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李昌植(李昌植)

江原道三陟地区于正月十五进行的祈愿共同体共同善的一种咒术、大同游戏。

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中使用的拔河绳因起支柱作用的主绳上所绑的分支绳看起来像蟹脚而得名。蟹形绳拔河游戏意为斗蟹形绳,因此,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亦称三陟斗蟹形绳。1662年(显宗3年),三陟府使许穆在此处修筑堤坝与水库的过程中,为节省劳力并降低难度,在全村参与下,很快就编织出了很多翻土所需的草绳,而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就起源于此。据传,沿海村庄府内面与山谷村落末谷面各自组队进行比赛,赢的一方将会迎来大丰收。但事实却是输的一方要负责修缮三陟邑城或五十川堤坝等艰苦劳役,因此,这两个村庄每年都举办异常激烈的比赛。

每年正月十日前后,末谷、府内通过民选方式推举出各自的总队长。被推举之人需兼具德望、财力、风度等,并且备受全村人崇仰。总队长要负责组建总部,选出一名副队长、4至5名小队长等干部,筹划并准备活动。相关策划人员一旦定下来,总队长便向他们所属的队伍下达指令,通知各村用“Sulbitong(捻绳的工具)”编织蟹形绳,于正月十五早晨到总部集合。接到通知的村子在里长的主导下,从每家每户收集稻草,并用Sulbitong捻出蟹形绳。蟹形绳的直径一般约为40~50㎝,长约为80~100㎝。正月十五早晨,各村村民将编好的蟹形绳扛到肩上,到总部(邑内四大广场)集合。这时,各邑面队长站到蟹形绳绳头——马头上。

村民们肩扛蟹形绳来到总部三陟邑五十川四大广场,总部队长们和邑内面的居民们热情相迎各自所属的小组。而队伍则在身穿表演服饰的农乐队带领下,伴随着行军乐演奏声行进。邑所在的村子会提前准备食物,每当所属队伍扛着蟹形绳到达时,都会拿出准备好的食物盛情款待。总队长上马后与副队长及小队长一起整肃衣冠,奏响农乐欢迎来自各地区的蟹形绳。而扛蟹形绳的地区居民与各自的队伍汇合,伴随农乐起舞,玩得不亦乐乎。

用稻草编绳的过程也能体现庆典属性。地区居民聚在一起尽情娱乐之时,在总部编绳场内,府内和末谷双方队伍各自在专业技术人员的带领下编制蟹形绳。蟹形绳编织技术与铁锨绳、船绳、网、草苫子等的编织手艺一脉相承,因此,需要找到拥有相关手艺者传承编织手艺。从雌、雄绳的马头捆扎至分支绳(侧绳)需要6至7小时。编完雌、雄绳就已过子夜,此时终可连接府内、末谷双方的雌雄绳,即将绳套相互顶在一起,并用簪木固定。这一过程约需30至60分钟。结绳时,双方交换两性话题、互骂调侃、淫词秽语、集体揶揄等,引发阵阵笑声。实际上,凌晨1点左右才举行拔河比赛。此时,圆月皎洁、松明火和灯笼闪烁,如此美景加上拔河比赛,场面蔚为壮观。

府内、末谷双方的总队长站在蟹形绳马头上进行指挥。总队长需要竭尽所能地采取各种战略,以确保自己队伍获胜。其中,主要战略取决于可以同时号令数千人的旗语等。后面的副队长接收总队长的信号后传达给各位小队长们。而站在绳索中间位置的小队长们再将信号传递给所有地区居民,使其按信号统一行动。这一过程中,采用多种旗语、锣鼓声、撒酒或压石、火把等各种方式进行传信。这也可谓是彰显地区居民凝聚力的集体表演。

Sulbitong的复原可推测蟹状绳拔河比赛的存在状态。Sulbitong是编织大规模蟹形绳的最重要机械,是用来拧绳或解绳的模具。据三陟地区的知情人士介绍,将细绳穿过机械的三个圆形孔口并打开机械,便能轻易顺溜地捻出蟹形绳,Sulbitong因此而得名。

捻绳过程通常称为“Sulbitong捻绳阶段”,此过程中还会吟唱《Sulbitong之歌》。其中一人领唱,其他拧绳之人和围观之人后唱其副歌部分“哎嗨,顺溜呦”。通过《Sulbitong之歌》可以了解蟹形绳拔河游戏的氛围。捻粗绳工作结束后,地区居民将完成的绳索扛于肩上,边反复吟唱“哎嗨唷”、“哎嗨唷”,边踩地神、环游四周。这虽然只是一种游行表演,但“哎嗨唷”、“哎嗨唷”却是充满愉悦之情的副歌或口号,表达对君主与神灵的感激与荣耀。从捻完粗绳到正月十五早晨将蟹形绳扛到拔河比赛场地之前,每个村子都会将绳索供奉在村里的神圣之地或城隍庙周围。

正月十五早晨,地区居民肩扛绳索聚集到总部五十川的四大广场。队伍最前面是村里的农乐队,后面是肩扛粗绳的地区居民,紧随其后行进的是其余的地区居民。因这庄严、热闹的光景,让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庆典氛围之中,不仅令人兴奋雀跃,而且还有想要参与其中的冲动。在拔河比赛场地,将末谷地区的粗绳置于编织雄绳的队伍一边,将府内地区的粗绳置于编织雌绳队伍的一边。然后将每个村子准备的大型雌雄绳合力连接成用于比赛的蟹形绳。

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

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李昌植(李昌植)

江原道三陟地区于正月十五进行的祈愿共同体共同善的一种咒术、大同游戏。

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中使用的拔河绳因起支柱作用的主绳上所绑的分支绳看起来像蟹脚而得名。蟹形绳拔河游戏意为斗蟹形绳,因此,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亦称三陟斗蟹形绳。1662年(显宗3年),三陟府使许穆在此处修筑堤坝与水库的过程中,为节省劳力并降低难度,在全村参与下,很快就编织出了很多翻土所需的草绳,而三陟蟹形绳拔河游戏就起源于此。据传,沿海村庄府内面与山谷村落末谷面各自组队进行比赛,赢的一方将会迎来大丰收。但事实却是输的一方要负责修缮三陟邑城或五十川堤坝等艰苦劳役,因此,这两个村庄每年都举办异常激烈的比赛。

每年正月十日前后,末谷、府内通过民选方式推举出各自的总队长。被推举之人需兼具德望、财力、风度等,并且备受全村人崇仰。总队长要负责组建总部,选出一名副队长、4至5名小队长等干部,筹划并准备活动。相关策划人员一旦定下来,总队长便向他们所属的队伍下达指令,通知各村用“Sulbitong(捻绳的工具)”编织蟹形绳,于正月十五早晨到总部集合。接到通知的村子在里长的主导下,从每家每户收集稻草,并用Sulbitong捻出蟹形绳。蟹形绳的直径一般约为40~50㎝,长约为80~100㎝。正月十五早晨,各村村民将编好的蟹形绳扛到肩上,到总部(邑内四大广场)集合。这时,各邑面队长站到蟹形绳绳头——马头上。

村民们肩扛蟹形绳来到总部三陟邑五十川四大广场,总部队长们和邑内面的居民们热情相迎各自所属的小组。而队伍则在身穿表演服饰的农乐队带领下,伴随着行军乐演奏声行进。邑所在的村子会提前准备食物,每当所属队伍扛着蟹形绳到达时,都会拿出准备好的食物盛情款待。总队长上马后与副队长及小队长一起整肃衣冠,奏响农乐欢迎来自各地区的蟹形绳。而扛蟹形绳的地区居民与各自的队伍汇合,伴随农乐起舞,玩得不亦乐乎。

用稻草编绳的过程也能体现庆典属性。地区居民聚在一起尽情娱乐之时,在总部编绳场内,府内和末谷双方队伍各自在专业技术人员的带领下编制蟹形绳。蟹形绳编织技术与铁锨绳、船绳、网、草苫子等的编织手艺一脉相承,因此,需要找到拥有相关手艺者传承编织手艺。从雌、雄绳的马头捆扎至分支绳(侧绳)需要6至7小时。编完雌、雄绳就已过子夜,此时终可连接府内、末谷双方的雌雄绳,即将绳套相互顶在一起,并用簪木固定。这一过程约需30至60分钟。结绳时,双方交换两性话题、互骂调侃、淫词秽语、集体揶揄等,引发阵阵笑声。实际上,凌晨1点左右才举行拔河比赛。此时,圆月皎洁、松明火和灯笼闪烁,如此美景加上拔河比赛,场面蔚为壮观。

府内、末谷双方的总队长站在蟹形绳马头上进行指挥。总队长需要竭尽所能地采取各种战略,以确保自己队伍获胜。其中,主要战略取决于可以同时号令数千人的旗语等。后面的副队长接收总队长的信号后传达给各位小队长们。而站在绳索中间位置的小队长们再将信号传递给所有地区居民,使其按信号统一行动。这一过程中,采用多种旗语、锣鼓声、撒酒或压石、火把等各种方式进行传信。这也可谓是彰显地区居民凝聚力的集体表演。

Sulbitong的复原可推测蟹状绳拔河比赛的存在状态。Sulbitong是编织大规模蟹形绳的最重要机械,是用来拧绳或解绳的模具。据三陟地区的知情人士介绍,将细绳穿过机械的三个圆形孔口并打开机械,便能轻易顺溜地捻出蟹形绳,Sulbitong因此而得名。

捻绳过程通常称为“Sulbitong捻绳阶段”,此过程中还会吟唱《Sulbitong之歌》。其中一人领唱,其他拧绳之人和围观之人后唱其副歌部分“哎嗨,顺溜呦”。通过《Sulbitong之歌》可以了解蟹形绳拔河游戏的氛围。捻粗绳工作结束后,地区居民将完成的绳索扛于肩上,边反复吟唱“哎嗨唷”、“哎嗨唷”,边踩地神、环游四周。这虽然只是一种游行表演,但“哎嗨唷”、“哎嗨唷”却是充满愉悦之情的副歌或口号,表达对君主与神灵的感激与荣耀。从捻完粗绳到正月十五早晨将蟹形绳扛到拔河比赛场地之前,每个村子都会将绳索供奉在村里的神圣之地或城隍庙周围。

正月十五早晨,地区居民肩扛绳索聚集到总部五十川的四大广场。队伍最前面是村里的农乐队,后面是肩扛粗绳的地区居民,紧随其后行进的是其余的地区居民。因这庄严、热闹的光景,让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庆典氛围之中,不仅令人兴奋雀跃,而且还有想要参与其中的冲动。在拔河比赛场地,将末谷地区的粗绳置于编织雄绳的队伍一边,将府内地区的粗绳置于编织雌绳队伍的一边。然后将每个村子准备的大型雌雄绳合力连接成用于比赛的蟹形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