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目录

all : 1

金宗大

14 count

金宗大

14

瘤子老爷

故事讲述了心地善良的瘤子老爷因多怪比(音)摘去了瘤子,而心存不轨的瘤子老爷因多怪比又多了个瘤子。 有一个脖子上长着瘤子的老人上山砍柴,只顾着奋力砍柴,不知不觉天色已暗,下山路上看见一处空屋子,便进去过夜。夜里独自一人寂寞无聊,就唱起了歌,附近的多怪比闻声而来,都被老人的歌声深深打动,多怪比头目问道:“老人家,这么优美的声音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老人答道:“这是我脖子上的瘤子发出来的声音。”多怪比提出用财宝和老人的瘤子交换,接着就扔给老人财宝并摘走了瘤子。老人不但摘去了瘤子,还成了富翁。 邻居的瘤子老爷听说了这件事,故意找到那间空屋,等到天黑,也开始唱歌,多怪比果然闻声而来。多怪比头目又问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老人就说是瘤子发出的声音,多怪比头目一听便说:“之前也有个老人说了同样的谎话,果然你也在说谎。”说罢就在老人脖子的另一侧又粘上了一个瘤子。“想摘掉瘤子不成反又多长了一个”的谚语就是出自于此。 这则故事属于全世界“仿效故事”(仿效他人行为,带来相反结果—译注)形式中的一种,不足之处是没有明确地揭示出主人公的性格。一般的民间故事为了达到劝恶扬善教育目的,故事中的人物都善恶分明,特别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业神

掌管家中财务的神格。 “业神”停留于仓房或库房等隐秘之处,是带来财福的家神。亦称“业”,“业王”,“业位神”,民间通常将业与“守护者”,“家庭守护者”等一同称呼。业神的神体通常为用稻草或松树做成的草苫子,蟒蛇,黄鼠狼,癞蛤蟆等动物为业神附着的主要对象,与其他家神有所不同。尤其以蟒蛇业最为普遍,此外还有亥业,鼠业,人业。集中供奉“龙坛”的庆尚北道安东地区,将龙坛的龙视为业神。特别是将龙与蟒蛇等同视之,称为龙王业神。人们相信业神作为家庭的财务之神,常住在家中。以蟒蛇为例,人们认为其爬上顶棚生活,若见到蟒蛇则被认为是家破人亡的征兆。此时,人们会祈祷蟒蛇重新隐藏起来,通过焚烧头发发出腥膻气味,或熬白粥喂食蟒蛇。但因业神以自身的意志行动,若家中发生不好的事情,即使作出上述行为,业神也会离开该家庭。“人业”是跟随人左右,带来福气的业神之一。人业的形状因与人业所跟随之人相同,即使人业与人业跟随之人是两个不同的存在,也有可能将人业跟随之人认为是人业本身。 人们认为,若业神的对象现身或离开该家庭,该家庭将家破人亡,流传下来的与此相关的实录或传说中,尤其以与蟒蛇业相关的故事居多。均为业神蟒蛇离开后,家破人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多怪比巫祭

将灾祸和传染病归因于多怪比(音),为驱逐多怪比而举行仪礼。 根据祭仪方式的不同,“多怪比祭”又称为“多怪比告祀”。与村庄相关联,多怪比具有双重性。先是其负面性,认为多怪比是给村庄带来灾祸的主谋,是散播传染病的瘟神,所以是驱逐的对象。此时进行的巫祭目的是防止或驱逐祸害,以保护村庄的安全。从正面性来看,多怪比是掌管丰渔的神,是供奉的对象。西海岸和南海岸以及岛屿地区渔村中进行的多怪比告祀,尽管是祈盼丰渔的个人仪礼,但有时也作为村庄信仰堂祭或船告祀中的一部分来进行。 关于多怪比的仪礼,大部分都没有特别的神体,但有时也发现有特异形式的神体。在京畿道,阴历一月十六日,为防止灾祸,制作两个被称为“金佥知”的宅基神垛来行多怪比祭。 把多怪比当作瘟神的多怪比祭,由女人敲击器物或演奏风物,假装驱逐多怪比。她们走遍村里的各个角落和各家各户去驱逐多怪比,在村口或后山上进行告祀来结束仪礼。可见,多怪比祭的特点在于,传承的主体主要是女性,并且在自由奔放的气氛中进行。此外,使用的器物是像锅盖这样家里使用的多种金属道具。 在内陆村庄信仰中,多怪比是驱逐的对象,而在渔村,多怪比却是祈求丰渔的祈福对象。渔村还有这样的习俗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乌龟舞游戏

穿着用高粱叶子制成的形如乌龟的外皮,游走于整个村庄进行表演的一种中秋节游戏。 乌龟游戏是京畿道平泽、龙仁、利川、骊州和忠清道礼山、天安与阴城等汉江以南内陆地区在中秋节进行的游戏。据《朝鲜的乡土娱乐》记载,乌龟游戏是京畿道广州、忠清北道阴城、忠清南道礼山在元宵节时进行的游戏,但传播至大多数地区后,成为了中秋节的主要游戏之一。乌龟游戏比起论输赢的游戏,其娱乐性更强,因此多在中秋节进行。 该游戏首先要制作形如乌龟的外皮,中秋节前一周期间,人们要摘集村庄的高粱杆儿和高粱叶。高粱叶不仅用于装饰乌龟外皮,还用于制作带领乌龟走遍村庄的“拉龟爹”等人的服装。利川村民甚至担忧大量摘取高粱叶会导致高粱产量下降,由此可见,此游戏在当时是何等盛行。而忠清北道阴城地区,过去也会用干稻草或莞草代替高粱,但现在大部分地区都仅使用高粱叶。 乌龟外皮的制作方法是先用高粱杆儿打造龟壳框架,然后将高粱叶盖于其上。其外形为椭圆形,可容纳两名青少年,而京畿道乌山和骊州的乌龟则外形较大,可容纳四到五名青少年。头部和尾部另行制作并粘在龟壳上,由最前面的人和最后面的人进行操作。 过去,乌龟游戏主要是小孩子们玩儿的游戏,他们制作乌龟外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除三灾

三灾即指因水、火、风而发生的灾害,也指水肿、郁火、中风等疾病。新年开始后,赶上三灾的人为辟邪免灾会随身携带符箓或做一些咒术行为,这叫做“除三灾”。三灾根据十二地支计算,一般持续三年。第一年为邪气侵身年,叫“入三灾”;第二年叫“躺三灾”;第三年为邪气离身,叫“出三灾”。邪气侵身的第一年要特别小心。不过,赶上三灾不一定只有坏事,有时也会出现好事,这叫“福三灾”。 除三灾仪式大多在正月初、正月十四日、立春等日子举行。一般请巫师或到寺庙去念三灾经,或进行“除三灾巫祭”来辟邪除厄,然后取符箓回家。民间广为流传的方法是将赶上三灾的人的内衣烧掉,或将赶上三灾的人的姓名和八字写在纸上,再拿些钱一起放进稻草人的体内,然后扔到街上去,这种方法主要在岭南地区流行。另外,还有一种方法是将赶上三灾的人的衣服或指甲等象征物放进明太鱼肚里或稻草人体内一起焚烧或掩埋。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逐夜光鬼

逐夜光鬼是指在春节晚上为了驱赶从天而降偷走鞋子的夜光鬼,挂筛子、将头发燃烧后的灰烬撒于院落的风俗。 夜光鬼也被称为“夜游狂”、“夜光神”、“昂光意(音)”等。《东国岁时记》中记载如下:“俗说鬼名夜光,是夜降于人家,偏穿儿鞋足样合则辄穿去,鞋主不吉,故群儿畏之,皆藏鞋灭灯而宿。悬筛于厅壁,或阶庭间,谓以夜光神筛孔不尽,仍忘穿鞋,鸡鸣乃去。夜光未知何鬼而或药王之音转也,药王像丑可令怖儿耳。” 《岁时风谣》中记载,为了驱赶夜光鬼,会在院子里烧头发、洒灰烬。《海东竹枝》中将夜光鬼称为“夜光神”,也称为“昂光意”。据说夜光鬼不光大年初一会来,正月十五也会从天而降。通常情况下,人们在大年三十除夕夜要熬夜守岁,初一还要举行祭礼、岁拜,因疲惫不堪,稍一放松警惕,便进入梦乡,而夜光鬼此时会趁机将鞋偷走。 那么为什么要数为驱赶夜光鬼而挂的筛子的筛孔呢?对此,日本的民俗学家村山智顺解释说,是因为筛子的小孔看似眼睛。即筛子有着无数只眼睛,比夜光鬼更为可怕。正如同方相氏(驱鬼人之一—译注)用四只眼睛来赶走恶鬼一般。也就是说,夜光鬼非常好奇,长有数只眼睛的鬼神,到底会有什么超凡能力?因而会数小孔。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多怪比洑

给多怪比(音)煮红豆粥,换来洑(水库)的故事。坊间流传着有关高句丽恭愍王时期的武臣“马天牧”的传说,说是多怪比为了方便人们捕鱼,在蟾津江筑起了鱼栅。鱼栅是用木头挡住河流捕鱼的传统捕捞工具,多怪比们筑起鱼栅跟建造水库有类似的地方。 人们请求多怪比帮他们筑起洑,并表示将以红豆粥(或大豆)作为酬劳。多怪比们用一个晚上就筑起了洑,人们煮红豆粥表示感谢。多怪比们分着吃红豆粥,结果有一个多怪比没吃饱。多怪比边生气边从自己筑起的洑中故意抽掉了一块石头。即便如此,不管发多大的洪水,洑都没有塌下来,只是抽出石头的地方有细水潺潺流出。 煮红豆粥给多怪比有着非常重要的含义。冬至的时候,人们煮红豆粥,洒在围墙周围,驱逐杂鬼,这是一种辟邪行为,而多怪比们吃掉红豆粥,意味着它们俨然不是杂鬼。 有关洑的口传故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关于庆尚南道山清郡丹城面“将乃基洑”(音)和尚州市恭俭面支坪里“多怪比洑”的故事,这些故事还与地名传说有着密切关系。多怪比们筑起洑,表明它们与水有关;打捞洑里所有的鱼,并埋到地里,表明其拥有对付鱼的非凡能力。正因为多怪比具有上述属性,在西南海岸地区,架设捕渔箭或固定渔网捕鱼的渔民们,笃信多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唧唧唧唧咕咕

夫妻生活在一个单间里,因子女众多,两人为了和谐美满的性生活发明了暗号,后来被子女发现的民间故事。 生活在单间里的夫妻有五个子女,夫妻二人一直以来因隔着子女们睡觉,无法顺利享受性生活。丈夫实在是忍无可忍便与妻子约定,当自己“唧唧唧唧”叫着从左侧转过来时,妻子就以“咕咕”应答,并从右边转过来,与其同睡。一天,两人发出暗号开始各自打转,丈夫却不小心踩到了老幺,老幺啼哭起来,这时哥哥边斥责弟弟不要哭,边说自己也因为父母转到第十二圈而无法入睡。 “唧唧唧唧咕咕”是夫妻以模仿小鸡和鸡的叫声,欲进行性关系的暗号。也有不用这一类暗号,只是丈夫和妻子相互寻找,在房间来回打转的故事。这类故事并不侧重于故事讲述人对暗号的关注,而是强调搞笑场面,而事实上故事中最为重要的一幕在于,暗号是经夫妻双方同意才得以出现这一点上。 这则民间故事形象描述了当代民众不得不在单间房内与子女同住的贫穷现实。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端午符箓

端午符箓是为迎接端午和除厄使用的符箓,也被称为端午符、天中符箓或蚩尤符箓。端午那一天阳气至盛,人们相信当日使用符箓不仅能驱逐杂鬼,也能尽消家中灾祸。故端午时为了除厄,妇女到寺庙中请回符箓贴在家中房门或厨房墙壁上。端午时内医院(朝鲜时代的宫廷医药机构—译注)会制作醍醐汤与玉枢丹呈献给国王,用菖蒲根制成的菖蒲簪也是常用来抵制端午阳气的咒术行为。 《东国岁时记》中记录过观象监(朝鲜时代时掌管天文、地理、历法、气象等的机构—译注)曾用朱砂印制辟邪文,贴在宫中门楣。此外,从“卿士(朝鲜时代三政丞以外官吏的总称—译注)家亦贴之”可以看出,这一风俗在民间也广泛传播开来。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拜许愿岩

以岩石为神格,主要是祈愿得子的仪礼。 敬拜者认为,岩石不仅坚固,而且是兼具永固性和恒久性的存在,尤其是岩石不是简单的固体,而是具有坚韧的生产能力的存在,因此,基于岩石所具有的生命力和生产能力,将岩石神格化。 向岩石进行虔诚许愿的事例中,男根石占绝大多数。在一些地区,把男根石或女根石当作村庄信仰的守护神,这些岩石可分为村民共同敬拜和个人敬拜两种情形。 首先是男根石作为村庄信仰神体的情形,此时,人们定期在岩石前献上祭品来进行洞祭。个人向特定岩石进行虔诚许愿的情形,主要集中在“祈子信仰”中,此外还供奉为治病或祈福信仰对象。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霜降

霜降是在农历九月开始交节的二十四节气之一,意为初霜出现之时,介于寒露与立冬之间,为太阳到达黄经210度时,入气日为十月二十三日。在这一时期,白天秋高气爽,夜间气温却极低,故水蒸气凝结成霜,温度进一步下降,还会形成初冰。 霜降之时乃深秋之季,枫红全盛、菊花绽放。在这一时期,与重九日一样,畅饮菊花酒、赏秋的原因也与上述季节性现象密不可分。朝鲜时代在霜降时曾举行官方仪礼—纛祭。以农历来算,这一时期为秋收收尾之时,应做过冬准备。 在中国,古人把霜降至立冬的时期分为三候,五日为一候,阐述自然现象。如: 初候,豺乃祭兽;中候,草木黄落;末候,蜇虫咸俯。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与多怪比摔跤

路遇多怪比(音)后比试摔跤的民间故事。该故事在全国均有采录。 某人去市场,路过客栈,小酌之后,越过山头回家。未料路上杀出一只多怪比,挑衅地要比试摔跤。摔了一夜,胜负都未见分晓,直到凌晨,这个人才把多怪比摔倒。他用腰带把多怪比牢牢地困在树上后回家了。次日早晨,重新去那个地方一看,却发现到处散落着笤帚柄或连枷。 大部分故事中,摔倒多怪比后,都将其捆在树上。一般都发现多怪比是由笤帚或者连枷所变而成。还有的故事中,由于很难打赢多怪比,所以说多怪比缺一只脚。因为多怪比的汉字词是独脚鬼,意味着它缺一只脚,所以如果朝着没脚的方向摔的话,很容易获胜。 多怪比为了比试摔跤而出现,一方面这个出场目的很有意思,另一方面因为摔跤是朝鲜时代主要的民俗游戏,所以也证明了多怪比是土生土长的韩国形象。这类故事是人们创造的作品,蕴含了借助多怪比来凸显自身本领的意图。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多怪比妖精棍

善良的樵夫获得妖精棍后成为富翁,而坏心眼的樵夫则受到惩罚的故事。北韩的《朝鲜全史》记载,本故事在9世纪名声远扬,流传至大唐,是闻名遐迩的新罗故事。另李秉岐在《国文学全史》中提到,“兴夫传”是基于本故事加工而成。 善良的樵夫去伐木,银杏果滚到脚下,他拾起后打算先给爷爷奶奶,后来银杏果接二连三滚来,他想依次给父母、妻子、子女,最后一个给自己。伐木时,忽然下起雨,善良的樵夫便到窝棚下躲雨。躲着躲着竟睡着了。忽被一阵喧哗声吵醒,循声望去,原来是一群多怪比(音)聚在一起大吃大喝。多怪比每击一次妖精棍,便涌出丰盛的美酒美食。善良的樵夫看着看着,也感到饥肠辘辘,于是拿出一颗白天捡的银杏果,咬了一下,响声之大,竟把多怪比都吓走了。善良的樵夫拾了一根多怪比妖精棍,回来后成了富翁。这件事传到邻居坏心眼的樵夫耳里,他缠着善良的樵夫传授发财的秘密。善良的樵夫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他。坏心眼的樵夫听后也想成为富翁,他来到善良的樵夫所说之处。到了以后,银杏果接连滚来。坏心眼的樵夫一股脑地捡起,都想给自己留着,然后便去窝棚睡觉。夜幕降临后,多怪比蜂拥而至,摆好酒菜,开始吃喝玩乐。坏心眼的樵夫对着银杏果一口咬下去。多怪比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和多怪比较量猜谜

和多怪比(音)较量猜谜,赢了后得到多怪比的地或者它的帮助的故事。 主人公遇到多怪比。多怪比缠住他比试猜谜,说输的一方要答应赢的一方的要求,主人公答应了。多怪比先出题:“图们江的水有多少?”(一说,莲花池的水有多少瓢?)主人公答:“若有一个瓢能装下图们江的水,那么就是一瓢。”然后主人公出题,他坐着问(一说躺着):“我是要站起来,还是要坐着呢?”多怪比无以回答,只好认输,满足主人公的要求。 本民间故事用猜谜这个情节,意在通过愚问贤答的方式,表现主人公面对多怪比提问时,发挥四两拔千斤的智慧。孙兵使和多怪比争位子,以及无缘无故一定要和鳌城大监猜谜这两个故事,也同样旨在凸显主人公的智慧。结果,多怪比被刻画成慧眼能识小孩日后成大器的形象,而不是单纯的异类。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이전 1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