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新娘(田螺新娘)

标题

우렁각시 ( 田螺新娘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金大琡(金大琡)

小伙子娶了田螺中出来的姑娘为妻,却因违反禁忌失去妻子的故事。在中国,很早便有关于祥瑞田螺的文献。田螺变为姑娘的故事以唐代传奇集《集异记》中的“邓元佐”和由陶潜(公元前365年~474年)编纂流传的《搜神后记》中的“螺女形”最具代表性。

从前乡下有一个穷苦的小伙子生活困难未能娶妻,和老母亲一起生活。一天,他在水田里边干活边说了句“种这些水稻能跟谁一起过日子呢?”这时传来“跟我一起过日子呗”的声音。他觉得奇怪又说了一次“种这些水稻能跟谁一起过日子呢?”,这时也又一次传来“跟我一起过日子呗”的声音。小伙子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只看到田边有个田螺,便捡回去放在家中衣柜深处。从那天起母子俩每天干完活儿回来,都有炒得香喷喷的野鸡肉和又软又糯的米饭摆上桌。小伙子觉得十分神奇,有一天,他装作出去干活的样子,悄悄躲起来偷看屋里的情况。只见从衣柜深处的田螺中突然出现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开始做饭。小伙子觉得太过神奇,赶紧跑进屋里紧紧抓住姑娘,让她跟自己一起生活。姑娘对他说时机还未到,让他再等待三天(三个月,三年)。但性情急躁的小伙子无法等待,不停央求姑娘,他们从那天起便成为夫妻生活在了一起。丈夫害怕有人会抢走他的新娘,完全禁止妻子外出。一天,妻子为在田间干活的丈夫做好了午饭,婆婆想吃锅巴便让儿媳顶着米饭给儿子送去。新娘在去找丈夫的路上,遇到国王出行,连忙让路躲进树林里,国王一看树林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觉得奇怪便让仆人去寻找树林里的发光之处,如果是朵花就摘回来,如果是泉水就舀些水回来,如果是个人就将其带回来。仆人到树林里一看,一个美人正放下饭筐瑟瑟发抖。仆人拉着她的胳膊要把她带走,新娘忙将银戒指摘下来求他放过自己,但最终还是被国王用轿子驮走了。丈夫去衙门寻找媳妇却没能将其带回,还含冤而死化为一只蓝鸟。被国王抓来的媳妇不吃不喝抗拒着国王,死后变成了一把篦子。

这个故事也有结局圆满的异文。被国王抓去的新娘始终不肯展露笑颜,他便应新娘的要求,举办了乞丐宴席,看到来找新娘的丈夫穿着鸟羽衣跳舞,她开心地笑了。国王觉得神奇,便要与丈夫换着穿衮龙袍和鸟羽衣。丈夫穿上衮龙袍后,新娘大喊着让他赶快到堂上去,国王被赶走,丈夫成为高官,与妻子幸福地生活下去。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所表达的母题为成年祭仪和女性受难。障碍主要以身份上的差异而设定,田螺新娘被描述为在天庭犯下罪行而下凡的仙女,女性被刻画为比男性具有更高的身份和更强的能力。不平凡的相遇和违背禁忌,使他们自己酿成了悲剧的结局;不幸的端倪从权力开始,并将女性描述成男性生活中的重要价值,是男人之间抢来抢去的对象。

田螺新娘

田螺新娘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民间故事

作者 金大琡(金大琡)

小伙子娶了田螺中出来的姑娘为妻,却因违反禁忌失去妻子的故事。在中国,很早便有关于祥瑞田螺的文献。田螺变为姑娘的故事以唐代传奇集《集异记》中的“邓元佐”和由陶潜(公元前365年~474年)编纂流传的《搜神后记》中的“螺女形”最具代表性。 从前乡下有一个穷苦的小伙子生活困难未能娶妻,和老母亲一起生活。一天,他在水田里边干活边说了句“种这些水稻能跟谁一起过日子呢?”这时传来“跟我一起过日子呗”的声音。他觉得奇怪又说了一次“种这些水稻能跟谁一起过日子呢?”,这时也又一次传来“跟我一起过日子呗”的声音。小伙子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只看到田边有个田螺,便捡回去放在家中衣柜深处。从那天起母子俩每天干完活儿回来,都有炒得香喷喷的野鸡肉和又软又糯的米饭摆上桌。小伙子觉得十分神奇,有一天,他装作出去干活的样子,悄悄躲起来偷看屋里的情况。只见从衣柜深处的田螺中突然出现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开始做饭。小伙子觉得太过神奇,赶紧跑进屋里紧紧抓住姑娘,让她跟自己一起生活。姑娘对他说时机还未到,让他再等待三天(三个月,三年)。但性情急躁的小伙子无法等待,不停央求姑娘,他们从那天起便成为夫妻生活在了一起。丈夫害怕有人会抢走他的新娘,完全禁止妻子外出。一天,妻子为在田间干活的丈夫做好了午饭,婆婆想吃锅巴便让儿媳顶着米饭给儿子送去。新娘在去找丈夫的路上,遇到国王出行,连忙让路躲进树林里,国王一看树林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觉得奇怪便让仆人去寻找树林里的发光之处,如果是朵花就摘回来,如果是泉水就舀些水回来,如果是个人就将其带回来。仆人到树林里一看,一个美人正放下饭筐瑟瑟发抖。仆人拉着她的胳膊要把她带走,新娘忙将银戒指摘下来求他放过自己,但最终还是被国王用轿子驮走了。丈夫去衙门寻找媳妇却没能将其带回,还含冤而死化为一只蓝鸟。被国王抓来的媳妇不吃不喝抗拒着国王,死后变成了一把篦子。 这个故事也有结局圆满的异文。被国王抓去的新娘始终不肯展露笑颜,他便应新娘的要求,举办了乞丐宴席,看到来找新娘的丈夫穿着鸟羽衣跳舞,她开心地笑了。国王觉得神奇,便要与丈夫换着穿衮龙袍和鸟羽衣。丈夫穿上衮龙袍后,新娘大喊着让他赶快到堂上去,国王被赶走,丈夫成为高官,与妻子幸福地生活下去。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所表达的母题为成年祭仪和女性受难。障碍主要以身份上的差异而设定,田螺新娘被描述为在天庭犯下罪行而下凡的仙女,女性被刻画为比男性具有更高的身份和更强的能力。不平凡的相遇和违背禁忌,使他们自己酿成了悲剧的结局;不幸的端倪从权力开始,并将女性描述成男性生活中的重要价值,是男人之间抢来抢去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