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俗神话(巫俗神话)

标题

무속신화 ( 巫俗神话 , Musoksinhwa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李秀子(李秀子)

在巫俗仪礼巫祭中,由巫师口诵的神话,也就是指本解。巫俗神话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代的巫俗祭典。像扶余的迎鼓、高句丽的东盟、濊的儛天这些古代祭天仪式,或者檀君祭、东明祭、赫居世祭这种国祖祭,都可看做是古代巫俗祭典。

巫俗神话是关于巫俗中受到崇拜的神的故事,因其具有叙事性结构,所以可称为叙事巫歌,又因巫师在听众面前唱出故事情节,所以它又属于口碑叙事诗范畴。虽然从其起源来说,巫俗神话是与祭仪有关的咒术性故事,但离开了祭仪现场,它只是一种有趣而简单的故事而已。

作为该神话存在根基的巫俗仪礼的原始形式,是由十二祭程构成的“大型巫祭”。人们相信有创造了这个世界并掌管人间事物的无数的神,通过祭仪来祈愿人们平安生子及成长、长寿、从阴间再生及永生、畜牧昌盛、农业丰收、家庭及村落的安全等。在大型巫祭的各祭程中,都有相关神的神话,即本解的口诵。本解可分为一般本解、堂本解、祖先本解等,特别是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口诵的一般本解,可算是韩国巫俗神话中最古老、最原始的神话。

关于各地区守护神堂神的本解,外加关于各集团祖先神的神话,两者包括在内目前在韩国收录的巫俗神话可达数百个之多。以大型巫祭十二祭程模式为基准,依据不同主题,可对巫俗神话资料作出如下介绍。①创世神话体系:山川都邑诵(包括天地王本解)、日月戏巫歌、世源巫祭、创世歌甑子本解等。②孩子出生及疾病神体系:婆婆本解、玛努拉本解(音)、痘巫祭、痘神巫祭等。③创造巫法及巫祖神体系:初公本解(全国帝释本解系统神话:世尊巫祭、三胞胎解、帝释本解)、供时解等。④西天花田花监官体系:二公本解、神仙世天请拜。⑤命运或前生神体系:三公本解袁天纲本解。⑥阴间或死亡相关体系:放光诵、姜林差使本解地藏本解、黄泉魂曲、钵里公主(音)系统神话。⑦防厄法创造神或长寿神系统:冥官本解(四万本解)、长者解等。⑧农耕祈愿及畜牧神体系:世经本解(咸镜道的秋阳台梁山伯)。⑨丰农神或富神体系:七星本解、买路钱解。⑩家之类的空间、城主神体系:门前本解、城主本家、成造神歌。⑪守护村庄之类地区空间的本乡堂神体系:首尔都堂巫祭及府君堂神话、全国各地堂神话、济州岛各种本乡堂本解等。⑫祖先神体系:建国始祖神话、济州岛三姓神话军雄本解系统的神话、姓氏始祖神话、济州岛各种日月祖先本解等。⑬其他:沈清巫祭、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音)、淑英郎莺莲郎神歌、忠烈巫祭等。

特别在创世神话中,天父地母思想、日月调整、比试让花绽放都以重要的神话素材出现。关于人类生命的诞生、死亡、还生,出现了生佛花、还生花等生命花,以及这些花开放的西天花田,而西天花田则是阐释人类对生命好奇心的神话性生命空间。

关于男神,以寻父故事的要素为特点,即出生时没有父亲,长到15 岁时去寻找父亲的叙事结构;而高贵的身份与由虔诚许愿祈子而引发的“出生-弃儿- 受难- 功业- 坐定为神”这种英雄传记结构,特别和女神有关,且比较常见,这可以说是韩国巫俗神话的一大特点。

巫俗神话在济州岛地区最多,其次是咸镜南道。陆地“帝释本解”系统的“世尊巫祭”、“三胞胎本解”、“帝释本解”这些神话,本来是与济州岛的“初公本解”同系统的神话,这些神话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是父亲均为僧人、都有三胞胎儿子。此外,湖南地区的“长者解”与济州岛的“冥官本解”相类似,“七星本解”与济州岛的“门前本解”相类似。可见,在包括济州岛之内的全国巫俗仪礼中,出现相似内容神话的情形很多。

古代大型巫祭中被传诵的巫俗神话,成为构成韩国传说、民间故事、古小说、民谣等文学作品素材的源泉。以板索里(音)为例,不但口头演述形式和叙事结构相同,而且因巫女和广大(民间艺人—译注)同属一个阶层,因此相互产生很深的影响。可以说,巫俗文化在各个领域一直充当着形成韩国文化母体的角色。

巫俗神话

巫俗神话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李秀子(李秀子)

在巫俗仪礼巫祭中,由巫师口诵的神话,也就是指本解。巫俗神话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代的巫俗祭典。像扶余的迎鼓、高句丽的东盟、濊的儛天这些古代祭天仪式,或者檀君祭、东明祭、赫居世祭这种国祖祭,都可看做是古代巫俗祭典。 巫俗神话是关于巫俗中受到崇拜的神的故事,因其具有叙事性结构,所以可称为叙事巫歌,又因巫师在听众面前唱出故事情节,所以它又属于口碑叙事诗范畴。虽然从其起源来说,巫俗神话是与祭仪有关的咒术性故事,但离开了祭仪现场,它只是一种有趣而简单的故事而已。 作为该神话存在根基的巫俗仪礼的原始形式,是由十二祭程构成的“大型巫祭”。人们相信有创造了这个世界并掌管人间事物的无数的神,通过祭仪来祈愿人们平安生子及成长、长寿、从阴间再生及永生、畜牧昌盛、农业丰收、家庭及村落的安全等。在大型巫祭的各祭程中,都有相关神的神话,即本解的口诵。本解可分为一般本解、堂本解、祖先本解等,特别是在济州岛大型巫祭中口诵的一般本解,可算是韩国巫俗神话中最古老、最原始的神话。 关于各地区守护神堂神的本解,外加关于各集团祖先神的神话,两者包括在内目前在韩国收录的巫俗神话可达数百个之多。以大型巫祭十二祭程模式为基准,依据不同主题,可对巫俗神话资料作出如下介绍。①创世神话体系:山川都邑诵(包括天地王本解)、日月戏巫歌、世源巫祭、创世歌、甑子本解等。②孩子出生及疾病神体系:婆婆本解、玛努拉本解(音)、痘巫祭、痘神巫祭等。③创造巫法及巫祖神体系:初公本解(全国帝释本解系统神话:世尊巫祭、三胞胎解、帝释本解)、供时解等。④西天花田花监官体系:二公本解、神仙世天请拜。⑤命运或前生神体系:三公本解、袁天纲本解。⑥阴间或死亡相关体系:放光诵、姜林差使本解、地藏本解、黄泉魂曲、钵里公主(音)系统神话。⑦防厄法创造神或长寿神系统:冥官本解(四万本解)、长者解等。⑧农耕祈愿及畜牧神体系:世经本解(咸镜道的秋阳台梁山伯)。⑨丰农神或富神体系:七星本解、买路钱解。⑩家之类的空间、城主神体系:门前本解、城主本家、成造神歌。⑪守护村庄之类地区空间的本乡堂神体系:首尔都堂巫祭及府君堂神话、全国各地堂神话、济州岛各种本乡堂本解等。⑫祖先神体系:建国始祖神话、济州岛三姓神话、军雄本解系统的神话、姓氏始祖神话、济州岛各种日月祖先本解等。⑬其他:沈清巫祭、陶郎书生青璟新娘之歌(音)、淑英郎莺莲郎神歌、忠烈巫祭等。 特别在创世神话中,天父地母思想、日月调整、比试让花绽放都以重要的神话素材出现。关于人类生命的诞生、死亡、还生,出现了生佛花、还生花等生命花,以及这些花开放的西天花田,而西天花田则是阐释人类对生命好奇心的神话性生命空间。 关于男神,以寻父故事的要素为特点,即出生时没有父亲,长到15 岁时去寻找父亲的叙事结构;而高贵的身份与由虔诚许愿祈子而引发的“出生-弃儿- 受难- 功业- 坐定为神”这种英雄传记结构,特别和女神有关,且比较常见,这可以说是韩国巫俗神话的一大特点。 巫俗神话在济州岛地区最多,其次是咸镜南道。陆地“帝释本解”系统的“世尊巫祭”、“三胞胎本解”、“帝释本解”这些神话,本来是与济州岛的“初公本解”同系统的神话,这些神话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是父亲均为僧人、都有三胞胎儿子。此外,湖南地区的“长者解”与济州岛的“冥官本解”相类似,“七星本解”与济州岛的“门前本解”相类似。可见,在包括济州岛之内的全国巫俗仪礼中,出现相似内容神话的情形很多。 古代大型巫祭中被传诵的巫俗神话,成为构成韩国传说、民间故事、古小说、民谣等文学作品素材的源泉。以板索里(音)为例,不但口头演述形式和叙事结构相同,而且因巫女和广大(民间艺人—译注)同属一个阶层,因此相互产生很深的影响。可以说,巫俗文化在各个领域一直充当着形成韩国文化母体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