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营农厅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裵桃植(裵桃植)

重现朝鲜时期釜山广域市水营地区的农夫们组织农厅并集体进行耕作之貌的民俗游戏。

此流域土壤肥沃,庄稼收成好,而且水营江与大海汇聚于此,鱼类资源亦很丰富。因此,自很早之前起,此地居民就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耕作,闲暇时还出海捕捞鳀鱼、带鱼、鲐鲅鱼等。为提高这片广袤的水营江流域的耕作效率,此地区的人们组建农厅,村民们聚集在一起,进行集体耕作。农厅是始于过去农业互助组的农事组织,在村子中心地区设置农厅用来办公,或者保管必要的农器具。村子里所有有劳动能力的村民都是农厅成员,为统一管理这些人,甚至还安排了管理人员。总负责人叫做行首,而其辅佐之人被称为都监。如果在这些管理人员下面设置首总角 一职,专门负责传达命令并指挥农事作业,那么,便还会再配设一名专门记录重要事务的书记员。

水营地域广阔,仅一个农厅难以管理所有事务,于是,在村南和村北各有一个农厅。农业生产主要由男人负责,而在插秧季节,女人和孩子们也参与其中。管理女人活动的聚会称为内房厅,而管理孩子们的聚会则称作模技厅。开始和结束农耕作业时,吹响用梧桐树做成的喇叭以示信号,此时,人们便按照这种既定信号进行共同作业。这种喇叭被称作号角或螺钵,而吹号之人则被称为号角手。

农厅成员们跟随指挥人员的命令和信号,井然有序地进行田间作业。农业生产中最为紧要的事情就是插秧、打大麦和秋收。虽然会根据事情缓急和惯例来安排这些农事的劳作顺序,但优先处理村里有势力人家的农事也是无可奈何之举。除农事外,农厅还会动员其成员们全员参加割草、修路等其他共同的工作。在进行这些作业时,为防止太过枯燥无趣,也为提高工作效率,常会演奏农乐,劳逸结合。据说,农厅的工作纪律严明,工作中的个人行为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若违反规定,用工作时间处理个人事情,或者因偷懒而怠慢工作,就会根据农厅的制裁规定接受惩罚。因水营是存在于大城市中的农村兼渔村,所以农厅一直被保存至20世纪60年代初期,也正因为这样才原封不动地保存了农耕作业时唱的农谣、工具及服饰,这为发掘、再现水营农厅游戏提供了帮助。

水营农厅游戏共分八场进行。《割草歌》是为制作庄稼必需的肥料而割草时所唱的歌谣,《铁锹歌》是为插秧而用锹整平农田时所唱的劳动歌谣,《起秧歌》是从苗床上移稻苗时所唱的歌谣。此外,《移秧歌》和《锄草歌》是插秧、锄草时所唱的歌谣,而《连枷打场歌》是用连枷打大麦时所唱的歌。在锄草结束后的闲暇时间里,人们饮农忙酒并进行斗牛活动,边唱《快哉啊,清正退走了!》边尽情娱乐。这些农厅劳动歌谣以四组音步居多,而内容大多反映的是务农之辛劳和生活之悲欢,曲调则以缓慢的山有花调为主。

水营农厅游戏

水营农厅游戏
词典位置

韩国民俗艺术大百科

作者 裵桃植(裵桃植)

重现朝鲜时期釜山广域市水营地区的农夫们组织农厅并集体进行耕作之貌的民俗游戏。 此流域土壤肥沃,庄稼收成好,而且水营江与大海汇聚于此,鱼类资源亦很丰富。因此,自很早之前起,此地居民就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耕作,闲暇时还出海捕捞鳀鱼、带鱼、鲐鲅鱼等。为提高这片广袤的水营江流域的耕作效率,此地区的人们组建农厅,村民们聚集在一起,进行集体耕作。农厅是始于过去农业互助组的农事组织,在村子中心地区设置农厅用来办公,或者保管必要的农器具。村子里所有有劳动能力的村民都是农厅成员,为统一管理这些人,甚至还安排了管理人员。总负责人叫做行首,而其辅佐之人被称为都监。如果在这些管理人员下面设置首总角 一职,专门负责传达命令并指挥农事作业,那么,便还会再配设一名专门记录重要事务的书记员。 水营地域广阔,仅一个农厅难以管理所有事务,于是,在村南和村北各有一个农厅。农业生产主要由男人负责,而在插秧季节,女人和孩子们也参与其中。管理女人活动的聚会称为内房厅,而管理孩子们的聚会则称作模技厅。开始和结束农耕作业时,吹响用梧桐树做成的喇叭以示信号,此时,人们便按照这种既定信号进行共同作业。这种喇叭被称作号角或螺钵,而吹号之人则被称为号角手。 农厅成员们跟随指挥人员的命令和信号,井然有序地进行田间作业。农业生产中最为紧要的事情就是插秧、打大麦和秋收。虽然会根据事情缓急和惯例来安排这些农事的劳作顺序,但优先处理村里有势力人家的农事也是无可奈何之举。除农事外,农厅还会动员其成员们全员参加割草、修路等其他共同的工作。在进行这些作业时,为防止太过枯燥无趣,也为提高工作效率,常会演奏农乐,劳逸结合。据说,农厅的工作纪律严明,工作中的个人行为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若违反规定,用工作时间处理个人事情,或者因偷懒而怠慢工作,就会根据农厅的制裁规定接受惩罚。因水营是存在于大城市中的农村兼渔村,所以农厅一直被保存至20世纪60年代初期,也正因为这样才原封不动地保存了农耕作业时唱的农谣、工具及服饰,这为发掘、再现水营农厅游戏提供了帮助。 水营农厅游戏共分八场进行。《割草歌》是为制作庄稼必需的肥料而割草时所唱的歌谣,《铁锹歌》是为插秧而用锹整平农田时所唱的劳动歌谣,《起秧歌》是从苗床上移稻苗时所唱的歌谣。此外,《移秧歌》和《锄草歌》是插秧、锄草时所唱的歌谣,而《连枷打场歌》是用连枷打大麦时所唱的歌。在锄草结束后的闲暇时间里,人们饮农忙酒并进行斗牛活动,边唱《快哉啊,清正退走了!》边尽情娱乐。这些农厅劳动歌谣以四组音步居多,而内容大多反映的是务农之辛劳和生活之悲欢,曲调则以缓慢的山有花调为主。