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假面戏

脚假面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許龍鎬(許龍鎬)

用手和脚操纵的木偶艺人和真人演员一起上台进行表演的传统艺术。

用手和脚操纵的木偶艺人和真人演员一起上台,以才谈为主进行表演的传统艺术。

脚假面戏又称为脚游戏、足面具、足假面、足舞、脚假面舞等。这些名称都源于在脚上套假面进行操纵的表演方式。脚假面戏从使用假面的特点来看,可视为假面剧。脚假面戏的名称亦是强调了面具,也就是假面,所以这也是一个根据。但是,与一般的假面剧相比有很多不同之处。虽然都用假面,但是和戴在脸上的其他假面剧不一样,是把面具戴在脚上,而且面具只是上场木偶的头部。因为有木偶登场,所以也可称为木偶剧。但是也不能说是单纯的木偶剧。男寺党戏班的傀儡戏当中只有木偶上场,但是这里还有真人也一起登场进行表演。再者,只有上半身的畸形木偶和正常的艺人一起登场,时而跳舞,时而互不相让、吵吵闹闹,这种表演形式与传统的才谈比较相似。

脚假面戏虽用假面却不同于假面剧,虽有木偶登场却有别于其他木偶剧,具有独特之处。脚假面戏和传统才谈展开的方式比较相似,都有两名人物互不相让地斗嘴,但脚假面戏的特点在于真人与木偶对决。木偶艺人用脚和手操纵的结构独特的木偶,以及自己可以说话和移动的真人同台演绎出互相斗嘴的独特场面,这种传统的表演方式就是脚假面戏。脚假面戏的独特之处从三个层面值得关注。那就是登场的演员和他们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所具有的独特性和价值,以及作为传统戏剧史所具有的意义,还有从表演方式层面上的独特性。

脚假面戏的首要价值在于登场的演员和他们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的独特性。着眼于真人和木偶同台表演的特点,就能确认脚假面戏的独特价值。脚假面戏中自己说话和做动作的真人与只有上半身的畸形木偶同台表演。木偶只能依靠幕后的脚假面艺人做出动作或说话。与此相反,真人演员可以自己做动作或说话。他们一起同台表演互相争吵的独特场面,这种传统表演就是脚假面戏。这些演员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更为有趣。自己不能说话也不能动的畸形木偶在表演中担任的角色是游客,被刻画为游览八道、有趣而充满活力的自由人。而自己能动还能说话的真人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是鱼行主人,被刻画为安于现状、循规蹈矩人物形象。演员的属性所体现的正常与不正常、有生命与没有生命、人与木偶等两项对立,以及表演中所体现的安定与流浪、正常与不正常、日常与庆典、束缚与自由、正轨与脱轨等二项对立也是相互矛盾而交叉的。与演员属性不符,看似是一种角色安排有误,这种矛盾的传统表演就是脚假面戏。虽然矛盾,但是其中蕴含着非凡的意义。脚假面戏可以说具有一种深刻的含义,超乎了表演形式。

脚假面戏值得关注的第二个价值可着眼于传统戏剧史的层面。两个演员在舞台上互不相让、吵吵闹闹的场面,构成了韩国的才谈传统。韩国的才谈传统从14到15世纪宫中表演的优戏,经过18到19世纪首尔市井的才谈演出,再到20世纪初期以脚假面戏为代表的朴春载才谈表演活动,一直延续到20世纪30年代单口相声和其后各媒体上的戏剧作品。这种才谈的演变过程中,以脚假面戏代表的朴春载才谈表演可以说为近代化巨变时期指明了才谈传统的发展方向做出了重要作用。仔细观察才谈演变过程中的脚假面戏,便可以知道你争我吵是构成才谈的传统。从以都目政事戏为代表的14到15世纪宫中优戏,经过18到19世纪市井才谈,脚假面戏继承了你争我吵式二人才谈传统,同时将这种才谈传统与20世纪30年代的对话相声进行了结合。

脚假面戏中值得关注的第三个价值在于表演方式上。用脚操纵木偶的方式充分地展现出了其独特性。脚假面艺人操纵半身木偶的方式非常特别。艺人坐在幕布后面,隔着幕布伸出的脚上套着假面,手里握着构成半身木偶手臂的竹竿。脚假面艺人通过脚和双手使半身木偶的面部和双臂动弹。可以说用全身来操纵木偶。脚假面艺人的这种操纵方式,尤其是用脚操纵的方式在其他传统表演中很难见到。

脚假面戏

脚假面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許龍鎬(許龍鎬)

用手和脚操纵的木偶艺人和真人演员一起上台进行表演的传统艺术。

用手和脚操纵的木偶艺人和真人演员一起上台,以才谈为主进行表演的传统艺术。

脚假面戏又称为脚游戏、足面具、足假面、足舞、脚假面舞等。这些名称都源于在脚上套假面进行操纵的表演方式。脚假面戏从使用假面的特点来看,可视为假面剧。脚假面戏的名称亦是强调了面具,也就是假面,所以这也是一个根据。但是,与一般的假面剧相比有很多不同之处。虽然都用假面,但是和戴在脸上的其他假面剧不一样,是把面具戴在脚上,而且面具只是上场木偶的头部。因为有木偶登场,所以也可称为木偶剧。但是也不能说是单纯的木偶剧。男寺党戏班的傀儡戏当中只有木偶上场,但是这里还有真人也一起登场进行表演。再者,只有上半身的畸形木偶和正常的艺人一起登场,时而跳舞,时而互不相让、吵吵闹闹,这种表演形式与传统的才谈比较相似。

脚假面戏虽用假面却不同于假面剧,虽有木偶登场却有别于其他木偶剧,具有独特之处。脚假面戏和传统才谈展开的方式比较相似,都有两名人物互不相让地斗嘴,但脚假面戏的特点在于真人与木偶对决。木偶艺人用脚和手操纵的结构独特的木偶,以及自己可以说话和移动的真人同台演绎出互相斗嘴的独特场面,这种传统的表演方式就是脚假面戏。脚假面戏的独特之处从三个层面值得关注。那就是登场的演员和他们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所具有的独特性和价值,以及作为传统戏剧史所具有的意义,还有从表演方式层面上的独特性。

脚假面戏的首要价值在于登场的演员和他们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的独特性。着眼于真人和木偶同台表演的特点,就能确认脚假面戏的独特价值。脚假面戏中自己说话和做动作的真人与只有上半身的畸形木偶同台表演。木偶只能依靠幕后的脚假面艺人做出动作或说话。与此相反,真人演员可以自己做动作或说话。他们一起同台表演互相争吵的独特场面,这种传统表演就是脚假面戏。这些演员在表演中扮演的角色更为有趣。自己不能说话也不能动的畸形木偶在表演中担任的角色是游客,被刻画为游览八道、有趣而充满活力的自由人。而自己能动还能说话的真人演员所扮演的角色是鱼行主人,被刻画为安于现状、循规蹈矩人物形象。演员的属性所体现的正常与不正常、有生命与没有生命、人与木偶等两项对立,以及表演中所体现的安定与流浪、正常与不正常、日常与庆典、束缚与自由、正轨与脱轨等二项对立也是相互矛盾而交叉的。与演员属性不符,看似是一种角色安排有误,这种矛盾的传统表演就是脚假面戏。虽然矛盾,但是其中蕴含着非凡的意义。脚假面戏可以说具有一种深刻的含义,超乎了表演形式。

脚假面戏值得关注的第二个价值可着眼于传统戏剧史的层面。两个演员在舞台上互不相让、吵吵闹闹的场面,构成了韩国的才谈传统。韩国的才谈传统从14到15世纪宫中表演的优戏,经过18到19世纪首尔市井的才谈演出,再到20世纪初期以脚假面戏为代表的朴春载才谈表演活动,一直延续到20世纪30年代单口相声和其后各媒体上的戏剧作品。这种才谈的演变过程中,以脚假面戏代表的朴春载才谈表演可以说为近代化巨变时期指明了才谈传统的发展方向做出了重要作用。仔细观察才谈演变过程中的脚假面戏,便可以知道你争我吵是构成才谈的传统。从以都目政事戏为代表的14到15世纪宫中优戏,经过18到19世纪市井才谈,脚假面戏继承了你争我吵式二人才谈传统,同时将这种才谈传统与20世纪30年代的对话相声进行了结合。

脚假面戏中值得关注的第三个价值在于表演方式上。用脚操纵木偶的方式充分地展现出了其独特性。脚假面艺人操纵半身木偶的方式非常特别。艺人坐在幕布后面,隔着幕布伸出的脚上套着假面,手里握着构成半身木偶手臂的竹竿。脚假面艺人通过脚和双手使半身木偶的面部和双臂动弹。可以说用全身来操纵木偶。脚假面艺人的这种操纵方式,尤其是用脚操纵的方式在其他传统表演中很难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