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将才(娃娃将才)

标题

아기장수 ( 娃娃将才 , Agijangsu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关于出身寒门、因与生俱来的超凡能力而悲惨死去的“娃娃将才”的传说。本传说的形成年代无法确知。在《三国史记》中有关于腋下长着羽翼的将才的记载,在《朝鲜邑志·江陵古迹》中也出现了和娃娃将才传说类似的故事。同时,“娃娃将才”的母题往往和朝鲜时代的造反人物传说关联在一起,或直接包含了和朝鲜时代后期民乱相关的“真人出现说”。据推测,本传说最晚是在朝鲜中后期传播开的。

庆尚南道密阳市山外面龙山村的一户贫困农家生了个男孩。孩子母亲给人舂米回到家中,发现还没满月的孩子居然飞了起来,而且还浮在顶棚上。晚上孩子母亲告诉了自己的丈夫,丈夫说被官府知道了就会大祸临头,便决定杀了孩子。他们将孩子放进榨油机里,先压上了一块鹅卵石,又在上面放了一袋稻谷,但孩子却没死。压上两袋稻谷,榨油机嘣噔嘣噔地还在动。压上三袋稻谷后,榨油机才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最后孩子终于死了。孩子死后,村里的“龙岩”里飞出了龙马,在空中盘旋之后,掉入了一个叫做洑塘原的沼池里死了。时至今日,那块岩石上还留有血迹。

本故事在全国范围传播的过程中,衍生出多种异文。因为怕天赋异禀的孩子招来灾难,父母亲手杀害孩子,这一类型流传颇为广泛,但杀死孩子的方法各有不同。比如孩子因天赋神力,轻易不会被害死。孩子告诉灰心的父母,只有把自己腋下的翅膀去掉才会死。除此之外,娃娃将才藏身某处图谋造反,因母亲的失误或背叛,惨遭官兵杀害,这种类型也很常见。把娃娃将才“禹斗里”(音)之死归因于李成桂的异文,体现出朝鲜初期民众对易姓革命改朝换代的反感。还有因祖坟修建不当而生出娃娃将才的异文,甚至有将祖坟不当怪在儿媳身上的异文。也有异文中娃娃将才并未被害死,一直活到青壮年。

象征着非凡才能的翅膀和龙马,是说明孩子和“天” 有某种渊源的要素。出身平凡家庭的非凡孩子,常常被认为是民间出现逆贼的征兆。人们害怕祸及自己,所以要除掉天降的英雄。特别是有着至亲血缘关系的父母,亲手杀害孩子,这一情节更是将本传说的悲剧性推向了高潮。孩子被父母杀害,意味着这孩子在世上根本没有容身之处。此处,父母象征着普通民众。娃娃将才死亡之后,龙马出现并随之死亡的情节,充满着民众对娃娃将才之死的极度惋惜和反感。在死于官兵之手的异文中,娃娃将才潜在的可能性被现有统治势力所切断,更尖锐地传达出否定现实的意识和挫折感。然而,此异文中同样把娃娃将才死亡的根本原因归咎于其家人——作为至亲的母亲,传说的主题最终集中体现为民众对“容不下自身英雄”的自我反省,深刻而尖锐。

传说中的娃娃将才是具有救世主性质的一种存在,是民众对新社会、新秩序的期待和希望的产物。虽然娃娃将才是个悲剧收场、未能成事的英雄,但这一形象在朝鲜时代的造反人物传说中反复出现。从这一点来说,娃娃将才是“不死的英雄”。在部分异文中,娃娃将才并没有死,只是潜藏在某处而已,因此民众期待总有一天,娃娃将才会再次出现。这里面反映出民众古老的世界观,期盼让自己摆脱现世桎梏的新救世主能够出现。

娃娃将才

娃娃将才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传说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关于出身寒门、因与生俱来的超凡能力而悲惨死去的“娃娃将才”的传说。本传说的形成年代无法确知。在《三国史记》中有关于腋下长着羽翼的将才的记载,在《朝鲜邑志·江陵古迹》中也出现了和娃娃将才传说类似的故事。同时,“娃娃将才”的母题往往和朝鲜时代的造反人物传说关联在一起,或直接包含了和朝鲜时代后期民乱相关的“真人出现说”。据推测,本传说最晚是在朝鲜中后期传播开的。 庆尚南道密阳市山外面龙山村的一户贫困农家生了个男孩。孩子母亲给人舂米回到家中,发现还没满月的孩子居然飞了起来,而且还浮在顶棚上。晚上孩子母亲告诉了自己的丈夫,丈夫说被官府知道了就会大祸临头,便决定杀了孩子。他们将孩子放进榨油机里,先压上了一块鹅卵石,又在上面放了一袋稻谷,但孩子却没死。压上两袋稻谷,榨油机嘣噔嘣噔地还在动。压上三袋稻谷后,榨油机才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最后孩子终于死了。孩子死后,村里的“龙岩”里飞出了龙马,在空中盘旋之后,掉入了一个叫做洑塘原的沼池里死了。时至今日,那块岩石上还留有血迹。 本故事在全国范围传播的过程中,衍生出多种异文。因为怕天赋异禀的孩子招来灾难,父母亲手杀害孩子,这一类型流传颇为广泛,但杀死孩子的方法各有不同。比如孩子因天赋神力,轻易不会被害死。孩子告诉灰心的父母,只有把自己腋下的翅膀去掉才会死。除此之外,娃娃将才藏身某处图谋造反,因母亲的失误或背叛,惨遭官兵杀害,这种类型也很常见。把娃娃将才“禹斗里”(音)之死归因于李成桂的异文,体现出朝鲜初期民众对易姓革命改朝换代的反感。还有因祖坟修建不当而生出娃娃将才的异文,甚至有将祖坟不当怪在儿媳身上的异文。也有异文中娃娃将才并未被害死,一直活到青壮年。 象征着非凡才能的翅膀和龙马,是说明孩子和“天” 有某种渊源的要素。出身平凡家庭的非凡孩子,常常被认为是民间出现逆贼的征兆。人们害怕祸及自己,所以要除掉天降的英雄。特别是有着至亲血缘关系的父母,亲手杀害孩子,这一情节更是将本传说的悲剧性推向了高潮。孩子被父母杀害,意味着这孩子在世上根本没有容身之处。此处,父母象征着普通民众。娃娃将才死亡之后,龙马出现并随之死亡的情节,充满着民众对娃娃将才之死的极度惋惜和反感。在死于官兵之手的异文中,娃娃将才潜在的可能性被现有统治势力所切断,更尖锐地传达出否定现实的意识和挫折感。然而,此异文中同样把娃娃将才死亡的根本原因归咎于其家人——作为至亲的母亲,传说的主题最终集中体现为民众对“容不下自身英雄”的自我反省,深刻而尖锐。 传说中的娃娃将才是具有救世主性质的一种存在,是民众对新社会、新秩序的期待和希望的产物。虽然娃娃将才是个悲剧收场、未能成事的英雄,但这一形象在朝鲜时代的造反人物传说中反复出现。从这一点来说,娃娃将才是“不死的英雄”。在部分异文中,娃娃将才并没有死,只是潜藏在某处而已,因此民众期待总有一天,娃娃将才会再次出现。这里面反映出民众古老的世界观,期盼让自己摆脱现世桎梏的新救世主能够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