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目录

all : 1

李仁和

3 count

李仁和

3

机池市拔河游戏

为驱除蜈蚣状的地气带来的厄运,召集数万名市场商人用蜈蚣状的绳索进行的民俗游戏,将百余米长的雌绳与雄绳连接在一起制成蜈蚣状绳索,分成水上与水下组并决出胜负的游戏。 虽因无准确记载而无从得知机池市拔河游戏的起源,但根据邱子成所著的《与机池市拔河游戏有关的传说》以及崔文辉所著《忠南传说集》里“机池市拔河游戏篇”的记载可知,机池市因心怀恶意的千年蜈蚣恶鬼作怪而连遭祸事,因此每到闰年村民们便用蜈蚣状的拔河绳举行拔河游戏,脚踏蜈蚣的穴位,拉长蜈蚣腰部,以使蜈蚣无力可施。此外,1936年村山智顺在《朝鲜的乡土娱乐》堂津郡篇拔河章中写道:“机池市拔河游戏起源于拉绳索可避免得病的传说”。机池市拔河游戏与其他地区不同,主要在山脊或山顶等地区进行,目的在于避免遭受厄运。 拔河游戏起源于机池市场,最初是市场的商人(货郎)为驱除厄运,在山脊上的市场院子里玩儿的休闲游戏,但之后随着市场的繁荣发展,商人们将其与经商技巧相衔接,并变更举行地点。机池市拔河游戏被指定为文化遗产后,拔河的主体与目的也相应发生了变化,那就是将拔河绳看作龙,将拔河游戏诠释为祈求丰收的活动,地点也变更为兴尺洞前的麦田。之后,机池市拔河游戏得到全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白纸

民俗祭仪中供奉给神的供品,视作神体或烧纸时使用的白色纸张。 白纸象征整洁和净化,在祭仪中会经常用到。白纸还象征货币,用来祈愿交财运,还用作供奉神的供品。家庭祭拜城主,祖先,三神时,折叠白纸作为神体;有孩子出生时,将白纸夹在禁绳里,挂在大门处,以期用白纸的净化能力消除厄运。 举行洞祭时,还可将白纸同其他祭品摆放在祭案,或挂在祭堂内。此时的白纸可视为敬献给神的供品。此外,白纸还用于包裹或陈设祭品,或用作个人烧纸或大同烧纸。烧纸指燃烧纸张的行为,具有用火净化不净的含义,同时还承载着对神的祈愿,是神与人之间的媒介。 在巫俗仪式中,有巫师手持山纸,感应纸,物故纸等请神的祭程,这时使用白纸也是体现神圣性的代表性例子。山纸是请山神时使用的纸张,感应纸是请感应神时使用的纸张,物故纸是请上山夫人时,获得允许的纸张。这三种纸是首尔地区村庄巫祭中使用的代表性“神纸”。人们认为,神均以纸张作为指引下凡人间,可知纸的神圣性有多重要。明确的一点是,纸作为人们祈愿的工具,与仪礼相结合之后,成为了与神沟通的手段。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五色布

献给神的供品或被视为神体的红,绿,蓝,黄,白等五种颜色的布。 在民间信仰里,“五色布”可以用作献给守郎(音)的祭品,在举行“灵登告祀”(音)或祭拜“船守郎”时可以挂在竹子等用作旗子,在进行祛病巫祭等巫俗仪式的过程中还可用来擦拭患者身体。 五色布献守郎是在村里举办守郎祭或个人祭拜守郎等场合。人们用五色布裹住或将其挂在视为守郎的石堆或守郎树上,这被称作“给守郎穿衣”。 在江原道地区,举行“祭山仪式”时将五色布系在树上,这也被视为是给祖先穿衣服。祭拜船守郎时将五色布系在竹子并挂在船上,但举行告祀时将五色布同其他祭品一并供上。 另外,五色布还被制作成旗帜使用。举行灵登告祀时将五色布系在竹子并插在厨房一角。这叫做“灵登衣”,被视为是灵登婆婆的身体。 举行祛病巫祭时有驱逐杂神的环节,这时法师用神将刀裁剪五色布擦拭患者的身体。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 이전 1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