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乌郎细乌女(延乌郎细乌女)

标题

연오랑세오녀 ( 延乌郎细乌女 , Yeonorangseonyeo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宋孝燮(宋孝燮)

本传说讲述了新罗人延乌郎和细乌女渡海去了日本,新罗的日月因此失去了光辉,用细乌送来的绸缎祭祀之后,日月才又重现光芒。本故事相传收录在11世纪左右编纂的故事集 《殊异传》 中,最早的文字记录资料是13世纪 《三国遗事·纪异》 中的内容。除此之外在15世纪编写的 《笔苑杂记》 中也有收录。

在新罗生活着延乌郎和细乌女夫妻,有一天延乌去海上做活,突然被一块礁石带着,随海浪漂到了日本。日本人见此大吃一惊并奉其为贵人,还让他当上了日本的王。细乌寻夫时在海边礁石上发现了丈夫的鞋,结果同样被那块礁石带到了日本。人们发现她之后就向延乌王禀报,结果细乌就成为了日本的王妃。后来新罗的日月失去了光辉,新罗的日官认为这是因为新罗日月的元气被延乌和细乌带到了日本,就派人去日本想带延乌和细乌夫妻回国,但延乌说自己被带到日本是天命,天命不可违,不能回去,让使臣带回了细乌所织的绸缎用于祭祀。新罗人按照延乌所说的办法祭祀之后,日月重现光辉。那绸缎被视为国宝,并将收纳绸缎的御库叫做“贵妃库”,将举行祭祀的地方叫做“迎日县”或“都祈野”。

与延乌郎细乌女故事形式类似的还有日本故事中的天日枪故事。这则故事收录在《日本书纪》和《古事记》等文献中。《日本书纪》中记载的故事是新罗的王子天日枪带来了包括羽太玉在内的七件宝物,在但马国被视为神物,天日枪后定居日本。《古事记》也记载了关于天日枪的故事,比《日本书纪》更具体,更具有神话的结构特征,在新罗的一个泥塘里,一名身份卑微的女子在睡午觉时,阴部在阳光照射下诞出红色的珠子,被一个身份卑贱的男子看见,百般央求女子才得到了那红色的珠子,却被新罗的王子天日枪抢走。后来红色的珠子化身为美丽的女子,王子娶女子为妻,但很快就开始冷淡亏待妻子。因此,妻子乘船到了日本,王子也想追随妻子到日本,却未能到达,而是留在但马国和其他女子成婚了。延乌郎细乌女的故事和这则故事有几处类似,比如天日枪的名字,和延乌细乌一样象征着太阳,两对夫妻都是渡海到达日本,并且都归化了日本等。

本故事在日月调整神话的特征、太阳神的移动情况、韩日交流关系的象征性等方面,都倍受关注并获得了深入研究。日本也有类似结构的故事,所以有些研究认为日本的太阳神和太阳女神分别是《三国遗事》中的延乌与细乌。这是证明韩日神话间存在着相互影响关系的假说。这种假说也适用于以太阳神或者日月神的移动情况为中心对故事进行分析的过程。基于此,有研究认为,这则故事象征性地记述了从新罗的迎日到日本的集体迁移与太阳神崇拜文化的传播过程。该研究还指出,祭祀场所“迎日县”的别称“都祈野”具有“日出”的含义,因此,在新罗人的迁移过程中,也传播了信奉太阳神的习俗。另外,延乌和细乌不仅具有神的意义,还担当了进行祭天仪式的主祭人,在此基础上,对祭天仪式实际开展的相关研究也在继续。用细乌织出的绸缎进行祭祀,这一点通过借喻的方式,展现出绸缎成为神物的过程,是产生宗教信仰物的事例之一。

本故事是有关古代韩日关系的故事,几乎绝无仅有,包含着两国交流的历史性脉络。日月神话有时具有创世神话的属性,延乌郎和细乌女故事就是通过创世神话的母题,象征性地表现出古代新罗和日本的交流这一具体历史脉络。

延乌郎细乌女

延乌郎细乌女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宋孝燮(宋孝燮)

本传说讲述了新罗人延乌郎和细乌女渡海去了日本,新罗的日月因此失去了光辉,用细乌送来的绸缎祭祀之后,日月才又重现光芒。本故事相传收录在11世纪左右编纂的故事集 《殊异传》 中,最早的文字记录资料是13世纪 《三国遗事·纪异》 中的内容。除此之外在15世纪编写的 《笔苑杂记》 中也有收录。 在新罗生活着延乌郎和细乌女夫妻,有一天延乌去海上做活,突然被一块礁石带着,随海浪漂到了日本。日本人见此大吃一惊并奉其为贵人,还让他当上了日本的王。细乌寻夫时在海边礁石上发现了丈夫的鞋,结果同样被那块礁石带到了日本。人们发现她之后就向延乌王禀报,结果细乌就成为了日本的王妃。后来新罗的日月失去了光辉,新罗的日官认为这是因为新罗日月的元气被延乌和细乌带到了日本,就派人去日本想带延乌和细乌夫妻回国,但延乌说自己被带到日本是天命,天命不可违,不能回去,让使臣带回了细乌所织的绸缎用于祭祀。新罗人按照延乌所说的办法祭祀之后,日月重现光辉。那绸缎被视为国宝,并将收纳绸缎的御库叫做“贵妃库”,将举行祭祀的地方叫做“迎日县”或“都祈野”。 与延乌郎细乌女故事形式类似的还有日本故事中的天日枪故事。这则故事收录在《日本书纪》和《古事记》等文献中。《日本书纪》中记载的故事是新罗的王子天日枪带来了包括羽太玉在内的七件宝物,在但马国被视为神物,天日枪后定居日本。《古事记》也记载了关于天日枪的故事,比《日本书纪》更具体,更具有神话的结构特征,在新罗的一个泥塘里,一名身份卑微的女子在睡午觉时,阴部在阳光照射下诞出红色的珠子,被一个身份卑贱的男子看见,百般央求女子才得到了那红色的珠子,却被新罗的王子天日枪抢走。后来红色的珠子化身为美丽的女子,王子娶女子为妻,但很快就开始冷淡亏待妻子。因此,妻子乘船到了日本,王子也想追随妻子到日本,却未能到达,而是留在但马国和其他女子成婚了。延乌郎细乌女的故事和这则故事有几处类似,比如天日枪的名字,和延乌细乌一样象征着太阳,两对夫妻都是渡海到达日本,并且都归化了日本等。 本故事在日月调整神话的特征、太阳神的移动情况、韩日交流关系的象征性等方面,都倍受关注并获得了深入研究。日本也有类似结构的故事,所以有些研究认为日本的太阳神和太阳女神分别是《三国遗事》中的延乌与细乌。这是证明韩日神话间存在着相互影响关系的假说。这种假说也适用于以太阳神或者日月神的移动情况为中心对故事进行分析的过程。基于此,有研究认为,这则故事象征性地记述了从新罗的迎日到日本的集体迁移与太阳神崇拜文化的传播过程。该研究还指出,祭祀场所“迎日县”的别称“都祈野”具有“日出”的含义,因此,在新罗人的迁移过程中,也传播了信奉太阳神的习俗。另外,延乌和细乌不仅具有神的意义,还担当了进行祭天仪式的主祭人,在此基础上,对祭天仪式实际开展的相关研究也在继续。用细乌织出的绸缎进行祭祀,这一点通过借喻的方式,展现出绸缎成为神物的过程,是产生宗教信仰物的事例之一。 本故事是有关古代韩日关系的故事,几乎绝无仅有,包含着两国交流的历史性脉络。日月神话有时具有创世神话的属性,延乌郎和细乌女故事就是通过创世神话的母题,象征性地表现出古代新罗和日本的交流这一具体历史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