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灵车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曺鼎鉉(曺鼎鉉)

于举行葬礼的前一天,在丧家抬空灵车预演葬礼过程的游戏。

空灵车游戏是为了顺利出殡,领唱人和杠夫们在出殡前夜提前齐聚,抬着空灵车练习配合的游戏。灵堂摆设完毕、成服祭结束后,丧家便早晚备宴,哭丧并接待吊丧者。葬礼有三日葬、五日葬和七日葬等,但近年来多以三日葬为主。葬礼前一天为“吊丧日”,前来吊唁者于此日焚香再拜,劝慰丧主。如为喜丧,则于前夜举行“大助兴”,即由杠夫们抬着空灵车,附和着《灵车调》玩乐。空灵车游戏多以村里青壮年男子为主进行,用的便是为在葬礼时搬运灵柩而备下的空灵车。游戏多在丧家的院子内或胡同中进行。

杠夫准备好后,待领唱人起唱,便齐喊号子起灵。杠夫们抬着空灵车在丧家院子里唱《灵车调》,丧家则以好酒好食相待。杠夫们一边就着下酒菜和串糕、红豆粥、鸡肉粥等喝酒,一边熬夜。期间要么用灵车载着或用肩膀托着女婿以索要酒食,要么由插科打诨的丧主好友出面,假做丧主、唱曲儿、说些不合时宜的怨词或反复吊丧,引丧主发笑。

若故去的人逾古稀耄耋之年、丧主在五十岁上下且家境富足,则村人可不拘仪礼,尽情玩乐。出殡前夜,杠夫们齐聚,抬起未放置灵柩的空灵车,喊号子,如真的出殡一般唱《灵车调》。据说大助兴便是为了表达“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拉扯大,你们怎么可以让我抱憾而去?”之意。大助兴时,丧主及其亲戚会郑重地邀请杠夫和村里的长者前来,甚至有“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都请”的说法。大助兴的助兴法由领唱人带领,唱到兴起时,也会抬着灵车手舞足蹈。听此唱声,比起有趣,会更让人觉得悲伤。所谓有趣就是为了衬托内心的悲伤,正因为如此,大助兴不仅仅惹人发笑,还加重渲染哀伤色彩,引发情绪共鸣。

也有些丧主,借大助兴炫耀财力。财薄者,想做而不能。因此有人说“大助兴是丧主的脸蛋和钱袋”。大助兴时,领唱人的说辞和抬灵时所唱的《灵车调》相同,灵车装饰也和实际出殡时相同,只没有放置灵柩。初时,领唱人在灵车下喊号,行过几轮,便爬上灵车继续。杠夫附和喊号时,照例手臂左右伸开,重复向上弯折再伸开的舞蹈动作。此时,丧主再拜、放钱后,站立于灵车旁。插科打诨的人不能抢夺丧主所穿丧服,便向邻居要来丧服,站在丧主旁边或者前面,假扮丧主,边说“唉——哟,冤枉哟,痛快哟!之类不合时宜的牢骚边哭,丧主听到这些后,便用拐杖把他推开。被推开的人则再次贴上来,嘴上说着“我来当这丧主吧”继续假扮丧主。更有顽皮者,像内丧主(故人女儿或儿媳)一样穿麻布裙,摇摇晃晃,假装哭,高声说怨词:“唉——哟,唉——哟/这也好那也好哟/总之死得好哟死得好”,好友们的怨词只惹得丧主无法在长辈面前装作听而不闻。这些好友时而给丧主劝酒、拉丧主出来跳舞,时而抢过拐杖和头巾,在灵堂内嬉闹翻跟斗,不断抱怨“唉哟嘞,憋死个人嘞,这么去了让我怎么活嘞?”,一方面弄哭丧主,一方面逗笑吊唁者。丧主念及父母过世,态度自然严肃,但杠夫和左邻右舍的吊唁者想到的是丧主日后的生活,故而以诙谐逗趣的方式,力图让丧主忘记死别之痛。可见,空灵车游戏处于葬礼中仪礼和反仪礼的相交地带。

空灵车游戏是在做抬灵车的体力劳动之前,热身准备的仪式,同时也是通过玩乐方式抚慰丧家的伤痛,鼓励丧家振作的方式。因为亲人故去,丧主以严肃、恭谨的态度对待仪礼。此时,杠夫和邻居们出于对丧主日后生活的关心,举行空灵车游戏,使得丧主不至于过分哀伤。除此以外,也可让杠夫们提前演练,配合默契。这也是全程使用实际灵车模仿出殡过程的原因。再者,也可检查新买的灵车零件或者组装是否完好。近年来,丧葬礼文化有诸多改变,大部分选择医院的殡仪馆或各种形态的专业殡仪馆,且火葬多于土葬,因而空灵车游戏很难在实际生活中看到。

空灵车游戏

空灵车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 民俗游戏

作者 曺鼎鉉(曺鼎鉉)

于举行葬礼的前一天,在丧家抬空灵车预演葬礼过程的游戏。

空灵车游戏是为了顺利出殡,领唱人和杠夫们在出殡前夜提前齐聚,抬着空灵车练习配合的游戏。灵堂摆设完毕、成服祭结束后,丧家便早晚备宴,哭丧并接待吊丧者。葬礼有三日葬、五日葬和七日葬等,但近年来多以三日葬为主。葬礼前一天为“吊丧日”,前来吊唁者于此日焚香再拜,劝慰丧主。如为喜丧,则于前夜举行“大助兴”,即由杠夫们抬着空灵车,附和着《灵车调》玩乐。空灵车游戏多以村里青壮年男子为主进行,用的便是为在葬礼时搬运灵柩而备下的空灵车。游戏多在丧家的院子内或胡同中进行。

杠夫准备好后,待领唱人起唱,便齐喊号子起灵。杠夫们抬着空灵车在丧家院子里唱《灵车调》,丧家则以好酒好食相待。杠夫们一边就着下酒菜和串糕、红豆粥、鸡肉粥等喝酒,一边熬夜。期间要么用灵车载着或用肩膀托着女婿以索要酒食,要么由插科打诨的丧主好友出面,假做丧主、唱曲儿、说些不合时宜的怨词或反复吊丧,引丧主发笑。

若故去的人逾古稀耄耋之年、丧主在五十岁上下且家境富足,则村人可不拘仪礼,尽情玩乐。出殡前夜,杠夫们齐聚,抬起未放置灵柩的空灵车,喊号子,如真的出殡一般唱《灵车调》。据说大助兴便是为了表达“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拉扯大,你们怎么可以让我抱憾而去?”之意。大助兴时,丧主及其亲戚会郑重地邀请杠夫和村里的长者前来,甚至有“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都请”的说法。大助兴的助兴法由领唱人带领,唱到兴起时,也会抬着灵车手舞足蹈。听此唱声,比起有趣,会更让人觉得悲伤。所谓有趣就是为了衬托内心的悲伤,正因为如此,大助兴不仅仅惹人发笑,还加重渲染哀伤色彩,引发情绪共鸣。

也有些丧主,借大助兴炫耀财力。财薄者,想做而不能。因此有人说“大助兴是丧主的脸蛋和钱袋”。大助兴时,领唱人的说辞和抬灵时所唱的《灵车调》相同,灵车装饰也和实际出殡时相同,只没有放置灵柩。初时,领唱人在灵车下喊号,行过几轮,便爬上灵车继续。杠夫附和喊号时,照例手臂左右伸开,重复向上弯折再伸开的舞蹈动作。此时,丧主再拜、放钱后,站立于灵车旁。插科打诨的人不能抢夺丧主所穿丧服,便向邻居要来丧服,站在丧主旁边或者前面,假扮丧主,边说“唉——哟,冤枉哟,痛快哟!之类不合时宜的牢骚边哭,丧主听到这些后,便用拐杖把他推开。被推开的人则再次贴上来,嘴上说着“我来当这丧主吧”继续假扮丧主。更有顽皮者,像内丧主(故人女儿或儿媳)一样穿麻布裙,摇摇晃晃,假装哭,高声说怨词:“唉——哟,唉——哟/这也好那也好哟/总之死得好哟死得好”,好友们的怨词只惹得丧主无法在长辈面前装作听而不闻。这些好友时而给丧主劝酒、拉丧主出来跳舞,时而抢过拐杖和头巾,在灵堂内嬉闹翻跟斗,不断抱怨“唉哟嘞,憋死个人嘞,这么去了让我怎么活嘞?”,一方面弄哭丧主,一方面逗笑吊唁者。丧主念及父母过世,态度自然严肃,但杠夫和左邻右舍的吊唁者想到的是丧主日后的生活,故而以诙谐逗趣的方式,力图让丧主忘记死别之痛。可见,空灵车游戏处于葬礼中仪礼和反仪礼的相交地带。

空灵车游戏是在做抬灵车的体力劳动之前,热身准备的仪式,同时也是通过玩乐方式抚慰丧家的伤痛,鼓励丧家振作的方式。因为亲人故去,丧主以严肃、恭谨的态度对待仪礼。此时,杠夫和邻居们出于对丧主日后生活的关心,举行空灵车游戏,使得丧主不至于过分哀伤。除此以外,也可让杠夫们提前演练,配合默契。这也是全程使用实际灵车模仿出殡过程的原因。再者,也可检查新买的灵车零件或者组装是否完好。近年来,丧葬礼文化有诸多改变,大部分选择医院的殡仪馆或各种形态的专业殡仪馆,且火葬多于土葬,因而空灵车游戏很难在实际生活中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