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羌水越来

标题

강강술래 ( Ganggang Sullae )

词典位置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 秋季 > 八月 > 季节性假期

作者 羅景洙(羅景洙)
更新日期 2019-05-20

羌羌水越来曾是农历八月秋夕之夜在湖南地区广为流传的女性集体游戏。如今,已在全国各地得到普及,与其说是湖南地区的民俗游艺,不如说是全国性游戏。羌羌水越来作为具有代表性的女性游戏,既是富有女性美及旋律美的民俗游艺,又是一种民俗舞,也是一种民谣。歌舞乐融为一体的羌羌水越来主要在秋夕夜举行,有的地区在正月十五举行,于1966年2月15日被制定为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第8号。

羌羌水越来的由来尚不明确。有人说,这是壬辰倭乱时李舜臣将军的一种战术;也有人说,这与蛮夷或倭寇的入侵有关。但这些说法均无可信的依据。还有一种说法,这一游戏源于古代的国中大会(都城祭天活动—译注)或马韩农功始毕期集体跳的原始歌舞;另一种说法主张,这是在举行共同仪礼的巫祭会场上男女一起跳的一种舞蹈,属于以生产和繁衍为目的的配对征婚行为。

舞蹈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分为慢拍羌羌水越来、中拍羌羌水越来、快拍羌羌水越来。虽然这是根据音乐或舞蹈的快慢来区分的,但也可视为舞蹈的顺序。若东山满月升起,聚集在村中广场上的女子们随着缓慢的曲调跳起慢拍羌羌水越来,跳着跳着,兴致盎然,舞步随之加快,形成快拍羌羌水越来。

羌羌水越来以手拉手围成圆圈跳舞为基本形式,还同时进行以幕间起兴为目的的附带游戏。如青蛙打令、龟舞戏、掐蕨菜、田鼠列队游、解青鱼舞、踏瓦、卷草席、断尾巴、守关游戏、搭手轿、丢手绢、摘黄瓜等。

羌羌水越来并非仅限于女性的民俗游艺或单纯的民谣,这一游戏的广泛普及与定期举行得益于其所具备的深层意义及其作用。为了理解羌羌水越来所内涵的深层次本质,首先需要分析构成这一游戏的内外背景与要素。与羌羌水越来有关的基本要素有秋夕、满月、夜、妇女、轮舞、集体等。

米尔恰・伊利亚德(Mircea Eliade)在有关月亮象征的论述中指出,虽然月亮的整体形态被解读为月- 雨- 丰裕- 女性- 蛇- 死亡- 定期- 再生,但也存在部分结合的形态,如,蛇- 女性- 丰裕;蛇- 雨- 丰裕;女性- 蛇- 咒术。这种主张也可适用于秋夕- 满月- 夜- 妇女- 轮舞- 集体的连接,羌羌水越来围城圆圈来跳舞的形态也与此有关。虽然,时而围圈,时而分散,但都以圆形为基础翩翩起舞。连以螺旋形起步的附带游戏也以圆形收尾。由此可知,基于集体轮舞的羌羌水越来是一种追求圆形的舞蹈,蕴涵着圈圈层层各成员对饱满谷粒的期待或感激。

羌羌水越来作为一种歌舞,既是供神的供品,也是传递给神的一种信息,更是供神愉悦的娱神活动。除了通过币帛或牺牲供神愉悦外,游戏也是一种供品。羌羌水越来属于一种农耕仪礼,主要在秋收临近之际的丰年感恩祭期间举行,也就是与稻作文化紧密相连的秋夕日。由此可知,羌羌水越来被视为一种习俗之前,已具备宗教性质。然而,其原本的意义随着漫长岁月的流逝而淡化,其原有的功能也在作为残存文化被传承的过程中被渐渐遗忘,只留下形态。人们忘记了其神圣的一面,仅把其当作一种世俗娱乐。这使得现代人也仅把羌羌水越来当作一种女性民俗游艺、民谣、娱乐。尽管这已成为一种残存文化,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其原有的表演形态,但其本意与功能就在于对人生的迫切祈祷。

音源

羌羌水越来

羌羌水越来
词典位置

韩国岁时风俗词典 > 秋季 > 八月 > 季节性假期

作者 羅景洙(羅景洙)
更新日期 2019-05-20

羌羌水越来曾是农历八月秋夕之夜在湖南地区广为流传的女性集体游戏。如今,已在全国各地得到普及,与其说是湖南地区的民俗游艺,不如说是全国性游戏。羌羌水越来作为具有代表性的女性游戏,既是富有女性美及旋律美的民俗游艺,又是一种民俗舞,也是一种民谣。歌舞乐融为一体的羌羌水越来主要在秋夕夜举行,有的地区在正月十五举行,于1966年2月15日被制定为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第8号。 羌羌水越来的由来尚不明确。有人说,这是壬辰倭乱时李舜臣将军的一种战术;也有人说,这与蛮夷或倭寇的入侵有关。但这些说法均无可信的依据。还有一种说法,这一游戏源于古代的国中大会(都城祭天活动—译注)或马韩农功始毕期集体跳的原始歌舞;另一种说法主张,这是在举行共同仪礼的巫祭会场上男女一起跳的一种舞蹈,属于以生产和繁衍为目的的配对征婚行为。 舞蹈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分为慢拍羌羌水越来、中拍羌羌水越来、快拍羌羌水越来。虽然这是根据音乐或舞蹈的快慢来区分的,但也可视为舞蹈的顺序。若东山满月升起,聚集在村中广场上的女子们随着缓慢的曲调跳起慢拍羌羌水越来,跳着跳着,兴致盎然,舞步随之加快,形成快拍羌羌水越来。 羌羌水越来以手拉手围成圆圈跳舞为基本形式,还同时进行以幕间起兴为目的的附带游戏。如青蛙打令、龟舞戏、掐蕨菜、田鼠列队游、解青鱼舞、踏瓦、卷草席、断尾巴、守关游戏、搭手轿、丢手绢、摘黄瓜等。 羌羌水越来并非仅限于女性的民俗游艺或单纯的民谣,这一游戏的广泛普及与定期举行得益于其所具备的深层意义及其作用。为了理解羌羌水越来所内涵的深层次本质,首先需要分析构成这一游戏的内外背景与要素。与羌羌水越来有关的基本要素有秋夕、满月、夜、妇女、轮舞、集体等。 米尔恰・伊利亚德(Mircea Eliade)在有关月亮象征的论述中指出,虽然月亮的整体形态被解读为月- 雨- 丰裕- 女性- 蛇- 死亡- 定期- 再生,但也存在部分结合的形态,如,蛇- 女性- 丰裕;蛇- 雨- 丰裕;女性- 蛇- 咒术。这种主张也可适用于秋夕- 满月- 夜- 妇女- 轮舞- 集体的连接,羌羌水越来围城圆圈来跳舞的形态也与此有关。虽然,时而围圈,时而分散,但都以圆形为基础翩翩起舞。连以螺旋形起步的附带游戏也以圆形收尾。由此可知,基于集体轮舞的羌羌水越来是一种追求圆形的舞蹈,蕴涵着圈圈层层各成员对饱满谷粒的期待或感激。 羌羌水越来作为一种歌舞,既是供神的供品,也是传递给神的一种信息,更是供神愉悦的娱神活动。除了通过币帛或牺牲供神愉悦外,游戏也是一种供品。羌羌水越来属于一种农耕仪礼,主要在秋收临近之际的丰年感恩祭期间举行,也就是与稻作文化紧密相连的秋夕日。由此可知,羌羌水越来被视为一种习俗之前,已具备宗教性质。然而,其原本的意义随着漫长岁月的流逝而淡化,其原有的功能也在作为残存文化被传承的过程中被渐渐遗忘,只留下形态。人们忘记了其神圣的一面,仅把其当作一种世俗娱乐。这使得现代人也仅把羌羌水越来当作一种女性民俗游艺、民谣、娱乐。尽管这已成为一种残存文化,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其原有的表演形态,但其本意与功能就在于对人生的迫切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