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目录

all : 1

曺鼎鉉

15 count

曺鼎鉉

15

花斗

利用象征十二个月的花草图牌进行的游戏。 一副花斗包括12类、48张牌,属于牌类游戏的一种。据推测,花斗是日本的纸牌游戏“花札”在朝鲜后期传入韩半岛之后形成的一种变形玩法。具体是何人第一次传播已无据可考,但普遍认为是对马岛的商人在往返于韩国做生意的过程中进行传播开的。花斗自传入韩国后,迅速传播,成为了今天最为常见的赌博方式之一。最初,其形态类似于日本花札,但因图案具有浓厚的日式色彩,所以自20世纪50年代起开始经历本土化改变。在这一过程中,版画减为四色板,材质从原来的纸质变为塑料,厚度也有所减少。单张牌大小一般为35x53厘米,厚约1毫米。颜色以红色居多,但也有其他各种颜色。 花斗的玩法各式各样,包括按月匹配图案的普通花斗(常规花斗)、先得600分者获胜的六百,以及三逢、比大小、跟、格斯托(go-stop)等各种形式。参与人数视玩法的不同,也从两名到十名不等。 其中,最普及的玩法是收集相同月份花斗牌的形式。视情况,拿到三短、三扎等有特别规则的牌,还可以加算分数。玩花斗时,所持有牌的分数固然重要,但玩家还需推算对方所持有的牌,并迅速做出反应,因此对智力和心理战术也有一定的要求。高手即使没有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恭愍王

高丽时代的改革君主,一生极为不幸,供奉于首尔宗庙和庆尚北道安东市,奉化郡等多个地区的人神。 “恭愍王”是高丽第31代王(1351~1374在位), 1341 年在其 12 岁时,去往元朝并滞留十年,1351 年继忠定王之后即位。恭愍王有效利用元明交替这一大陆政治局势的变动,为高丽的中兴尝试进行多种改革。但因 1365 年其王妃“鲁国大长公主”去世,恭愍王陷入哀伤,将所有国事交由辛旽,疏于朝政,结果被臣子所弑。恭愍王不仅在安东地区得到人们敬拜,在全国范围内也均以神被供奉。“恭愍王神”虽然是巫俗中信仰的王神之一,但其成为神的由来并不明确。似乎是因为击退元朝欲收复国境地区这一点和作为王却被臣子所杀的事实引起民众共鸣,日后被敬拜为神。恭愍王尤其在与村庄祭相关的祭祀中受到崇拜。最具代表性的事例可以列举首尔麻浦区东幕,庆尚北道奉化郡明湖面的清凉山山城村,安东市丰山邑水洞。此外,首尔市钟路区卧龙洞宗庙中也有恭愍王神堂。在传统社会中,将特定的历史人物作为共同体的神进行供奉的事例屡见不鲜。以安东为例,不仅恭愍王本身,就连他的母亲和夫人,儿子和儿媳,女儿和女婿等大部分家庭成员也被神化,从这点来看可谓是十分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世袭巫

因世代承袭巫师的身份而从巫的巫师。 “世袭巫”指汉江以南没有经历过降神仅凭学习巫俗技艺而从巫的巫师。 代表性的世袭巫包括:全罗道的“堂骨女巫”( 音),江原道和庆尚道的“别神巫祭”巫业组织,首尔京畿南部的“花郎觋”组织,济州岛“神房”组织等。他们通过父系和母系的血缘关系或继承丹骨派( 音) 来传承世袭巫的传统。 巫祭活动中的各个角色由世袭巫通过血缘关系继承,一般不另请乐师,各项工作主要由巫业组织内部成员做。这表明世袭巫精通和神沟通的所有歌舞乐剧。不过也并非所有世袭巫都没有经历过降神。东海岸大型巫祭巫业组织内就有很多巫女接受过降神或经历过和降神巫相似的体验。由此可知,通过学习技艺而从事巫祭的世袭巫传统,和经历过降神等与神沟通的祭司传统已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别神巫祭

每隔三年,五年或十年,向村庄守护神祈愿保佑村庄的平安和丰收的巫祭。 在海岸地区,又称为“丰渔祭”,而内陆地区又称为“别神祭”。内陆地区以安东河回别神祭,恩山别神祭,堤川吾峙别神祭等为代表,海岸地区以东海岸别神巫祭和南海岸别神巫祭等为代表。 河回村庄的别神巫祭是在庆尚北道安东市丰川面河回里守郎堂(音),于正月初一至十五,由庶民进行的别神巫祭。该巫祭以河回里丰山柳氏的同姓村庄,即朝鲜宣祖时代名臣柳成龙的村庄最为著名。平常祭又称为“洞祭”或“祭祀”,每五年或十年降下神托时进行别神巫祭。进行别神巫祭时,要举行假面戏,这时进行的河回别神巫祭假面戏,于1980 年被指定为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河回假面,则于1964 年被指定为国宝。 恩山别神祭是在忠清南道扶余郡恩山面恩山里举行的村庄共同祭仪,是由儒教式祭礼和巫祭相结合的复合形式的祭仪,它每年举行一次,每三年举行一次大祭,在正月或阴历二月举行,此时举行的祭礼称为别神祭。 堤川五峙别神祭,是忠清北道堤川市水山面五峙里传承至今的别神祭,于2001 年被指定为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是由山神祭和守郎祭组成的洞祭,山神祭是安静而严肃的儒教式祭祀,只有男人为主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百中游戏

在传统月圆节日之一的百中节前后进行的慰藉长工们的庆典游戏。 百中游戏是一种岁时风俗活动,结束一年的主要农耕活动后,以村为单位,从农历七月上旬或中旬中选定日期,一整天吃喝玩乐的岁时风俗。此时,大家一起淘井、清洁路面等进行共同劳动,然后家家户户拿出准备好的食物摆村宴,所有人一起分享美味佳肴。农历七月初,所有农夫们聚集在一起选定举行百中游戏的具体日期。定下日期后,会提前清洁村路、割草,百中节当天首先要淘干净村井里的泉水。然后在泉水前摆上祭品祭祀。淘井泉水时,因为水较深,所以需要用水罐不停地将水舀出,最后再由身上无邪气的人下到井里舀干净剩下的泉水。然后,由村里干净无污点之人优先汲取井水。百中节早晨,主人家里会早早地准备好酒、年糕、烤肉等各种食物,有时还会准备一套麻布汗衫。如果主人家境富裕或者农夫能干,那么主人还会准备丰盛的食物以示慰劳。待农夫们都集合到既定场所后,开始互相评价哪家准备的食物最丰盛。如果主人给准备的食物多,则这一家的农夫会觉得非常自豪、有底气。相反,食物少,则农夫容易意志消沉、无精打采,这时,主人家里再准备些食物送来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当天摆出来的食物多少反映了主人家的关心程度和农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空灵车游戏

于举行葬礼的前一天,在丧家抬空灵车预演葬礼过程的游戏。 空灵车游戏是为了顺利出殡,领唱人和杠夫们在出殡前夜提前齐聚,抬着空灵车练习配合的游戏。灵堂摆设完毕、成服祭结束后,丧家便早晚备宴,哭丧并接待吊丧者。葬礼有三日葬、五日葬和七日葬等,但近年来多以三日葬为主。葬礼前一天为“吊丧日”,前来吊唁者于此日焚香再拜,劝慰丧主。如为喜丧,则于前夜举行“大助兴”,即由杠夫们抬着空灵车,附和着《灵车调》玩乐。空灵车游戏多以村里青壮年男子为主进行,用的便是为在葬礼时搬运灵柩而备下的空灵车。游戏多在丧家的院子内或胡同中进行。 杠夫准备好后,待领唱人起唱,便齐喊号子起灵。杠夫们抬着空灵车在丧家院子里唱《灵车调》,丧家则以好酒好食相待。杠夫们一边就着下酒菜和串糕、红豆粥、鸡肉粥等喝酒,一边熬夜。期间要么用灵车载着或用肩膀托着女婿以索要酒食,要么由插科打诨的丧主好友出面,假做丧主、唱曲儿、说些不合时宜的怨词或反复吊丧,引丧主发笑。 若故去的人逾古稀耄耋之年、丧主在五十岁上下且家境富足,则村人可不拘仪礼,尽情玩乐。出殡前夜,杠夫们齐聚,抬起未放置灵柩的空灵车,喊号子,如真的出殡一般唱《灵车调》。据说大助兴便是为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斗钱

使用以各种图案或文字标示点数的纸片进行博弈的游戏。 这是男性传统室内游戏之一,要求玩家从标示有各种图案和文字的纸牌中抽牌,以牌面点数大小分胜负,具有赌博性质。朝鲜时期的文献将其记载为“斗钱”、“斗笺”、“投笺”等。因使用纸质材料制作而成,所以也称为“纸牌”。纸牌使用涂过油的厚纸制作而成,长10-20厘米,与指同宽,并以动物图案和文字在其中一面上标示点数。一副牌可能包括25张、40张、50张、60张、80张纸牌不等。通常40张一副较为常见。 起初,斗钱的投机性质并不强烈。数斗笺还曾为推崇文雅的贵族人士们所热衷。而且相比于赢钱多少,玩者更关心优劣胜负。也就是说数斗笺包括画有各种动物图案的本牌和相应将帅牌,按照一定规则决出优劣胜负。但渐渐地,游戏的赌博性开始取代最初的娱乐性,变得愈发不可收拾,朝鲜社会也随之出现变卖屋宅、土地和财产的严重不良风气,甚至有赌徒组建专门的赌博团伙。斗钱之所以能如此大范围传播,首先得益于货币的通用和流通。观朝鲜后期的风俗画就不难发现,但凡斗钱场所,均离不开铜钱串。1678年(肃宗四年)之后,朝廷赋予各道监营铸币权限,使得大量货币得以在市场流通。而货币经济的发展,间接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河回烟花庆典

庆尚北道安东丰川面河回里的人们于农历七月十六日(既望)举行的传统贵族游戏。 河回村传承下来的船游绳火庆典可推测为是贵族阶层的船游和佛教的初八日玩火游戏相结合的产物。这是一种将炭粉袋绑在高悬于空中的长绳上并点燃,观赏火花四溅之壮观的民俗游戏。另融入了放烟花、船游,以及莲火和船上诗会等丰富多彩的内容,称得上是兼具格调和韵致的贵族游戏文化精髓。庆典内容包括船游、绳火、落火和莲火等,尤以船游为主,其余均属锦上添花的附带活动。 船游绳火庆典以丰川面河回里的芙蓉台、万松亭和花川为背景举行。放绳火需投入大量经费并付出诸多心血,具体过程如下。首先,在桑树炭粉中混入外皮粉末后,加盐装袋。炭粉袋用窗户纸制作,长45厘米、直径2-3厘米,每5-6厘米处以粗绳扎紧。之后,在前半夜提前准备好的长草绳上,每隔4-5米绑定一袋。最后将草绳一端挂在芙蓉台山丘上的松树上,下端挂在万松亭的粗壮松树上。待万松亭一端的炭粉袋被点燃后,从芙蓉台一端慢慢拉拽草绳。按照这种方式在三四处做同样的准备。炭粉袋燃烧殆尽约需两三个小时。 等到农历七月十六日晚明月初上,六七名书生便乘渡船游于江上。这些书生都是河回本地身份显赫的学者和附近受邀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鼠火游戏

正月上子日为了驱赶包括老鼠在内的有害动物和灾祸,在田埂处放火或玩火的岁时游戏。 鼠火游戏是农民们为了预防虫灾、祈愿丰年,于正月上子日在田野放鼠火的民俗游戏。也有同时在农历正月十四或十五晚举行火把游戏和鼠火游戏的情况。此游戏寄托着农民们驱赶鬼怪、虔诚迎春的愿望。焚烧杂草也有助于消灭危及丰年的害虫卵,肥沃土壤,滋养新芽。 人们一般以正月十五点燃松枝堆为起点,在田埂处放火。放鼠火能够除掉越冬田鼠或飞蝗、害虫蛹,以及各种病毒和害虫卵寄生的杂草、老鼠洞和害虫栖息地,于农事有益。燃烧后的杂草是优质的农田肥料,可促进草木茂盛并保护田埂。此外,放鼠火还能驱赶田鼠,防止其传播病毒。久而久之这种习俗就衍生出了一种对抗型游戏,即“斗鼠火”。它是一种具有预祝丰年性质的民俗活动。农民们分组放火,相信火势大的一方在新一年能够免灾免患、大获丰收。因此,斗鼠火也可以说是一种间接占卜的行为,依托月亮与火的生命力,占卜新一年的丰歉好坏。于正月十五当天举行的对抗活动也称为“偏战”或“边战”,最初起源于简单的点鼠火习俗,在渐渐融入游戏因素演变为点鼠火游戏后,进一步发展成为了具有占卜性质的对抗形式。有时,也将鼠火游戏和野火游戏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投壶

向瓶中或罐中投掷红箭或青箭,以投中箭矢的数量分胜负的传统游戏。 投壶历史悠久,主要在宫廷内或贵族士大夫家中进行,其玩法甚至早在《礼记》中就已有提及。原本盛行于中国唐朝,但据推测,很早便传入韩国并传承了下来。另据高丽睿宗时期(1116年)的记载称,君王曾下令编撰附有插图说明的操典,用于恢复一度中断的投壶。可见,当时在位者有意恢复投壶这一传统游戏,并试图通过操典建立体系。到了朝鲜时期,投壶主要在宫廷宴会或高官们的耆老宴(孝敬老人的宴席)上出现,以助群兴。 投壶时,在宽敞大院的草地上或大厅下放置带耳壶罐,众人分为东西两队,站在十步以外投掷箭矢。投入罐内或插入罐耳的箭矢多的一方获胜。游戏结束后,舞姬起舞助兴。向壶罐内投掷时,箭应在距壶罐口上方五寸左右处向下直落,插入壶罐中或任一罐耳中。此时,投掷者须保持双肩均衡不倾侧。赢了称其为“贤”,输了则称其为“不胜”,然后再根据分数多少,进行“献杯”或“罚杯”等。投壶瓶的瓶口直径有5寸、4寸和2寸三种,瓶耳大小和种类亦有多种,箭分青箭和红箭两种。虽然游戏者不乏男性群体,但也有很多无法轻易外出的贵族妇女在家中进行此游戏。 朝鲜时期,投壶属于贵族游戏,主要盛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杂鬼杂神

在神的排名序列中,表示最低等级的神的术语。 被称为杂鬼,杂神,或将两者合在一起,称“杂鬼杂神”。其并非可实现人类愿望的正常的信仰对象,而是一不小心便会带来灾祸的存在。杂鬼杂神,顾名思义,所指代的不是单数的神,是对饱含怨恨而死的各类人的统称。举例而言,包括没有后代而死的无主孤魂,没有讨到老婆而死的未婚男鬼,身有残疾而死的鬼,生孩子时难产死去的鬼等。一般而言,杂鬼杂神被视为是负面的存在,在村庄祭仪中进行正式祭祀之前,普遍存在禁止杂鬼接近的拉禁绳和撒黄土。 祭仪的中心是供奉并酬享村庄的主神格或各种功能的神格。杂鬼杂神则在祭仪最后分得一点点食物。同时,在巫师进行的村庄巫祭中,这些杂鬼杂神的巫祭将在最后阶段的最后一场巫祭中以游艺的形式进行,强调了其游艺性。在正式进行祭仪之前杂鬼杂神虽然是负面的存在,但在村庄祭仪中并不具有积极的逐鬼仪礼,而是酬享具有控制杂鬼杂神能力的主神,在祭仪将要结束的最后阶段以哄逗的方式免除祸害。缘于此,在对村庄主神虔诚祈祷后,带着让杂鬼杂神吃完后赶紧离开之意,将摆放的祭品取下一小部分撒向周围,这种行为也叫做“高氏礼”,“献食”等。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巫祭祭案

举行巫祭时陈设的祭案。 根据神格的不同,“巫祭祭案”略有差异,但大体上是在一般祭案上额外摆放牛,猪等动物的头部或腿部,这是不同于一般祭案的特点。从巫祭祭案的种类和摆放方式中,可以窥见巫祭的特点和神格。另外,从祭品的摆放方式及数量,质量,还可以估量神在巫祭共同体中的排位。 巫祭的级别决定巫祭祭案的种类和摆放方式。第一种为简单的神语型个人巫祭的祭案。此时,通常摆放一碗水,干明太鱼,酒,三色水果等,整体上十分简单。 第二种为个人委托巫师举行利市巫祭,城主巫祭,祖先解冤巫祭等规模较小的巫祭时摆放的祭案,例如,举行利市巫祭时会摆上不净祭案,佛师祭案,本乡祭案,祖先祭案,内祭祭案,大监祭案,城主祭案,外祭祭案等。 第三种为别神巫祭,都堂巫祭等村落共同祭祀以及献酒巫祭,恶鬼塞南巫祭(音)等大规模巫祭的祭案。大型巫祭供奉众多神,因而参与人数多,祭案规模大,置办的食物也丰富。此时,一般会准备需要用心准备的高饤,龙糕,牛,猪等,而且为各神准备独立的祭案,因此规模之大,用心之多自不用说。例如,举行献酒巫祭时会摆上伥鬼祭案,感应祭案,内祭祭案,佛师祭案,都堂祭案,本乡祭案,大监婆婆祭案,祖先祭案,酒席大祭案,

韩国民俗信仰词典

有琴平原

庆尚北道庆州市及附近地区流传的“有琴平原”的故事。化身为龙的国王治水,有琴认出其是龙,在有琴的帮助下,龙得以升天。该故事大多采录于庆州地区,龟尾采录的故事中没有提到王的名字,但庆州地区采录的故事中却明确是金傅大王(敬顺王)。 庆州直到新罗金傅大王时期为止,有一半都是兄山江。因此只要下大雨,庆州便经常被淹。即使想穿山(兄弟山)打通水道,也因水位太高,很难施工。金傅大王觉得庆州是千年都邑地(首都—译注)之宝地,若不能在此建都将成为憾事。他说:“我死后,变成龙上天时,先搬走堵住水道的大山,疏通水道后再走。”不久金傅大王离世,变为大蟒蛇(伊木奇〔音,类似蟠螭—译注〕),趴在庆州的某个田里。人们不知这是龙,路过也视而不见,只有叫有琴的伶俐小孩看到蟒蛇后大喊:“龙神出来啦。”蟒蛇甩尾巴扫除了东海12 个岛后,正欲除去郁陵岛,孩子阻止它说:“郁陵岛为龙所有,请留下它。”扫除12 个岛的蟒蛇化身为龙,将兄弟山压平便升天而去。此后,为了纪念帮助王变成龙升天的有琴,将龙升天的平原称为“有琴平原”,分开的两座山则称为“兄山”和“弟山”。 “有琴平原故事”的主要母题是“国王成为龙”和“百姓认出国王(龙)”,虽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河回别神巫祭假面戏的来历

讲述了河回别神巫祭假面戏的起源,通过魑魅面具尚未制完的证据,提高偶然性的传说。河回别神巫祭假面戏是最悠久的假面戏,源自高丽中期,被指定为第69号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121号国宝九张河回假面至今保存完好。河回别神巫祭假面戏是村庄巫祭(别神巫祭)的一种,是典型的农村假面舞,属于守郎巫祭(音)谱系的假面戏,是理解韩国戏剧的重要资料。 从前有位许公子,在梦中村庄守护神给了他假面制作的启示。次日,他便沐浴斋戒,拉上禁绳,防止外人进入,全身心地开始制作假面。彼时有一女子非常倾慕许公子。该女子等待多日,依然未能见到许公子。 一日,她很想知道许公子在干什么,抱着看一眼就好的想法,在许公子的窗户上抠了一个洞,偷偷地看了一下。这违反了禁忌的戒律。进入神境的许公子当场吐血身亡,所以做的最后一个魑魅面具的下巴没有完成。后来该女子也郁郁而终。村民们为了慰藉女子的魂魄,将其敬奉为城隍神,每年为她祭祀。 庆尚北道安东市河回村流传着这样的传统,每隔十年,或有神托的那一年,在举行别神巫祭的同时进行假面戏。 从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五,与别神巫祭同时进行的假面戏一般指河回假面戏,依次上演下面几场戏:在守郎堂接受降神后,是舞童戏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鸡不三年狗不十年

大多是和俗语“鸡不三年狗不十年”相关的故事。 主人养了一只鸡。某日,鸡突然不见了。于是他出去找鸡,却发现鸡毛已经掉光,正在变成一条蛇。养鸡养久了,鸡会变成妖怪,所以鸡最多养三年。狗亦如此,养久了会识人心,若主人想把它抓起来吃掉,它会提前逃跑,或者咬主人,并殃及周遭,恩将仇报。 还有一句俗语叫“鸡不三年犬不五年”,将“狗不十年”变成“犬不五年”。也就是鸡最多养三年,狗最多养五年。传说中,鸡养三年,会变成蟒蛇;狗养五年,肯定会祸害主人。这个传说衍生出“犬不五年权不十年”的话,即狗最多养五年,权力几乎不可能掌控十年以上。 狗在韩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大多是人类的老朋友。但从“狗不十年”的故事中可以看出,人们认为狗也随时会暴露狂野秉性,故对这种家畜加以警戒。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이전 1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