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实笔峰农乐(任实笔峰农乐)

标题

임실필봉농악 ( 任实笔峰农乐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金憲宣(金憲宣)

在全罗北道任实郡笔峰里传承的农乐。

任实笔峰农乐之所以分类为湖南左道(全罗道东部地区)农乐,是因为其地理位置。仔细观察任实笔峰农乐就会发现,它从一个地方流传至今,虽然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但是大体上可以看到,它传承了湖南左道农乐传统。任实笔峰农乐以任实、淳昌、南原等地区(全罗左道)的人文地理、环境、传统为基础,但是生活文化却与湖南右道的井邑市山内面有着紧密的关系。由此可见,任实笔峰农乐融合了湖南左道地区和部分右道地区传统的要素。

任实笔峰农乐主要由击辈和杂色组成。还有龙旗、农旗、令旗等旗手以及喇叭、太平箫等乐手。传统乐手由小锣手4名,大锣手3名,长鼓手8名,鼓手2名,采象小鼓手4名,角盖小鼓手等4名组成。如今,随着农乐队人员增加,乐器组合有了变化,但没有正式规定。击辈当中主导农乐队的重要组合是小锣手,上钊敲打变奏节拍,副钊和三钊敲打原节拍。小锣手们敲打的节拍有特定的意义,在任实笔峰农乐中,其作用举足轻重。农乐队当中长鼓手的角色也很重要。

任实笔峰农乐的金属乐器,由方字鍮器制成,有一定的厚度且朴实无华,在全罗北道独有的铁匠铺铸造而成。但是现在能打出传统节拍的打击乐器几乎销声匿迹。尤其是,任实笔峰农乐的大锣具有余音缭绕、悠扬婉转之特征,但目前已失传。小鼓也像半堂鼓那样坚实,但它也没能适应时代的变迁而消失。

任实笔峰农乐的杂色由大炮手、倡夫、笊篱僧、两班、农佢、媳妇、花童组成。他们并不是被动的角色,反而在关键巫戏当中起着主导作用。大炮手在后戏表演中担当与上钊对抗的角色,体现了与上钊之间的对立面貌。农佢和上钊打扮几乎相同,但手里不拿小锣。任实笔峰农乐中还有两班、倡夫、笊篱僧等人出场,另外的特征就是有花童,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角色。

他们的服色特点如下。太平箫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或穿袍子。喇叭手也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旗手一共有四名,亦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小锣手穿白色裤褂,再套黑色半袖比甲,袖口接彩缎。后背有三色垂带,腰部围着蓝色带。头上戴软象帽,战笠尖顶上带振子(木制帽结),帽结上扎一个镝子(串珠饰品)。末端再系软羽毛。大锣手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着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长鼓手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着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鼓手的服饰颜色也与此相同。

农乐队出场时和进行门戏时他们的表演顺序值得关注。他们按令旗-龙旗-农旗-令旗-大炮手-两班-笊篱僧-媳妇-花童-倡夫-农佢-小锣-大锣-长鼓-鼓-小鼓等顺序出场,体现了逆进的面貌。这样的出场顺序证明了农乐具有军乐的性质。它们具有军乐的攻击性,所以上釗应走在前面,同时又证明了平时所具有的巫术性质,并非战时的作战性。这种表演方式与拥立特定国王的形态是一致的,因为他们采取了过去以退步进入潜邸的反正时期方式。这种表演具有祈求庄稼丰收和村落安宁的巫术性质,并非作战性质。

任实笔峰农乐的巫戏种类如下。笔峰村有年初敲打的‘踩院’、除夕敲打的‘埋戏’、正月初九敲打的‘堂山祭’、正月十五敲打的‘收糯米饭风物’、正月十五在过河石上敲打的‘过河石告祀戏’、去别的村落乞穷时敲打的‘乞穷戏’、夏季除草时敲打的‘互助戏’、进行农乐之前敲打的‘起戏’、在宽敞的院子等地方展示艺术本领的‘巫戏’等。

踩院是年初迎新年时,农乐队挨家挨户访问驱逐家里各个角落的厄运,祈求家人平安无事的巫戏。农乐队成员是村民,主要是互助队成员。踩院按照起戏-堂山戏-村泉戏-门戏-场戏-灶王戏-天龙戏-家庭泉戏-谷垛戏-宅神戏的顺序进行。在笔峰村,每年的最后一夜——除夕夜,为了驱逐村落的邪恶及开运招福而进行巫戏,这就是埋戏。埋戏的结构和踩院非常相似。

笔峰村有上堂山、下堂山,两个堂山。堂山是供奉村落守护神的神圣场所,称为上堂山,供奉着堂山婆婆,位于村落后面的山丘上。下堂山是供奉堂山公公的堂山,位于村口的山丘上,堂山树下有宽阔和平坦的地方,进行堂山祭时当做堂院使用。年初、年末,有重要的事情时都进行堂山祭。

收糯米饭风物也是正月十五进行的巫戏,村里的年轻人组成小锣1人、大锣1人、长鼓1人、小鼓2人和大炮手、花童、倡夫等半吊子(杂色)3~4人左右简单组成农乐队,穿着常服进行风物游戏,每到一家女主人会分一块糯米饭给农乐队。日后会用这些糯米饭酿酒,在乞穷戏结束后进行罢接礼时,村民们会一起分享。

过河石告祀戏的进行顺序如下。正月十五时先用禁绳缠绕过河石,敲打着路戏节拍到过河石上再尽情敲打过河石戏节拍,然后上钊即兴地祈求一年内保佑村民不从过河石上掉入河里或发大水时不被冲走,接着再敲打路戏节拍返回。

过去笔峰村在正月十五过后到邻村乞粒时进行巫戏,即乞穷戏(乞粒戏)。目的是去别的村落进行巫戏或者筹备用于村落公共事业的资金。乞穷戏一般在正月十六到月底之间进行,去别的村落进行巫戏表演,作为报酬会收取一些钱财回来。

通过互助戏和堂山祭、踩院,可以体验村落戏的共同体文化。夏季里,村里的壮丁们聚在一起劳动时进行互助戏。由小锣1人、大锣1人、长鼓1人简单组成,进行巫戏。洗锄和正月堂山祭、踩院一样,是村里年中最大的活动之一。

在任实笔峰农乐结构中产生的传统性,可以在前戏和后戏的展开过程中找到。前戏以节拍为主,进行过程具有一定的逻辑性。然而后戏依靠节拍,以游戏为主体现了歌舞乐戏的整体面貌,进行一系列具有咒术性意义的游戏。尤其是手搏打、靠背戏、捉贼戏,在形态上并非简单的巫戏,而具有一种军事游戏的面貌,体现了其他地方的军事戏或阵戏的性质。

任实笔峰农乐的第一个特点是,节拍从一采一直连到七采,并进行一定的阵普里及旋转表演。这在游宅和踩院过程中,遵循了继堂山戏之后的一定原理,充分体现了咒术性原理。第二个特点是,乐手们尽情敲打节拍并跳舞,一边跳舞一边演奏节拍的过程,充分体现了艺术原理。第三个特点是,在后戏中汇集了不同的表演方式,通过一系列的游戏同时体现了咒术性和艺术性。

任实笔峰农乐

任实笔峰农乐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金憲宣(金憲宣)

在全罗北道任实郡笔峰里传承的农乐。 任实笔峰农乐之所以分类为湖南左道(全罗道东部地区)农乐,是因为其地理位置。仔细观察任实笔峰农乐就会发现,它从一个地方流传至今,虽然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但是大体上可以看到,它传承了湖南左道农乐传统。任实笔峰农乐以任实、淳昌、南原等地区(全罗左道)的人文地理、环境、传统为基础,但是生活文化却与湖南右道的井邑市山内面有着紧密的关系。由此可见,任实笔峰农乐融合了湖南左道地区和部分右道地区传统的要素。 任实笔峰农乐主要由击辈和杂色组成。还有龙旗、农旗、令旗等旗手以及喇叭、太平箫等乐手。传统乐手由小锣手4名,大锣手3名,长鼓手8名,鼓手2名,采象小鼓手4名,角盖小鼓手等4名组成。如今,随着农乐队人员增加,乐器组合有了变化,但没有正式规定。击辈当中主导农乐队的重要组合是小锣手,上钊敲打变奏节拍,副钊和三钊敲打原节拍。小锣手们敲打的节拍有特定的意义,在任实笔峰农乐中,其作用举足轻重。农乐队当中长鼓手的角色也很重要。 任实笔峰农乐的金属乐器,由方字鍮器制成,有一定的厚度且朴实无华,在全罗北道独有的铁匠铺铸造而成。但是现在能打出传统节拍的打击乐器几乎销声匿迹。尤其是,任实笔峰农乐的大锣具有余音缭绕、悠扬婉转之特征,但目前已失传。小鼓也像半堂鼓那样坚实,但它也没能适应时代的变迁而消失。 任实笔峰农乐的杂色由大炮手、倡夫、笊篱僧、两班、农佢、媳妇、花童组成。他们并不是被动的角色,反而在关键巫戏当中起着主导作用。大炮手在后戏表演中担当与上钊对抗的角色,体现了与上钊之间的对立面貌。农佢和上钊打扮几乎相同,但手里不拿小锣。任实笔峰农乐中还有两班、倡夫、笊篱僧等人出场,另外的特征就是有花童,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角色。 他们的服色特点如下。太平箫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或穿袍子。喇叭手也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旗手一共有四名,亦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小锣手穿白色裤褂,再套黑色半袖比甲,袖口接彩缎。后背有三色垂带,腰部围着蓝色带。头上戴软象帽,战笠尖顶上带振子(木制帽结),帽结上扎一个镝子(串珠饰品)。末端再系软羽毛。大锣手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着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长鼓手穿白色裤褂、蓝色马甲,身上围着黄、红、蓝三色带,头上戴角盖帽。鼓手的服饰颜色也与此相同。 农乐队出场时和进行门戏时他们的表演顺序值得关注。他们按令旗-龙旗-农旗-令旗-大炮手-两班-笊篱僧-媳妇-花童-倡夫-农佢-小锣-大锣-长鼓-鼓-小鼓等顺序出场,体现了逆进的面貌。这样的出场顺序证明了农乐具有军乐的性质。它们具有军乐的攻击性,所以上釗应走在前面,同时又证明了平时所具有的巫术性质,并非战时的作战性。这种表演方式与拥立特定国王的形态是一致的,因为他们采取了过去以退步进入潜邸的反正时期方式。这种表演具有祈求庄稼丰收和村落安宁的巫术性质,并非作战性质。 任实笔峰农乐的巫戏种类如下。笔峰村有年初敲打的‘踩院’、除夕敲打的‘埋戏’、正月初九敲打的‘堂山祭’、正月十五敲打的‘收糯米饭风物’、正月十五在过河石上敲打的‘过河石告祀戏’、去别的村落乞穷时敲打的‘乞穷戏’、夏季除草时敲打的‘互助戏’、进行农乐之前敲打的‘起戏’、在宽敞的院子等地方展示艺术本领的‘巫戏’等。 踩院是年初迎新年时,农乐队挨家挨户访问驱逐家里各个角落的厄运,祈求家人平安无事的巫戏。农乐队成员是村民,主要是互助队成员。踩院按照起戏-堂山戏-村泉戏-门戏-场戏-灶王戏-天龙戏-家庭泉戏-谷垛戏-宅神戏的顺序进行。在笔峰村,每年的最后一夜——除夕夜,为了驱逐村落的邪恶及开运招福而进行巫戏,这就是埋戏。埋戏的结构和踩院非常相似。 笔峰村有上堂山、下堂山,两个堂山。堂山是供奉村落守护神的神圣场所,称为上堂山,供奉着堂山婆婆,位于村落后面的山丘上。下堂山是供奉堂山公公的堂山,位于村口的山丘上,堂山树下有宽阔和平坦的地方,进行堂山祭时当做堂院使用。年初、年末,有重要的事情时都进行堂山祭。 收糯米饭风物也是正月十五进行的巫戏,村里的年轻人组成小锣1人、大锣1人、长鼓1人、小鼓2人和大炮手、花童、倡夫等半吊子(杂色)3~4人左右简单组成农乐队,穿着常服进行风物游戏,每到一家女主人会分一块糯米饭给农乐队。日后会用这些糯米饭酿酒,在乞穷戏结束后进行罢接礼时,村民们会一起分享。 过河石告祀戏的进行顺序如下。正月十五时先用禁绳缠绕过河石,敲打着路戏节拍到过河石上再尽情敲打过河石戏节拍,然后上钊即兴地祈求一年内保佑村民不从过河石上掉入河里或发大水时不被冲走,接着再敲打路戏节拍返回。 过去笔峰村在正月十五过后到邻村乞粒时进行巫戏,即乞穷戏(乞粒戏)。目的是去别的村落进行巫戏或者筹备用于村落公共事业的资金。乞穷戏一般在正月十六到月底之间进行,去别的村落进行巫戏表演,作为报酬会收取一些钱财回来。 通过互助戏和堂山祭、踩院,可以体验村落戏的共同体文化。夏季里,村里的壮丁们聚在一起劳动时进行互助戏。由小锣1人、大锣1人、长鼓1人简单组成,进行巫戏。洗锄和正月堂山祭、踩院一样,是村里年中最大的活动之一。 在任实笔峰农乐结构中产生的传统性,可以在前戏和后戏的展开过程中找到。前戏以节拍为主,进行过程具有一定的逻辑性。然而后戏依靠节拍,以游戏为主体现了歌舞乐戏的整体面貌,进行一系列具有咒术性意义的游戏。尤其是手搏打、靠背戏、捉贼戏,在形态上并非简单的巫戏,而具有一种军事游戏的面貌,体现了其他地方的军事戏或阵戏的性质。 任实笔峰农乐的第一个特点是,节拍从一采一直连到七采,并进行一定的阵普里及旋转表演。这在游宅和踩院过程中,遵循了继堂山戏之后的一定原理,充分体现了咒术性原理。第二个特点是,乐手们尽情敲打节拍并跳舞,一边跳舞一边演奏节拍的过程,充分体现了艺术原理。第三个特点是,在后戏中汇集了不同的表演方式,通过一系列的游戏同时体现了咒术性和艺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