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歌斗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李相昊(李相昊)

将时调牌摊在地上,较量谁背得更多的游戏。

从字面上理解,花歌斗就是以如花般美妙的歌(时调)进行较量之意,是一种比赛谁能够背诵更多时调的游戏。现在七十多岁的老人仍有当年玩花歌斗的记忆,可见这种游戏在光复之后也广为盛行。流传至今的花歌斗均为印刷品,质量上乘且数量多,因此不难在博物馆看到。

游戏工具是200张长宽分别约为5-6厘米、7-8厘米的纸牌。其中,有100张(诵牌)写有时调的初章、中章和终章,剩余百张(底牌)仅写有终章。为便于区分,诵牌和底牌的背面采用不同的设计。游戏开始之前,先将写有时调终章(最后一句)的100张纸牌摊在游戏者面前,主持者手持写有完整时调的100张诵牌,从初章(第一句)开始向下念诵。此时,为加大游戏难度,还可以不看写有终章的纸牌,而是看着别处吟诵。其余的人则边听边从底牌中寻找写有主持者所念诵的时调终章的纸牌。找到后,用纸牌拍打自己的手掌,示意自己已经找到,然后念诵该纸牌上的句子。若所念内容和终章一致,就保留该纸牌,否则放回继续。也有一旦找错就淘汰出局的玩法,这些都必须在游戏开始之前约定好。游戏结束后,持有纸牌数最多者获胜,并在下一轮游戏中扮演主持者。

花歌斗

花歌斗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李相昊(李相昊)

将时调牌摊在地上,较量谁背得更多的游戏。 从字面上理解,花歌斗就是以如花般美妙的歌(时调)进行较量之意,是一种比赛谁能够背诵更多时调的游戏。现在七十多岁的老人仍有当年玩花歌斗的记忆,可见这种游戏在光复之后也广为盛行。流传至今的花歌斗均为印刷品,质量上乘且数量多,因此不难在博物馆看到。 游戏工具是200张长宽分别约为5-6厘米、7-8厘米的纸牌。其中,有100张(诵牌)写有时调的初章、中章和终章,剩余百张(底牌)仅写有终章。为便于区分,诵牌和底牌的背面采用不同的设计。游戏开始之前,先将写有时调终章(最后一句)的100张纸牌摊在游戏者面前,主持者手持写有完整时调的100张诵牌,从初章(第一句)开始向下念诵。此时,为加大游戏难度,还可以不看写有终章的纸牌,而是看着别处吟诵。其余的人则边听边从底牌中寻找写有主持者所念诵的时调终章的纸牌。找到后,用纸牌拍打自己的手掌,示意自己已经找到,然后念诵该纸牌上的句子。若所念内容和终章一致,就保留该纸牌,否则放回继续。也有一旦找错就淘汰出局的玩法,这些都必须在游戏开始之前约定好。游戏结束后,持有纸牌数最多者获胜,并在下一轮游戏中扮演主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