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塘(长者塘)

标题

장자못 ( 长者塘 , Jangjamot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某长者(这里指财主—译注)虐待前来化缘的得道僧人导致其宅基淹成池塘,儿媳因违背得道僧人定下的禁忌而变成石头的传说。

江原道某三代均为富家巨室的黄氏财主,对前来化缘的僧人极尽凶恶之能事,给僧人的褡裢里装满牛粪,让其挂在大门上。住持找上门去,长者竟唤住持“老和尚”,越发变本加厉。其长媳见此,觉得过意不去,遂求住持原谅,并背着公公施舍大米。住持对她说要想活命,就跟自己走,并叮嘱她千万不能回头。长媳背着孩子跟在住持后面走了一段路,忽然雷声大作,便回头看了一眼,当场她和背上的孩子化为岩石。此石至今尚存。黄氏财主的宅基变成了黄池,沉在水中的大梁迄今仍可看到。

该传说在全国广泛流传,除了江原道的太白山黄池之外,忠清北道堤川市茅山洞义林池和江原道江陵市云亭洞镜浦湖等也叫长者塘。堤川市义林池“长者塘传说”中,身怀六甲的儿媳随得道僧人而去,活了下来。镜浦湖的传说中,行善的不是儿媳,而是长者的仆人。另外还有一些异文,比如贵来里“长者塘传说”中,变成石头的儿媳被敬奉为守郎(音);宜宁郡正谷面赤谷的“长者塘传说”中,化为石头的儿媳被奉为祈子石。也有一些传说写到长者的家变成池塘后,长者变身蟒蛇生活在塘里。还有很多传说里,没有儿媳变成石头的内容,只有长者塘部分。该传说的异文里将风水地理知识作为惩恶的手段:遭吝啬长者虐待的僧人或仆人骗他说要授之赚大钱的秘诀,让其破坏鸿运穴。落入圈套的长者乖乖照做,结果人财两空。

故事惩罚长者时用了宅基沉陷这种非比寻常的方法,说明得道僧人是神或者具有神秘力量。长者和其儿媳虽各自象征了恶和善,代表的却都是最平凡的普罗大众。

故事悲剧收尾,连行善的儿媳都被得道僧人变成石头,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儿媳妇变成石头,使这个传说的主题不仅仅局限于惩恶扬善的道德观。故事中儿媳“回头”,也就是对禁忌的违反,被视做一种情理之中的极其普通的行为。对于儿媳变成石头,可解释为人类生活存在限制性,即,虽然向往超然的神的世界,但根本无法抵达那里;同时也体现了人类对神设的命运陷阱的失望和抗议。

另外,得道僧人定下的禁忌也被看做人类生活旧貌换新颜,或者告别过去走向未来的预言。以此看来,儿媳违反禁忌和变成石头是沉陷在过去这个陷阱不能自拔所致。

该传说的价值在于体现了韩国故事拥有的普世性。故事在流传过程中,形成丰富多样的异文,体现了民众对神的秩序和人类生存问题的多层面认识。

长者塘

长者塘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某长者(这里指财主—译注)虐待前来化缘的得道僧人导致其宅基淹成池塘,儿媳因违背得道僧人定下的禁忌而变成石头的传说。 江原道某三代均为富家巨室的黄氏财主,对前来化缘的僧人极尽凶恶之能事,给僧人的褡裢里装满牛粪,让其挂在大门上。住持找上门去,长者竟唤住持“老和尚”,越发变本加厉。其长媳见此,觉得过意不去,遂求住持原谅,并背着公公施舍大米。住持对她说要想活命,就跟自己走,并叮嘱她千万不能回头。长媳背着孩子跟在住持后面走了一段路,忽然雷声大作,便回头看了一眼,当场她和背上的孩子化为岩石。此石至今尚存。黄氏财主的宅基变成了黄池,沉在水中的大梁迄今仍可看到。 该传说在全国广泛流传,除了江原道的太白山黄池之外,忠清北道堤川市茅山洞义林池和江原道江陵市云亭洞镜浦湖等也叫长者塘。堤川市义林池“长者塘传说”中,身怀六甲的儿媳随得道僧人而去,活了下来。镜浦湖的传说中,行善的不是儿媳,而是长者的仆人。另外还有一些异文,比如贵来里“长者塘传说”中,变成石头的儿媳被敬奉为守郎(音);宜宁郡正谷面赤谷的“长者塘传说”中,化为石头的儿媳被奉为祈子石。也有一些传说写到长者的家变成池塘后,长者变身蟒蛇生活在塘里。还有很多传说里,没有儿媳变成石头的内容,只有长者塘部分。该传说的异文里将风水地理知识作为惩恶的手段:遭吝啬长者虐待的僧人或仆人骗他说要授之赚大钱的秘诀,让其破坏鸿运穴。落入圈套的长者乖乖照做,结果人财两空。 故事惩罚长者时用了宅基沉陷这种非比寻常的方法,说明得道僧人是神或者具有神秘力量。长者和其儿媳虽各自象征了恶和善,代表的却都是最平凡的普罗大众。 故事悲剧收尾,连行善的儿媳都被得道僧人变成石头,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儿媳妇变成石头,使这个传说的主题不仅仅局限于惩恶扬善的道德观。故事中儿媳“回头”,也就是对禁忌的违反,被视做一种情理之中的极其普通的行为。对于儿媳变成石头,可解释为人类生活存在限制性,即,虽然向往超然的神的世界,但根本无法抵达那里;同时也体现了人类对神设的命运陷阱的失望和抗议。 另外,得道僧人定下的禁忌也被看做人类生活旧貌换新颜,或者告别过去走向未来的预言。以此看来,儿媳违反禁忌和变成石头是沉陷在过去这个陷阱不能自拔所致。 该传说的价值在于体现了韩国故事拥有的普世性。故事在流传过程中,形成丰富多样的异文,体现了民众对神的秩序和人类生存问题的多层面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