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回假面

河回假面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朴鎭泰(朴鎭泰)

河回村举行别神巫术时戴的假面。

河回村举行别神巫术时广大们戴在脸上的假面。

河回假面是用赤杨木做成,是韩国最古老的木制假面。看起来像狮子的朱机是动物假面,其余都是人的面孔。新娘假面可以看作是十七岁城隍女神的神体假面,它源于一个传说:假面制作者许道令拉上禁绳、沐浴斋戒专心制作假面时,爱慕许道令的十七岁姑娘偷看了许道令,她不知不觉中犯了禁忌,所以许道令受神惩罚当即吐血身亡,后来姑娘也随之而死,被供奉为城隍神。其余的人也随城隍女一行,所以原本像新娘假面一样是人形神假面,但是后来神圣性逐渐消失,所以可能被视为演艺型假面。

河回假面大体可分为①女性假面(新娘、妇女、老妪);②男性假面(两班、儒生、焦兰伊、伊昧、僧人、白丁);③动物假面(朱机)三种。

新娘假面在肉色脸上涂了粉,两腮涂了胭脂,额头点了痣,嘴唇也涂了红。鼻梁扁平、颧骨较宽、嘴巴紧闭,是显得生硬而紧张的年轻姑娘的形象。但是右眼闭合、左眼睁开的样子形象地表现出了姑娘对性的压抑和好奇的对立情绪。头上盘着的一字型髻鬟和两边垂落的长发也象征着强加于姑娘身上的压抑的性文化。

妇女假面在肉色脸上涂了粉,两腮涂了胭脂,额头点了痣,嘴唇也涂了红,是年轻女性的面孔。椭圆形清秀的脸上眼睛和嘴都是月牙状,嘴巴微张、面带笑容,与中间凸起的鼻梁显得非常和谐,表情妖艳且充满自信,展现出了成熟女性的肉感和魅力。而且头发像边际一样围着脸的上半部,盖住了鼻子,垂落到两腮下端,又重新向上翘起盘了发髻,看起来像犄角,象征性地表现出了诱惑男性的主动性。

老妪假面在黑红的脸上点了绿色斑点,眼睛是圆圆的孔做成环眼,眉间刻着深深的皱纹,小鼻子挺翘着。两腮、眼眶、嘴角刻着皱纹,尖尖的下巴上大张着嘴巴。是年老色衰、显得没福气的老太太形象,环眼、挺翘的鼻子和大张的嘴反而表现出了在贫穷生活和薄情世界饱经风霜、坚强生活的生命力。她并不是软弱顺从的老太太,而是贪得无厌、言行粗俗、性格粗暴的老妪形象。上述三个女性假面象征着三个年龄层的女性,这基于父权制社会的女性观,人们认为女性根本的能力和在家庭中的角色取决于生育子女。

而男性假面所代表的社会地位和角色与女性假面形成了对比。白丁是屠杀牲畜的贱民,僧人是宗教司祭。两班和儒生是士大夫,而焦兰伊是两班的奴婢,伊昧是下级官吏。“伊昧”又称“别采”,“别采”很有可能是高丽王朝时期官员“别坐”的讹传之音。伊昧的左腿有点瘸,很像左腿残疾的妖怪——魑魅,故得此名。

白丁假面的脸是朱黄色,眉间有瘤子,额头、眉间和两腮上有杂乱无章的皱纹,显得面目狰狞。加之眯缝眼和略带微笑的嘴反而像人们常说的“心眼儿多,白丁步”一样,显出了爱耍心眼、残忍的性格。而且眉间的瘤子、又宽又大的鼻翼和宽而有力的下巴表现出了白丁强大的力气。

僧假面的脸是朱红色,大瘤子在眉间凸起,睁着两只眯缝眼,人中和鼻尖向上翘起,嘴巴大张的笑容给人以狡猾的印象,与“装模作样,僧人步”的话一致。两班假面的脸是朱黄色,又粗又长的眉毛和月牙形眼睛呈柔和的曲线,大张着嘴破颜大笑的脸型整体上左右对称。鼻子是鹰钩鼻,大下巴给人以强烈的印象。

儒生假面在朱红色底面上涂了层褐色,鼻子是鹰钩鼻。眼睛是环眼,眼角向上翘,是凶狠而怒气冲天的表情。

焦兰伊假面像僧假面和儒生假面一样,在朱红色底面上涂了层褐色。两只眼睛是眼球外凸的环眼,眼圈周围涂白,显得眼睛更为凸出。鼻尖压得扁扁的,嘴角向左稍微翘起,是笑嘴或歪嘴,露着上下牙齿,下巴尖尖的。其雕刻方法不像其他男性假面那样写实,而是像动物假面朱机假面一样单纯化、样式化,还有人认为这是动物假面。

伊昧假面与两班假面、白丁假面同属一类,面部以朱黄色为底色。这与僧假面、儒生假面、焦兰伊假面为朱红色系形成对比。朱红色系给人以强烈的印象,是具有攻击性的人物,而朱黄色戏给人以温顺的印象,是具有包容性的人物。伊昧假面的眼睛是眯缝眼,眉毛也呈柔和的曲线,这一点和两班假面相似,但是鼻尖已掉落、下巴也遗失,这体现出了“未完成之美”。上述关于假面制作的传说也偏重于说明伊昧假面的缺损。伊昧按“一瘸一拐,伊昧步”等表演指南成为瘸腿扮演逗笑观众的傻瓜,是为了与有学问、身份高贵的士大夫形成对比,被塑造成了没有文化、愚蠢、缺心眼的下人形象。

动物假面是朱机假面,有雌朱机假面和雄朱机假面两个,共由三个部分组成。狮子的头,即有眼睛的上半部分在月牙形木板上画了眼睛,上面边缘部分插上野鸡毛用来表现鬃毛。鼻子和嘴巴外凸,用手操纵上颚和下颚可发出“哒哒”声,不像北青狮子戏的狮子那样用了写实的技法,而用的是形式化且象征性的技法。另外,通过上颚和下颚闭合的状态来区分雌雄,能完全重叠、嘴巴紧闭就是雄狮子,不能完全重叠、嘴巴微张就是母狮子。

河回假面的形态及形状反映了民众的生活和社会状况。河回假面根据性别、年龄、身份、性格分为脸色涂粉的肉色、黑红色、朱黄色、朱红色,在后代依然继承着假面的这种传统。从形态上分为左右对称型和左右不对称型两种。两班假面和儒生假面是左右对称型,而下人焦兰伊是歪嘴,左右不对称。但是随着民众意识的进步,这种安排出现逆转,下人马督的假面呈正常的对称型,两班的假面呈不正常的不对称型。

眼睛分为眯缝眼(新娘、妇女、两班、伊昧、僧人、白丁)和环眼(儒生、焦兰伊、老妪)两种,眯缝眼呈笑脸,环眼呈怒脸。身体上或社会上占上风或比较宽裕的强者呈眯缝眼,而占下风或怀有不满、反感的弱者呈环眼。这与其他地区以两眼圆瞪来表现怒脸、用金鱼眼来表现笑脸的假面形成了对比。

鼻子也体现出了与社会地位之间的关系,两班和儒生是鹰钩鼻、鼻梁较高,焦兰伊和伊昧的鼻梁塌陷。风骚而自由奔放的妇女鼻子挺翘,处于性压抑状态的新娘鼻梁塌陷。民众意识进步后,两班的鼻子变得有豁口不正常,而马督的鼻子变得正常而结实。

另外,河回的两班和儒生都是正常的嘴,身份低的焦兰伊是歪嘴,伊昧没有下巴。其他地区的两班是豁唇或歪嘴,马督的嘴是正常的嘴。再则,象征力量的瘤子在僧人和白丁的眉间,其他地区的假面中老僧、醉发、马督、墨僧等假面上也有瘤子,有着相似之处。

如上所述,与其他地区的民俗假面相比,可以看出河回假面反映了社会意识的变化与假面历史的相关性。值得一提的是,河回的有些男性假面(两班、儒生、僧人、白丁、伊昧)和其他地区一般的假面不同,是用切颚法来制作出来的,将下颚分离并用绳子连到上颚,随着仰头或低头使表情发生变化,在后代的假面中已失传。

河回假面

河回假面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朴鎭泰(朴鎭泰)

河回村举行别神巫术时戴的假面。

河回村举行别神巫术时广大们戴在脸上的假面。

河回假面是用赤杨木做成,是韩国最古老的木制假面。看起来像狮子的朱机是动物假面,其余都是人的面孔。新娘假面可以看作是十七岁城隍女神的神体假面,它源于一个传说:假面制作者许道令拉上禁绳、沐浴斋戒专心制作假面时,爱慕许道令的十七岁姑娘偷看了许道令,她不知不觉中犯了禁忌,所以许道令受神惩罚当即吐血身亡,后来姑娘也随之而死,被供奉为城隍神。其余的人也随城隍女一行,所以原本像新娘假面一样是人形神假面,但是后来神圣性逐渐消失,所以可能被视为演艺型假面。

河回假面大体可分为①女性假面(新娘、妇女、老妪);②男性假面(两班、儒生、焦兰伊、伊昧、僧人、白丁);③动物假面(朱机)三种。

新娘假面在肉色脸上涂了粉,两腮涂了胭脂,额头点了痣,嘴唇也涂了红。鼻梁扁平、颧骨较宽、嘴巴紧闭,是显得生硬而紧张的年轻姑娘的形象。但是右眼闭合、左眼睁开的样子形象地表现出了姑娘对性的压抑和好奇的对立情绪。头上盘着的一字型髻鬟和两边垂落的长发也象征着强加于姑娘身上的压抑的性文化。

妇女假面在肉色脸上涂了粉,两腮涂了胭脂,额头点了痣,嘴唇也涂了红,是年轻女性的面孔。椭圆形清秀的脸上眼睛和嘴都是月牙状,嘴巴微张、面带笑容,与中间凸起的鼻梁显得非常和谐,表情妖艳且充满自信,展现出了成熟女性的肉感和魅力。而且头发像边际一样围着脸的上半部,盖住了鼻子,垂落到两腮下端,又重新向上翘起盘了发髻,看起来像犄角,象征性地表现出了诱惑男性的主动性。

老妪假面在黑红的脸上点了绿色斑点,眼睛是圆圆的孔做成环眼,眉间刻着深深的皱纹,小鼻子挺翘着。两腮、眼眶、嘴角刻着皱纹,尖尖的下巴上大张着嘴巴。是年老色衰、显得没福气的老太太形象,环眼、挺翘的鼻子和大张的嘴反而表现出了在贫穷生活和薄情世界饱经风霜、坚强生活的生命力。她并不是软弱顺从的老太太,而是贪得无厌、言行粗俗、性格粗暴的老妪形象。上述三个女性假面象征着三个年龄层的女性,这基于父权制社会的女性观,人们认为女性根本的能力和在家庭中的角色取决于生育子女。

而男性假面所代表的社会地位和角色与女性假面形成了对比。白丁是屠杀牲畜的贱民,僧人是宗教司祭。两班和儒生是士大夫,而焦兰伊是两班的奴婢,伊昧是下级官吏。“伊昧”又称“别采”,“别采”很有可能是高丽王朝时期官员“别坐”的讹传之音。伊昧的左腿有点瘸,很像左腿残疾的妖怪——魑魅,故得此名。

白丁假面的脸是朱黄色,眉间有瘤子,额头、眉间和两腮上有杂乱无章的皱纹,显得面目狰狞。加之眯缝眼和略带微笑的嘴反而像人们常说的“心眼儿多,白丁步”一样,显出了爱耍心眼、残忍的性格。而且眉间的瘤子、又宽又大的鼻翼和宽而有力的下巴表现出了白丁强大的力气。

僧假面的脸是朱红色,大瘤子在眉间凸起,睁着两只眯缝眼,人中和鼻尖向上翘起,嘴巴大张的笑容给人以狡猾的印象,与“装模作样,僧人步”的话一致。两班假面的脸是朱黄色,又粗又长的眉毛和月牙形眼睛呈柔和的曲线,大张着嘴破颜大笑的脸型整体上左右对称。鼻子是鹰钩鼻,大下巴给人以强烈的印象。

儒生假面在朱红色底面上涂了层褐色,鼻子是鹰钩鼻。眼睛是环眼,眼角向上翘,是凶狠而怒气冲天的表情。

焦兰伊假面像僧假面和儒生假面一样,在朱红色底面上涂了层褐色。两只眼睛是眼球外凸的环眼,眼圈周围涂白,显得眼睛更为凸出。鼻尖压得扁扁的,嘴角向左稍微翘起,是笑嘴或歪嘴,露着上下牙齿,下巴尖尖的。其雕刻方法不像其他男性假面那样写实,而是像动物假面朱机假面一样单纯化、样式化,还有人认为这是动物假面。

伊昧假面与两班假面、白丁假面同属一类,面部以朱黄色为底色。这与僧假面、儒生假面、焦兰伊假面为朱红色系形成对比。朱红色系给人以强烈的印象,是具有攻击性的人物,而朱黄色戏给人以温顺的印象,是具有包容性的人物。伊昧假面的眼睛是眯缝眼,眉毛也呈柔和的曲线,这一点和两班假面相似,但是鼻尖已掉落、下巴也遗失,这体现出了“未完成之美”。上述关于假面制作的传说也偏重于说明伊昧假面的缺损。伊昧按“一瘸一拐,伊昧步”等表演指南成为瘸腿扮演逗笑观众的傻瓜,是为了与有学问、身份高贵的士大夫形成对比,被塑造成了没有文化、愚蠢、缺心眼的下人形象。

动物假面是朱机假面,有雌朱机假面和雄朱机假面两个,共由三个部分组成。狮子的头,即有眼睛的上半部分在月牙形木板上画了眼睛,上面边缘部分插上野鸡毛用来表现鬃毛。鼻子和嘴巴外凸,用手操纵上颚和下颚可发出“哒哒”声,不像北青狮子戏的狮子那样用了写实的技法,而用的是形式化且象征性的技法。另外,通过上颚和下颚闭合的状态来区分雌雄,能完全重叠、嘴巴紧闭就是雄狮子,不能完全重叠、嘴巴微张就是母狮子。

河回假面的形态及形状反映了民众的生活和社会状况。河回假面根据性别、年龄、身份、性格分为脸色涂粉的肉色、黑红色、朱黄色、朱红色,在后代依然继承着假面的这种传统。从形态上分为左右对称型和左右不对称型两种。两班假面和儒生假面是左右对称型,而下人焦兰伊是歪嘴,左右不对称。但是随着民众意识的进步,这种安排出现逆转,下人马督的假面呈正常的对称型,两班的假面呈不正常的不对称型。

眼睛分为眯缝眼(新娘、妇女、两班、伊昧、僧人、白丁)和环眼(儒生、焦兰伊、老妪)两种,眯缝眼呈笑脸,环眼呈怒脸。身体上或社会上占上风或比较宽裕的强者呈眯缝眼,而占下风或怀有不满、反感的弱者呈环眼。这与其他地区以两眼圆瞪来表现怒脸、用金鱼眼来表现笑脸的假面形成了对比。

鼻子也体现出了与社会地位之间的关系,两班和儒生是鹰钩鼻、鼻梁较高,焦兰伊和伊昧的鼻梁塌陷。风骚而自由奔放的妇女鼻子挺翘,处于性压抑状态的新娘鼻梁塌陷。民众意识进步后,两班的鼻子变得有豁口不正常,而马督的鼻子变得正常而结实。

另外,河回的两班和儒生都是正常的嘴,身份低的焦兰伊是歪嘴,伊昧没有下巴。其他地区的两班是豁唇或歪嘴,马督的嘴是正常的嘴。再则,象征力量的瘤子在僧人和白丁的眉间,其他地区的假面中老僧、醉发、马督、墨僧等假面上也有瘤子,有着相似之处。

如上所述,与其他地区的民俗假面相比,可以看出河回假面反映了社会意识的变化与假面历史的相关性。值得一提的是,河回的有些男性假面(两班、儒生、僧人、白丁、伊昧)和其他地区一般的假面不同,是用切颚法来制作出来的,将下颚分离并用绳子连到上颚,随着仰头或低头使表情发生变化,在后代的假面中已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