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光川农乐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朴惠英(朴惠英)
更新日期 2019-05-31

在庆尚北道金泉开宁面光川洞传承的农乐。

光川农乐于1984年12月被指定为庆尚北道非物质文化遗产第8号。光川是光川洞自然村落的名称,于阴历正月初六行洞祭(村民共同向守护村落的洞神祈愿的祭礼)并进行农乐表演。由于村落一带地势较低,洪水频发,所以为了脱离自然灾害祈求村落安宁而进行雨神祭,但是现在已经中断。

1949年举行8·15纪念活动农乐大赛时,光川村和白鹳谷被选为庆尚北道金泉代表队。据传,原本光川农乐受到了舞乙农乐的影响,由第五代上钊李楠勋形成了独立的光川农乐。实际上,占光川农乐系谱图开端的郑在镇、李群善等都出现在舞乙农乐的系谱图上。而且出现在舞乙农乐系谱图上的李南文和光川农乐的李南勋似乎是同一人。据传,南勋在舞乙学习农乐之后在光川落了户。第六代上钊金宏烨对光川农乐被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光川农乐的击辈由大锣、小锣、长鼓、大鼓、小鼓和杂色(士大夫、媳妇、枪手)组成。大鼓头上戴白色角盖帽,士大夫头上系写有‘士大夫’的头巾,手里拿扇子和烟斗。媳妇身穿白色上衣和黑色裙子,炮手脸上涂黑。还有令旗手和农旗手。旗手身穿白色上衣和裤子,再穿黑色马甲,围三色带。演奏小锣、长鼓和小鼓的乐器手头上戴战笠,鼓手头上戴用白花装饰的角盖帽。表演按路戏、灶房戏、斑竹戏、达德来基、燕风戏、呼呼戏、换工戏、巫戏、连山戏、采戏、阵戏、巫段等顺序进行。

光川农乐的巫戏由路戏、门戏、庭院戏、拌和戏(包围敌军再解除,攻击敌军再后退,形如和面,故得此名)、达德来基、永丰戏、呼呼戏、大雁戏、巫戏、采戏、阵戏、地神戏等组成。巫戏的整体表演顺序如下,入场戏和问候戏、退场戏等是参加大赛以后添加的巫段。

谷埋鬼戏是所有击辈跳着舞行进时敲打的节拍。光川村为了祈求安宁和平安,家家户户踩地神。谷埋鬼戏是祭拜村落守护神的巫术。谷埋鬼节拍是移动时敲打的节拍,村落之间或到田地在路上手舞足蹈,跳着舞敲打。

入场戏是光川农乐中开始巫戏之前所有击辈登场的过程。农乐队员都做庆尚道特有的充满活力、生龙活虎的动作。和着加紧快板的拍子屈膝迈步。上钊画着乙字阵前进,在换道的地方转两次燕风台,前面的人转圈以后紧接着在后面开始燕风台。后面的人在前面的人结束燕风台之前紧接着做燕风台。与前面的人保持一定间距比较重要,和着第一拍迈出右脚,就像军队行进一样迈步。

问候戏是向观众告诉行巫戏,问候致意的巫段。在排成圆阵的状态下,小锣手敲打信号节拍,所有击辈和着节拍敲打‘噔’,面向观众向右旋转90度。接着小锣手敲打信号节怕,再敲打‘噔’并致意。小锣手再次敲打信号节拍,就会敲打‘噔’,以原来的方向旋转。

门戏(咚咚哒)是农乐队员整理队伍,敲打咚=咚哒节拍,排成圆阵准备游戏的巫术。上钊发出两次驱厄声,让所有队员听到信号节拍,接着就像在战场上阵一样用力敲打着乐器跑出去。小锣手发出信号,在所有队员排好的圆阵内由上钊演奏燕风台节拍,和着节拍转燕风台6次左右,结束后表演两次坐像(一边转着象帽向左转并收住膝盖半坐, 然后再轻轻站起的动作)、半腾空旋转(将身体倾斜后慢慢旋转的动作)4次。

庭院戏是快节拍,农乐队员和着上钊和从钊的节拍进入训练。上钊和从钊相互移动训练所有队员。拌和戏是包围敌军解开,攻击再后退的表演。游戏表演动作有两种。按一个长短信号,单数号站到圆内,接着双数号站到圆外,以这种方式排成之字形。第二个方法是,紧紧围绕敌军,跳起时第一拍和第三拍,用右腿跳起时跳得更高,腿部更用力。和着拌和戏长短所有队员进入圆内。接着重新敲打两个长短所有队员走出圆外。上钊敲打信号节拍,与副钊调换位置,所有队员摆圆阵。和着上钊的信号,所有队员做半腾空旋转(365度腾空旋转身体,快速移至旁边)。换工是队长听报告,手下做报告的动作,也是队长对队员进行培训的游戏形式。

永丰戏意味着军事训练。小锣手在圆阵内游戏,然后走到队伍的前头,按上钊的信号时而前进时而反方向迈步,又回到原来位置。换工戏结束后换小锣节拍做燕风台,小鼓手和着节拍反复坐下又站起的动作。这时小锣演奏结束后只有鼓手和长鼓手尽情演奏,小锣手放下小锣两人结成一对互相拍手,或者手上拿着飘带跳大雁舞。

判安达德来基(金泉农乐中的小锣节拍之一)/说唱戏是换工戏结束后换小锣节拍做燕风台,小鼓手和着节拍反复坐下又站起的动作。这时小锣结束后只有鼓手和长鼓手尽情演奏,小锣手放下小锣两人结成一对互相拍手,或者手里抓着带子跳大雁舞。判安达德来基又称说唱戏,上钊和从钊和着说唱节拍敲打小锣,所有农乐手和着这个节拍尽情游戏,表示自己的乐器和工具没有问题。

大雁戏(杜鹃戏)中击辈横着跳,像大雁一样伸开双臂翩翩起舞。杜鹃戏中上钊和从钊交替敲打着节怕进入中央,旋转着身体进行游戏。像大雁一样伸开双臂和双腿横着跳舞。动作幅度大,比较豪放。两手抓着蓝色和黄色飘带,跳得高高的。

呼呼戏中上钊和击辈互相沟通,确认没有问题。上钊敲打着呼呼戏节拍叫一声“呼呼”,所有队员就会随声附和着喊“呼呼”,以表示没有问题。小锣手从大圆线上走到中央,敲打节拍。接着小锣手就会发出信号,敲打加紧快板返回原位。节拍结束后不再敲打乐器,一边前进一边喊“呼呼呼-”。

双胞胎戏中击辈画着圆圈游戏,然后和着上钊的信号两个人结成一对画着圆圈跳舞。

巫戏(采戏)是农乐手站成两排的戏场中,按小锣戏、鼓戏、长鼓戏、小鼓戏的顺序进行的游戏。上小锣手敲打采戏节拍,小鼓站成一排做小鼓戏,接着敲打鼓,几个小鼓手在中央翩翩起舞,和着快节拍进行手搏打(拍手)。

灵山达德来在光川阵戏中象征激烈的战斗场面。乐器和小鼓分成两派,摆成11字阵,互相反复推来推去。阵戏中上钊和从钊分成两派摆阵游戏,这体现了展开激战包围和歼灭敌人的过程。上钊解阵,所有击辈庆祝战争胜利,聚在一起欢快地跳舞。

上撒戏是游戏结束后以愉快的心情解散的过程,所有击辈和着慢长短跳舞。上钊领唱‘尔噜噜上撒地呀’,接着所有击辈接唱后返回。结束战斗之后尽情玩乐。然后和开始一样行礼,接着上钊和副钊各自分成乐器击辈和小鼓击辈两队,以11字队形退场。这时敲打行进节拍,入场之前站在入口再敲打灶房戏节拍。然后以达德来基和二采快速敲打着节拍收场。最后呐喊着将鼓锤扔到空中。

金陵光川农乐在起源上与雨神祭有一定关联,并传承为阵祭,上钊的谱系沿袭过程比较清楚,节拍铿锵有力。另外在表演上具有大鼓舞、大雁舞、手搏打等地域特色比较突出的特点。

金陵光川农乐

金陵光川农乐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朴惠英(朴惠英)
更新日期 2019-05-31

在庆尚北道金泉开宁面光川洞传承的农乐。 光川农乐于1984年12月被指定为庆尚北道非物质文化遗产第8号。光川是光川洞自然村落的名称,于阴历正月初六行洞祭(村民共同向守护村落的洞神祈愿的祭礼)并进行农乐表演。由于村落一带地势较低,洪水频发,所以为了脱离自然灾害祈求村落安宁而进行雨神祭,但是现在已经中断。 1949年举行8·15纪念活动农乐大赛时,光川村和白鹳谷被选为庆尚北道金泉代表队。据传,原本光川农乐受到了舞乙农乐的影响,由第五代上钊李楠勋形成了独立的光川农乐。实际上,占光川农乐系谱图开端的郑在镇、李群善等都出现在舞乙农乐的系谱图上。而且出现在舞乙农乐系谱图上的李南文和光川农乐的李南勋似乎是同一人。据传,南勋在舞乙学习农乐之后在光川落了户。第六代上钊金宏烨对光川农乐被指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光川农乐的击辈由大锣、小锣、长鼓、大鼓、小鼓和杂色(士大夫、媳妇、枪手)组成。大鼓头上戴白色角盖帽,士大夫头上系写有‘士大夫’的头巾,手里拿扇子和烟斗。媳妇身穿白色上衣和黑色裙子,炮手脸上涂黑。还有令旗手和农旗手。旗手身穿白色上衣和裤子,再穿黑色马甲,围三色带。演奏小锣、长鼓和小鼓的乐器手头上戴战笠,鼓手头上戴用白花装饰的角盖帽。表演按路戏、灶房戏、斑竹戏、达德来基、燕风戏、呼呼戏、换工戏、巫戏、连山戏、采戏、阵戏、巫段等顺序进行。 光川农乐的巫戏由路戏、门戏、庭院戏、拌和戏(包围敌军再解除,攻击敌军再后退,形如和面,故得此名)、达德来基、永丰戏、呼呼戏、大雁戏、巫戏、采戏、阵戏、地神戏等组成。巫戏的整体表演顺序如下,入场戏和问候戏、退场戏等是参加大赛以后添加的巫段。 谷埋鬼戏是所有击辈跳着舞行进时敲打的节拍。光川村为了祈求安宁和平安,家家户户踩地神。谷埋鬼戏是祭拜村落守护神的巫术。谷埋鬼节拍是移动时敲打的节拍,村落之间或到田地在路上手舞足蹈,跳着舞敲打。 入场戏是光川农乐中开始巫戏之前所有击辈登场的过程。农乐队员都做庆尚道特有的充满活力、生龙活虎的动作。和着加紧快板的拍子屈膝迈步。上钊画着乙字阵前进,在换道的地方转两次燕风台,前面的人转圈以后紧接着在后面开始燕风台。后面的人在前面的人结束燕风台之前紧接着做燕风台。与前面的人保持一定间距比较重要,和着第一拍迈出右脚,就像军队行进一样迈步。 问候戏是向观众告诉行巫戏,问候致意的巫段。在排成圆阵的状态下,小锣手敲打信号节拍,所有击辈和着节拍敲打‘噔’,面向观众向右旋转90度。接着小锣手敲打信号节怕,再敲打‘噔’并致意。小锣手再次敲打信号节拍,就会敲打‘噔’,以原来的方向旋转。 门戏(咚咚哒)是农乐队员整理队伍,敲打咚=咚哒节拍,排成圆阵准备游戏的巫术。上钊发出两次驱厄声,让所有队员听到信号节拍,接着就像在战场上阵一样用力敲打着乐器跑出去。小锣手发出信号,在所有队员排好的圆阵内由上钊演奏燕风台节拍,和着节拍转燕风台6次左右,结束后表演两次坐像(一边转着象帽向左转并收住膝盖半坐, 然后再轻轻站起的动作)、半腾空旋转(将身体倾斜后慢慢旋转的动作)4次。 庭院戏是快节拍,农乐队员和着上钊和从钊的节拍进入训练。上钊和从钊相互移动训练所有队员。拌和戏是包围敌军解开,攻击再后退的表演。游戏表演动作有两种。按一个长短信号,单数号站到圆内,接着双数号站到圆外,以这种方式排成之字形。第二个方法是,紧紧围绕敌军,跳起时第一拍和第三拍,用右腿跳起时跳得更高,腿部更用力。和着拌和戏长短所有队员进入圆内。接着重新敲打两个长短所有队员走出圆外。上钊敲打信号节拍,与副钊调换位置,所有队员摆圆阵。和着上钊的信号,所有队员做半腾空旋转(365度腾空旋转身体,快速移至旁边)。换工是队长听报告,手下做报告的动作,也是队长对队员进行培训的游戏形式。 永丰戏意味着军事训练。小锣手在圆阵内游戏,然后走到队伍的前头,按上钊的信号时而前进时而反方向迈步,又回到原来位置。换工戏结束后换小锣节拍做燕风台,小鼓手和着节拍反复坐下又站起的动作。这时小锣演奏结束后只有鼓手和长鼓手尽情演奏,小锣手放下小锣两人结成一对互相拍手,或者手上拿着飘带跳大雁舞。 判安达德来基(金泉农乐中的小锣节拍之一)/说唱戏是换工戏结束后换小锣节拍做燕风台,小鼓手和着节拍反复坐下又站起的动作。这时小锣结束后只有鼓手和长鼓手尽情演奏,小锣手放下小锣两人结成一对互相拍手,或者手里抓着带子跳大雁舞。判安达德来基又称说唱戏,上钊和从钊和着说唱节拍敲打小锣,所有农乐手和着这个节拍尽情游戏,表示自己的乐器和工具没有问题。 大雁戏(杜鹃戏)中击辈横着跳,像大雁一样伸开双臂翩翩起舞。杜鹃戏中上钊和从钊交替敲打着节怕进入中央,旋转着身体进行游戏。像大雁一样伸开双臂和双腿横着跳舞。动作幅度大,比较豪放。两手抓着蓝色和黄色飘带,跳得高高的。 呼呼戏中上钊和击辈互相沟通,确认没有问题。上钊敲打着呼呼戏节拍叫一声“呼呼”,所有队员就会随声附和着喊“呼呼”,以表示没有问题。小锣手从大圆线上走到中央,敲打节拍。接着小锣手就会发出信号,敲打加紧快板返回原位。节拍结束后不再敲打乐器,一边前进一边喊“呼呼呼-”。 双胞胎戏中击辈画着圆圈游戏,然后和着上钊的信号两个人结成一对画着圆圈跳舞。 巫戏(采戏)是农乐手站成两排的戏场中,按小锣戏、鼓戏、长鼓戏、小鼓戏的顺序进行的游戏。上小锣手敲打采戏节拍,小鼓站成一排做小鼓戏,接着敲打鼓,几个小鼓手在中央翩翩起舞,和着快节拍进行手搏打(拍手)。 灵山达德来在光川阵戏中象征激烈的战斗场面。乐器和小鼓分成两派,摆成11字阵,互相反复推来推去。阵戏中上钊和从钊分成两派摆阵游戏,这体现了展开激战包围和歼灭敌人的过程。上钊解阵,所有击辈庆祝战争胜利,聚在一起欢快地跳舞。 上撒戏是游戏结束后以愉快的心情解散的过程,所有击辈和着慢长短跳舞。上钊领唱‘尔噜噜上撒地呀’,接着所有击辈接唱后返回。结束战斗之后尽情玩乐。然后和开始一样行礼,接着上钊和副钊各自分成乐器击辈和小鼓击辈两队,以11字队形退场。这时敲打行进节拍,入场之前站在入口再敲打灶房戏节拍。然后以达德来基和二采快速敲打着节拍收场。最后呐喊着将鼓锤扔到空中。 金陵光川农乐在起源上与雨神祭有一定关联,并传承为阵祭,上钊的谱系沿袭过程比较清楚,节拍铿锵有力。另外在表演上具有大鼓舞、大雁舞、手搏打等地域特色比较突出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