是每年由东寺里组织,而是在因天气持续干旱而无法锄草,突然天降大雨时才形成。换言之,降雨量充足时,以换工或雇短工的方式锄草,只有因旱情缓解而导致一时集中需要劳动力锄草时,才借助农业互助组,而组建互助组的那一年,人手充足的农户不论多少都会参与锄草。以前,每个村庄都远超100户人家,因此,互助组通常能动员超过200名的大规模人力参与。如此多的农夫同时作业,仅靠人的声音难以进行管理,于是互助组农乐就应运而生了。根据长者或工员的指示,总角大方挥动令旗发出信号,农乐队将看到的旗信号用水田农乐声、行军乐等及时传达给互助组成员,锄草方向和位置移动采用的就是这种沟通方式。由此可见,世道农乐游戏的形成与东寺里悠久的锄草传统联系密切,而这又为截然不同于其他地区的互助组农乐的孕育与传承奠定了基础。

世道农乐游戏

世道农乐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姜成福(姜成福)

忠清南道扶余郡世道面东寺里一带锄草时进行的农乐游戏。

世道互农乐游戏自形成互助组的朝鲜后期一直流传至今,是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农乐巫戏之一。虽然传承于世道地区的互助组劳动惯例,已于1945年韩国光复前后消失,但在东寺里地区,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还保留着农业互助组锄草的风俗,因此,可以说东寺里是传承此风俗时间最长的地区。

互助组消失的同时,随着年迈的农乐艺人和说唱艺人的逝世,世道农乐游戏也面临着中断危机,不忍目睹这一切的几名居民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在1986年复原了此游戏,并于2000年1月被指定为忠清南道第28号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直流传至今。

此游戏的基本曲调以互助组成员们锄草期间水田里响起的水田农乐声(大锤调)、农业互助组向其他水田移动或行进时演奏的行军乐,以及七夕节Duremeogi(洗锄头)或正月初庭院祭(地神祭)时演奏的两击节拍、蝴蝶舞节拍、七采节拍等为主。此外,农乐开始和结束时演奏的问候和收尾曲调以仅存于世道农乐游戏的独特曲调而闻名。

此游戏并不需要独特的技巧或小把戏,只需笔挺站立,敲打简单淳朴的农乐即可,因此,又有“木桩农乐”之称。这与其他地区的互助组有着明显的区别,是反映东寺里互助组特有的共同劳动惯例的产物。也就是说互助组并不是每年由东寺里组织,而是在因天气持续干旱而无法锄草,突然天降大雨时才形成。换言之,降雨量充足时,以换工或雇短工的方式锄草,只有因旱情缓解而导致一时集中需要劳动力锄草时,才借助农业互助组,而组建互助组的那一年,人手充足的农户不论多少都会参与锄草。以前,每个村庄都远超100户人家,因此,互助组通常能动员超过200名的大规模人力参与。如此多的农夫同时作业,仅靠人的声音难以进行管理,于是互助组农乐就应运而生了。根据长者或工员的指示,总角大方挥动令旗发出信号,农乐队将看到的旗信号用水田农乐声、行军乐等及时传达给互助组成员,锄草方向和位置移动采用的就是这种沟通方式。由此可见,世道农乐游戏的形成与东寺里悠久的锄草传统联系密切,而这又为截然不同于其他地区的互助组农乐的孕育与传承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