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神话(村庄神话)

标题

마을신화 ( 村庄神话 , Maeulsinhwa )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关于建村神圣历史的神话,以及村庄所供堂神之坐定来历和灵验的神话。

该神话即使不像济州岛堂本解那样在洞祭中直接被口诵,但因为与洞祭的进行密切相关,不仅得以传承下来,而且具有随洞神信仰的延续不断创新的特点。十六世纪,自然村发展为一种“里”,发挥独自的功能。可以推想,这以后为实现村庄共同体单位的社会文化统合,洞神信仰被加以系统化。

国家和家族的开创祖神话一般都有记录,而建村始祖神话不但没有任何记录,而且更多是在长期的口传过程中消亡。关于建村始祖的神话没有传承下来,是由于神话集团的浮沉和迁徙等原因而被忘却了。

即使建村始祖的家族仍然保持同姓村形式生活,相关记录都编入了族谱或文集系统,其内容也变为对始祖业绩的讴歌。

如今,冤魂堂神的比重比较高,以坐定为契机,经常出现的是现梦(梦中现身—译注)和加害的母题。随着对建村始祖记忆的消失,冤魂神拥有了村庄神的地位。冤魂神中虽然有国王、将军以及大君,但更多的是无名无姓而死去的匿名存在,其比重占压倒性多数,这点可以说是堂神话的韩国特征。与此同时,在延续了洞祭的村庄里,不断形成强调堂神灵验的详述。因为发生不祥之事而搬迁堂神祭堂,因人们违背了神堂或洞祭禁忌而遭遇不幸之事,这些显灵故事不啻于坐定故事,被认为是活着的神话。

村庄神话

村庄神话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文学词典 > 故事 > 神话

作者 千惠淑(千惠淑)

关于建村神圣历史的神话,以及村庄所供堂神之坐定来历和灵验的神话。 该神话即使不像济州岛堂本解那样在洞祭中直接被口诵,但因为与洞祭的进行密切相关,不仅得以传承下来,而且具有随洞神信仰的延续不断创新的特点。十六世纪,自然村发展为一种“里”,发挥独自的功能。可以推想,这以后为实现村庄共同体单位的社会文化统合,洞神信仰被加以系统化。 国家和家族的开创祖神话一般都有记录,而建村始祖神话不但没有任何记录,而且更多是在长期的口传过程中消亡。关于建村始祖的神话没有传承下来,是由于神话集团的浮沉和迁徙等原因而被忘却了。 即使建村始祖的家族仍然保持同姓村形式生活,相关记录都编入了族谱或文集系统,其内容也变为对始祖业绩的讴歌。 如今,冤魂堂神的比重比较高,以坐定为契机,经常出现的是现梦(梦中现身—译注)和加害的母题。随着对建村始祖记忆的消失,冤魂神拥有了村庄神的地位。冤魂神中虽然有国王、将军以及大君,但更多的是无名无姓而死去的匿名存在,其比重占压倒性多数,这点可以说是堂神话的韩国特征。与此同时,在延续了洞祭的村庄里,不断形成强调堂神灵验的详述。因为发生不祥之事而搬迁堂神祭堂,因人们违背了神堂或洞祭禁忌而遭遇不幸之事,这些显灵故事不啻于坐定故事,被认为是活着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